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判日】阿拉科的「夜之桌」到底是什麼? 戰鬥民族即將迎來文化的劇變!

圖/Marvel Comics

上回,在永恆族(Eternals)之中的最強者烏拉諾斯(Uranos)的一小時襲擊之下,變種人星球阿拉科(Arakko)遭到了慘烈的打擊;而他在離去之時,更是留下了許多自動化兵器繼續摧殘這個地方的人民。

但是受害者可不只有變種人。恰巧來到阿拉科星的外星使節或是商人、遊客,甚至是NASA的研究人員也成了烏拉諾斯潛在的手下亡魂。

在這位土壤研究員Craig的例子中,我們可以看到就算你不是變種人、沒有「變種武器」,只要你願意與他們一同戰鬥、一同生活,不是他們的敵人,阿拉科人就會將你視為他們的一份子。他們絕非表面上看起來的兇殘野蠻。

同時身為克拉科寧靜議會和阿拉科巨輪議會成員的暴風女(Storm)對於自己沒能到場迎戰烏拉諾斯非常懊悔,但是現在沒有時間讓她自責——還有許多的機器正在屠殺她的人民。在這場對全部人的挑戰當中,奧米加級變種人們通力合作。

透過全知者拉圖卡(Lactuca the Knower)的能力,暴風女看見了整顆星球上的一切:

新星(Nova)正在捍衛著太空港的群眾,一如往常地把責任都攬在自己身上;神祕的「漁王」(Fisher King)沒有姓名、沒有「武器」,什麼都沒有。但是他與另一人會合後,即將去帶來第三人;不敗者伊絲卡(Isca the Unbeaten)還在水中大戰魚類,因為戰役的結果仍會是烏拉諾斯的勝利,於是她被自己的武器所迫為他而戰,她永遠不敗。

誤崩(Wrongslide)受太陽黑子(Sunspot)之邀來到阿拉科,卻遇上了這場危機,使他第一次感到憤怒;充滿祕密的「太陽黑子」羅伯托‧達‧科斯塔(Roberto Da Costa)在聞到一股香味後轉身離開了戰場;燃燒之心的柯拉(Khora of the Burning Heart)同樣聞到了那股香味,她知道阿拉科的夜晚已經降臨......

位於天劍局(S.W.O.R.D.)被毀太空站的Wiz-Kid與鎖鏈(Cable)逃出生天,並加入了暗中對抗阿比蓋爾‧布蘭德(Abigail Brand)的聯盟;前一期被烏拉諾斯殺死,正在被復活的阿比蓋爾本人的意識還在X教授的腦中,正準備被灌回身體裡;而巨輪議會的羅德斯‧邏各斯(Lodus Logos)正在用他創造金屬的詩歌與萬磁王合力迎戰烏拉諾斯的死亡機械們。

在羅德斯與萬磁王的聯手之下,他們擊敗了附近的勢力。但是萬磁王畢竟已經失去了心臟,他必須抓緊每一口氣去循環自己的血液好維持生命,更何況這樣也撐不了太久。

就在此時,阿拉科上最神秘的組織,巨輪議會的三個「夜之席位」(Night Seats)成員登場啦!

夜之席位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呢?在克拉科與阿拉科還沒被分開,還是奧卡拉(Okkara)的時代,夜之桌就是負責監督巨輪議會九位成員的影之組織。成員隨時可以變動,也不受巨輪議會的任何慣例給束縛;但是他們從來沒有,以後也不會有任何一位是奧米加級的變種人。

在因為試圖干涉創世紀(Genesis,天啟的妻子)的決定而被她強制解散後,阿拉科失去了夜之桌的監督而導致其迅速地殞落,隨後便展開了他們的監獄年代以及被「殲滅者」(Annihilation)給統治的年代;而漁王正是在這段時間出生,並意識到阿拉科不能沒有夜之桌的存在。

於是他與輕煙之人和有著火焰眼睛的先知組成了新的夜之桌,努力保住其他阿拉科人的性命。到了星球時代之後,羅伯托‧達‧科斯塔憑著自己的情報收集能力發現了他們的存在,並找到了僅存的漁王和輕煙的薩札(Syzya of the Smoke),成為了新生夜之桌的第三人。

過去,萬磁王曾經透過暴風女攻擊自己的機會抽走了她的生命力,但是現在為了徹底摧毀烏拉諾斯那些可以自我修復的戰爭機器,她自願獻上力量給萬磁王。

而這樣親密的合作在阿拉科上可說是前所未見。今天,這個世界的規矩被打破了,而新的一段歷史即將展開。

因為伊絲卡仍然在與阿拉科人作戰,所以他們知道自己仍然是輸的一方。如果要結束這場戰役,就只能去從烏拉諾斯本人身上著手!

夜之桌的真正力量是在暗中影響一切,這也包括了羅伯托和漁王刻意安排萬磁王去打敗無情者塔恩(Tarn the Uncaring);而輕煙的薩札則有著傳送到任何她所知道的地點的能力。在《審判日》第四期中他們擊退烏拉諾斯後,剩下的議會成員要如何處理成為阿拉科之敵的伊絲卡?


文:瑪瑟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