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專欄】《007:生死交戰》:路途冗長、坑疤時有,但在最後勉強拉回尾盤的哀傷送別

(圖片來源:環球影業) 

(內文涉及劇透,請慎讀) 

今年有兩位影史極具標誌性的兩位特工角色相繼退場,投身漫威宇宙以「黑寡婦」娜塔莎羅曼諾夫的身份服務觀眾十年的史嘉蕾喬韓森,才剛在她的第一部、也是最後一部個人電影裡向我們道別,不到兩個月後,被任命為第六代龐德的丹尼爾克雷格,也緊接著結束他長達十五年的任期。然而很可惜地,《黑寡婦》並非一次多麼令人滿意的送行,那麼《007:生死交戰》呢?從來沒有如此慎重送行一位演員的龐德電影,真有達到它所自己設下的高標嗎?

要說《生死交戰》和《黑寡婦》一樣糟,那肯定是過份了點,《生死交戰》光在技術層面的美學,便起碼要勝出《黑寡婦》那出自漫威工廠統一生產線的樣板風格好幾籌,但《生死交戰》給我的觀感,頂多也只尷尬地略勝《量子危機》與《惡魔四伏》一些些而已,若要替丹尼爾克雷格版的五部系列作排名,我私心的順序大概會是:《皇家夜總會》>《空降危機》>>>《生死交戰》>《量子危機》=《惡魔四伏》。

(圖片來源:環球影業)

克雷格版的系列可以獨立細分為兩個時期,《皇家夜總會》和《量子危機》是現代動作片風格的時期,自《空降危機》以降則轉朝復古、致敬舊作的路線發展,即使山姆曼德斯已將導筒交接給凱瑞福永,這個路線也沒有就此偏離,《生死交戰》很大程度仍繼續承襲曼德斯奠定的基調在走,雖有細微差異,但大方向並無二致。復古策略在《空降危機》大為奏效,然而《惡魔四伏》的重挫卻很快便印證了,這個策略是「僅此一回、下不為例」的限定款,並非能持續依賴的長久之計,《生死交戰》是某方面的故技重施,但它的成品也告訴我們,這真的只能是最後一次。

只要拿掉致敬的情懷、丹尼爾克雷格卸任的情懷,《生死交戰》其實已經沒有多少看頭;雷米馬利克的反派一點也不有趣,戲份少還不打緊,重點是行事作風竟充斥著讓人頻頻困惑的邏輯漏洞;動作場面一樣也不吸睛,槍戰、肉搏、飛車追逐,一切看起來都像制式無聊的例行公事、毫無特殊的設計編排,凱瑞福永即使重現了他在《無間警探》第一季拍攝的經典長鏡頭槍戰,但也遠不如《無間警探》來得有衝擊力;已經一起演了兩集,蕾雅瑟杜和丹尼爾克雷格依舊不存在半點的火花,彼此之間連俗氣一點的性吸引力都談不太上,實在很難被劇情逼著要去相信他們兩個有愛得多麼死去活來。

(圖片來源:環球影業)

通常來說,一部要素過滿的電影,理當會被認為需要更大的篇幅才能完善整體的佈局,不過長達 163 分鐘的《生死交戰》反而是例外,表面上,它看起來似乎有很多重點需要慢慢說明,但實際上,很多重點都不是重點,只是單純花費太多時間在鋪陳不是很重要的事情,然後某些重要的環節,卻沒被好好照顧到,於是演變到最後,《生死交戰》落入和《黑寡婦》相同的處境,都有點不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麼,使得這兩個半小時頻頻抓不住一個穩定的重心。如今反觀《惡魔四伏》,雖然沉悶枯燥,但相對而言,它的每條故事線卻要比《生死交戰》凝聚多了。

