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父點燃「鬼才名導」昆汀塔倫提諾對電影的熱情,失聯多年的生父卻在他成名後才來沾光

(圖片來源:Screen Rant)

精通電影史的鬼才大導昆汀塔倫提諾(Quentin Tarantino)每每受訪總是樂於和大家暢聊他對許多電影、演員和導演的想法,也樂於分享他所經歷的各種拍片趣事,唯獨他成長的家庭背景,是昆汀很少會公開談論的話題。然而,最近正在宣傳新書《從前,有個好萊塢》(Once Upon a Time in Hollywood)小說版的昆汀,卻於資深喜劇演員馬爾克馬龍(Marc Maron)主持的播客節目中罕見深入聊起了兒時父母的離異、以及與繼父相伴的時光。

(圖片來源:Pinterest)

昆汀坦言,他的繼父柯蒂斯查斯托皮爾(Curtis Zastoupil)很大程度形塑了他現在的人格,並真正啟發了他對電影的熱愛,昆汀從事演員工作的生父東尼塔倫提諾(Tony Tarantino,上圖右)和昆汀的母親離婚後便對自己兒子不聞不問,但柯蒂斯總是陪伴在昆汀身邊。在昆汀就學之前,昆汀的護士母親每天在醫院值的都是日班,而專門在酒吧演奏的柯蒂斯則正好是上夜班,柯蒂斯在白天剛好有很多的時間可以陪著昆汀。  

昆汀回憶,柯蒂斯常會帶著他去戲院看電影,每週一的晚上都會帶著他到戲院報到。閱片無數的昆汀常被影迷稱之為電影百科全書,而昆汀之所以擁有如此龐大的知識量,很大部份可能也得歸功於他的繼父,昆汀形容,柯蒂斯是個電影達人,常常跟小時候的他介紹出現在電視機前的演員是誰,還會跟他講解這個演員過去還演了哪些作品。這讓小時候的昆汀曾經驚嘆,原來變成大人之後,你也會變成電影達人,「我等不及要成為大人了,這樣我就可以成為電影達人了!我最好現在就開始專心學習!」昆汀說道。

(圖片來源:Highsnobiety)

昆汀透露,他最初並不清楚柯蒂斯是他繼父,直到後來柯蒂斯和昆汀的母親必須正式為昆汀辦理領養手續,他們才試著向他解釋。有趣的是,才剛聽完父母的解釋沒多久的昆汀,被審理的法官問起知不知道今天為何出席時,卻仍疑惑地回答「不知道。」這讓他父母崩潰地喊:「我們剛剛不是才花了他媽的五十分鐘跟你解釋過嗎?」主持人馬爾克馬龍聽了也大笑。

在明白自己的身世之前,小時候的昆汀一開始並沒有特別思考過「塔倫提諾」這個姓氏怎麼來的,他只是單純知道這是他的名字,認為這個義大利名字聽起來很酷。但昆汀如今卻覺得,如果回到當初,他不會再用塔倫提諾作為藝名:「我會改用我的中間名作為我的姓氏,我會改叫昆汀傑洛姆。」

(圖片來源:The Guardian)

昆汀坦承,他從沒嘗試聯繫過生父:「他有他媽的三十年時間可以聯絡我,但他從來沒聯絡過我。但當我成名之後,他卻馬上出現了。」昆汀也表示,這段經歷很糟糕:「他試圖聯繫我,但我沒興趣。」

在九零年代中期,有一位名叫賈米伯納德(Jami Bernard)的記者寫了一本關於昆汀的傳記,這也是市面上第一本有關昆汀的傳記,因為當時剛展露頭角的他,其實也才剛拍了《霸道橫行》(Reservoir Dogs)和《黑色追緝令》(Pulp Fiction)兩部電影。伯納德聯絡上東尼塔倫提諾,並採訪了他,「他對他做了一整個採訪,而這個人我根本沒見過,但他們卻在《首映》雜誌上大幅報導這段採訪,這有夠靠杯,你甚至沒辦法說他是個可能反映著昆汀人生的壞爸爸,因為他人根本沒出現在我的人生過啊!」昆汀激動地說。

(圖片來源:Zimbio)

昆汀還形容《首映》雜誌為他生父拍的照片,看起來就像是故意要模仿《霸道橫行》裡的西裝造型,這讓昆汀看了極度反感,很不是滋味。從事表演的東尼塔倫提諾,在九零年代曾和艾爾帕西諾(Al Pacino)的父親主演了一系列直發錄影帶的低成本電影,昆汀坦承,這些電影他完全沒看,因為他連他爸長什麼樣子都不想知道,馬爾克馬龍聽了則在一旁笑著調侃,這些電影是愛看電影的昆汀少數會強烈拒看的電影。 

儘管昆汀不想見到他的生父,但某次在咖啡廳點餐時,昆汀仍不巧和他相遇。昆汀回憶,他們當時尷尬地簡單互打了招呼,東尼想要坐下來和昆汀聊聊,不過昆汀直接揮手示意請他離開,而東尼也尊重昆汀的意願離開了店裡。

除了《首映》雜誌那次專訪,東尼近年也有幾次公開談論過他的兒子,例如 2015 年,昆汀公開聲援並參加反對警察執法過當的示威遊行期間,也有親戚擔任警職的東尼就曾抨擊過昆汀對示威者的支持,認為兒子對警察的仇恨非常無知。東尼當時不僅表態站在警察那方,更捐款給洛城警察保護聯盟以示支持。有些疏遠多年的子女和父母有幸能和解團聚,但對於塔倫提諾父子而言,他們顯然不太可能成為這樣的例子。


文:Jo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