【影評專欄】《侏羅紀世界:統霸天下》:靠著麻木的致敬、無意義的複雜,苟延殘喘到最後

(圖片來源:環球影業)

(文章涉及劇透,請慎讀)

《侏羅紀世界》三部曲和《星際大戰》後傳三部曲給我的感受很相近,它們都是澆熄我對整套系列的熱情的「傳承」性質續集,有些人可能是從中間的二部曲(意指《殞落國度》與《最後的絕地武士》,但得澄清,我是喜歡後者的那派)開始厭惡這兩套新三部曲,但我是打從新三部曲的首部曲(《原力覺醒》與《侏羅紀世界》)便已心灰意冷,因此我對《侏羅紀世界:統霸天下》和《星際大戰:天行者的崛起》不存在所謂失不失望,心已死,還談何失望?早就無感的我,只不過是抱著純粹的好奇心,看看好萊塢這些人如何強迫自己繼續攪屎。

基本上,一套連續三集都得搖著「懷舊」大旗才能勉強吸引觀眾入場的系列,早已完全顯現出它有多麼可悲,這代表它自己研發的新菜色沒什麼人在意,所以只能不斷拿老班底的回歸、經典橋段的復刻出來博眼球,然後宣傳的時候再配上「你還記得最初的悸動嗎?」諸如此類的空洞文案,並將煽情到極致的經典配樂變奏、舊角色的「名台詞音檔重播」放進預告片,《星際大戰》後傳和《侏羅紀世界》三部曲就是這麼樣的悲哀。

(圖片來源:環球影業)

若你跟我一樣不喜歡前兩集,那你應該不會對《侏羅紀世界:統霸天下》大部份的致命傷感到太意外,這三集全出自柯林崔佛洛導演之手(並非由他執導的《殞落國度》也依舊有參與編劇),所以犯的毛病差不了太多。你最初可能以為,上集將恐龍野放到人類社會之後,本集的劇情勢必會有大幅度的超展開格局,但實際上還是老樣子,主軸仍舊不脫這些恐龍又被另一家貪婪的集團接管,而主角們必須展開一場大營救;這都是《失落的世界》和《殞落國度》搬演過的情節,《殞落國度》甚至本質上就是一部直接照抄《失落的世界》的變相重拍。

雖然大量援用前作架構或橋段的續集之中不乏佳作,如近期的《捍衛戰士:獨行俠》便是其一,但《統霸天下》援用的方式顯然並不像《捍衛戰士:獨行俠》那般討喜,因為它既沒有給予觀眾真正想看的,也沒有拍好自己額外想要嘗試的,兩頭皆空。觀眾想看的還能是什麼?當然是恐龍嘛,我們想看的是你們要怎麼解決恐龍如何與人類共存的生態困境,但《統霸天下》卻花費將近一半的篇幅岔題跑去講基改蝗蟲造成的糧食危機。

(圖片來源:環球影業)

雖然基因改造的隱憂一直是這套新三部曲的核心主旨,但《統霸天下》裡出現的糧食危機安插得頗生硬,在我看來,這個設定唯一的作用就只是為了讓反派有個事情有機會可以使壞、讓負責解鎖這條故事線的「《侏羅紀公園》初代三人組」有個事情可以忙而已,我看不出崔佛洛有真心想探討這道題目,因為每當反派談到他為何要刻意製造糧食荒,他總是隨口以幾句「我要控制市場,我要賺大錢」草草帶過,崔佛洛大概是覺得,前幾集的反派想抓恐龍若非為了重建新的遊樂園、就是直接拿恐龍出來拍賣,但這些藉口都用過了,必須替塞點不同的說詞給觀眾,於是便大費周章掰出這麼一條觀眾其實並不在乎的支線。

我不覺得糧食荒陰謀的部分是有企圖想做什麼省思,崔佛洛和他的編劇應該只不過是深怕這部片不夠忙,想多製造騷亂來裝忙,但這實則造成反效果,那就是整部片變得「太忙」了,每條線、每個懸念,都在分散彼此的焦點,完全無法有效地凝聚成一個整體,一下要談糧食荒,一下要講恐龍保育,一下要鋪陳亞倫葛蘭與艾莉塞特勒的情愫,一下還得呈現歐文與小藍的為人父母心情對照,這些元素某些可有可無、某些則是深刻性不足,總之就是讓人提不起勁去關心。