不可否認,《生死交戰》仍有某些不錯的亮點,如開場的謀殺戲出現了龐德電影少有的恐怖片氣氛,隨後龐德與瑪德琳在車站的心碎分手、進而過渡到片頭動畫的那段銜接,也是相當好看;而當然地,龐德電影一貫的剪影風片頭依然維持著高水準,且新鮮的是,由於龐德此次不再和其他龐德女郎有任何纏綿,於是往往必定會在片頭裡搔首弄姿的女體也順勢破例剃除。不過其中最討影迷歡心的,還是要屬本片對《女王密使》的處處致敬。

(圖片來源:環球影業)

幾乎可以說,《生死交戰》就是《女王密使》的重拍,而且漢斯季默打從一開場不久便不斷在配樂裡塞入暗示、重新改編《女王密使》的多首曲目,你可以在《生死交戰》原聲帶裡的「Good To Have You Back」一曲聽見《女王密使》主題的變奏,你還能在「Matera」聽見「We Have All The Time In The World」 的旋律重現,後者透露的訊息尤其最為關鍵,「Matera」意即龐德和瑪德琳在本集於義大利落腳的居所,此曲代表著他倆好不容易覓得平靜的愛情,而《女王密使》也正是龐德史上距離美好幸福「最接近」的一次。

這悲劇性的「最接近」,即為《生死交戰》與《女王密使》最密不可分的連結,可憐的龐德在這兩片均無法得到善終,他在後者失去了摯愛,這回則做了翻轉,變成是他的摯愛要永遠地失去他。《生死交戰》片頭和片尾的取景,也和《女王密使》結局崔西慘遭射殺的地點極為類似,特地同樣選在海岸邊的山路;片頭是龐德載著瑪德琳兜風,片尾則是瑪德琳載著她與龐德的結晶,對從此天人永隔的愛人進行最後的悼念。緊接片尾曲響起,同樣是《女王密使》那首「We Have All The Time In The World」,此時再回顧開頭的駕車戲,才驚覺克雷格早前模仿喬治拉贊貝在台詞裡引用歌名,不單單只是個致敬,更是提前預告了自己將會如何謝幕。

(圖片來源:環球影業)

《生死交戰》與《女王密使》的呼應還不只於此,雷米馬利克飾演的路西法薩芬,其策畫的詭計也和舊版的恩斯特布魯菲爾在《女王密使》做的事情很相近,兩人皆企圖向全世界發動一場病毒戰,只不過他們使用的病毒其功效有別,恩斯特的病毒主攻洗腦,路西法的病毒則追求單純的瞬間致命。但路西法不單僅研發一種病毒,他也在電影裡短暫提及,自己亦培育了一種能夠操控他人心智的植物,和《女王密使》裡的病毒功效如出一轍,這或許也是編導安排的一個小彩蛋。

結局的收盤,往往決定了一部作品在觀眾心中的印象分數,如果結局收得好,中間無論再怎麼坑坑疤疤,很多時候都還能被原諒,《生死交戰》大概就是屬於這種例子,中間一大段毛病很多,但多虧於結局有成功勾起觀眾的情緒,所以替影片整體加了不少分。撇除送別的氣氛、與舊作相應的巧思,《生死交戰》實際上挺普通的,但由於這是一個任期的結束,選擇擁抱懷舊而造成新意上的欠缺勉強還能被諒解,但下一世代的龐德電影,勢必得來一番大改造了,不能再老是遷就於過時的設定和傳統,龐德必須跟著時代演進,否則就只是一再地壓榨一個早該結束的陳舊 IP 剩餘的價值而已。

(圖片來源:環球影業)

PS:安娜德阿瑪絲是個很討喜、同時又很多餘的矛盾存在,她的角色很搶鏡,但戲份極少、又沒起到很大的作用,感覺整個刪掉都沒差。此角的定位,相當於是《X 戰警:未來昔日》的快銀,純粹中途來幫忙的工具人而已,但飾演快銀的伊凡彼得斯,當時名氣並不如安娜德阿瑪絲來得大,而且在《未來昔日》的宣傳造勢裡,也沒像安娜擁有龐德女郎等級的曝光度,因此戲份鮮少的突兀感反倒沒那麼強烈。


文:Jo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