(圖片來源:環球影業)

而且最好笑的是,故意裝得這麼忙,有些事情居然還沒忙完,像是理應最為重要的共存問題,這件事完全沒有獲得根本上的解套,電影的開頭是這麼問的:「我們該如何與恐龍共存?」而電影的結尾是這麼答的:「我們應該要學會與恐龍共存。」請問這兩句話的差別在哪裡?你還是沒有具體提出要怎麼共存啊?要說共存誰不會說,我們買票進場看這部電影,為的就是要看你提出解決方案啊!結果咧,兩個半小時過去,電影就只是放個一段很溫情、很正能量的配樂,然後配上「展望未來,希望無窮」這類虛無飄渺的旁白矇混過去。

我知道電影最後有解釋說,拜奧辛建立的恐龍收容所將被劃為保護區,啊靠,那不就是那個地方一開始(名義上)的用意嗎,只不過是換個人接管而已嘛,何況你也無法保證接管的勢力裡面會不會又有人動歪腦筋,在看了五部《侏羅紀》續集裡的反派是如何搞事的之後,我對這所謂的「保護區」絲毫不抱任何信心。至於那些依舊流浪在保護區之外的恐龍呢?牠們還是繼續在外頭溜噠,你別以為你最後只是拍了個小女孩在公園親切餵食小型恐龍的溫馨畫面就可以敷衍我,我才沒那麼蠢。

(圖片來源:環球影業)

《統霸天下》少數有趣的部份,是黑市的恐龍走私、非法捕獵、地下「鬥龍」賭博這些橋段,這其實才是觀眾想要深入了解的,我們想看恐龍的存在是如何影響社會各個大大小小、或明或暗的層面,但這些真正值得探索的面向,卻淪為了服務枯燥主線的支線。我曾經相當厭惡《侏羅紀世界》過頭的致敬和情懷賣弄、並對《殞落國度》重炒《失落的世界》冷飯大翻白眼,但如今覺得,最起碼前兩集還算抓得到自己的重心,不像《統霸天下》開了一堆支票,卻兌現兌得很勉強,以至於最終只能靠著一場又一場薄弱的逃脫行動和搶救人質大作戰拖片長。

故事本身已經處理得一團糟,身為觀眾的我們,自然更不可能還會有心思去對強塞的致敬安排產生太多共鳴,我明白哪幾段是致敬,但我的眼睛已經亮不起來,看他們玩了太多遍,早被轟炸到麻痺。《統霸天下》致敬到最後,甚至連自己系列的第一集也在致敬,《侏羅紀世界》片尾的暴龍、滄龍、迅猛龍、帝王暴龍四方爭霸,《統霸天下》亦再次重現;但可惜的是,此次的爭霸戲碼與劇情主線本身毫無連結,僅僅是為穿插而穿插,而且情緒的渲染力也堆疊不足,導致場面雖乍看龐大,但刺激度卻減弱許多。

(圖片來源:環球影業)

與其一昧地花時間緬懷過去,不如多花點時間聚焦在如何活好當下、放眼未來吧… 喔不… 等等,我要收回「放眼未來」這四個字,因為《統霸天下》好像「放」得太遠了,我嚴重懷疑,「如何共存?」之所以苦無明確結論,就是因為他們正在「放眼」未來的潛在續集,如果太快和平「共存」,故事恐怕就難再繼續延伸,於是他們這回才特地置入其它多餘又累贅的支線,藉此「支開」觀眾的注意力,減少對「共存」的探討,以便替更多的續集預留發揮空間。

雖然《統霸天下》是《侏羅紀》系列的續集,但中後段卻頗有《星際大戰六部曲:絕地大反攻》的味道,那位搞走私的飛行員新角色根本就是《侏羅紀》女版「韓索羅」,不僅個性很像、職業很像,就連良心發現、決定幫助主角群的成長曲線也很相像;還有,中間有段他們要混進拜奧辛總部的通關戲,也很有《絕地大反攻》韓索羅一行人混進恩多星的強烈既視感。有趣的是,崔佛洛正好就是《星際大戰》第九部曲的原定導演,不知道崔佛洛參與《星戰》製作的經驗與缺憾,是否因此默默產生出移情作用,使他有意無意地將《星戰》色彩融入了《統霸天下》?


文:Jo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