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專欄】《驚聲尖叫》:全力嘲諷「粉絲文化」的吐槽大會,無愧經典的交棒續章

(圖片來源:派拉蒙影業)

(內文涉及劇透,請慎讀)

放眼影史上的恐怖片系列,幾乎沒有一套是能逃過「續集必爛」的命運,偶爾雖有《半夜鬼上床 3:猛鬼逛街》這樣打破魔咒的佳作,但綜觀來看,爛續集是比例較高的常態。然而《驚聲尖叫》系列卻是極少數的特例,一路拍了五集,卻還沒拍過爛續集,後面的續集也許難與第一部並駕齊驅,但要說它們是傳統意義上的「恐怖片爛續集」,那肯定是差遠了,每一部《驚聲尖叫》續集都有著相當紮實的延續性,而且從沒浪費過每一集的新點子。

這難能可貴的奇蹟很大程度得歸功於,最初造就《驚聲尖叫》的核心主創長年來的盡責留守,衛斯克萊文親自執導了四集,凱文威廉森也參與編寫了三集劇本。但遺憾的是,在七年前病逝的克萊文已無法繼續回歸坐鎮,《驚聲尖叫 2022》不得不交棒給其他新世代的創作者,而可喜的是,作為新世代創作者的《弒婚遊戲》導演檔-馬特貝蒂內利奧爾平和泰勒吉列特,也沒有給在天之靈的克萊文漏氣,第五部《驚聲尖叫》依舊足以稱得上是高分過關的續作。

(圖片來源:派拉蒙影業)

某方面而言,《驚聲尖叫》系列可以說是解構近代好萊塢電影史的懶人包,充滿後設風格的《驚聲尖叫》,每一集都在揶揄、拆解、批評好萊塢商業電影的公式;《驚聲尖叫 1996》嘲笑的是恐怖片的生存法則,《驚聲尖叫 2》嘲笑的是所有類型的續集,《驚聲尖叫 3》嘲笑的是很多三部曲的最終章總是喜歡「與故事源頭前後呼應」的架構,《驚聲尖叫 4》嘲笑的是「重拍作品」經常因為不尊重「原作精神」而招致罵名,至於這部沒有冠上「第五集」的《驚聲尖叫 2022》,它的矛頭則指向了時下最流行的「重啟續集」。

所謂的「重啟續集」,就是所謂的「軟重啟」,沿用相同的世界觀,但用新角色講新故事(或是內容和前作很雷同的新故事),有時則會邀請前幾集的主演回來客串或替新人主角抬轎,主打「世代傳承」的噱頭,《侏羅紀世界》三部曲、《星際大戰》後傳三部曲、《魔鬼剋星:未來世》即為此種範例。但《驚聲尖叫 2022》不全然是要嘲笑這類作品的弊病,它主要是想拿「觀眾對這類作品的反應」來作文章,也就是近年十分常見的 toxic fandom。

(圖片來源:派拉蒙影業)

toxic fandom 之所以興起,一來是因為網路發達,人們發表言論的管道愈多也愈便利,二來則因為好萊塢的重啟、重拍、續集愈加氾濫,而那些被重啟、被重拍、被延續的 IP,也多半是流行娛樂文化的指標性作品,有其龐大的粉絲群需要照顧、需要討好、需要安撫,但粉絲的意見並不總是和接手原作的創作者們、出資製作的各家片廠相一致,因此粉絲一旦被激怒,換來的就是一陣砲火連連的烏煙瘴氣,搞得雙方都不得安寧。

有些粉絲雖是理性給予批評,但也有不少走火入魔的激進粉絲會失控謾罵、進行過頭的詆毀或人身攻擊,而《驚聲尖叫 2022》便是將後者「誇張化」和「具象化」,將網路上發生的過激攻擊搬進現實,讓這種「毒瘤」粉絲化身為本集的殺人兇手。《驚聲尖叫 2022》甚至不忘以《星際大戰:最後的絕地武士》為例,因為《星戰 8》引發的兩極化評價,正是近年 toxic fandom 的代表性事件;《驚聲尖叫 2022》不僅直接點名執導《星戰 8》的萊恩強森在片中執導戲中戲《驚聲殺機》的第八集,更開酸《驚聲殺機 8》的主角就跟《星戰》後傳的芮一樣「瑪麗蘇」。

(圖片來源:派拉蒙影業)

不過《驚聲尖叫 2022》倒也無意要選邊站,它沒說喜歡或不喜歡《星戰 8》才是正確的一方(因為編導其實也有安排部分劇中角色表態喜歡《驚聲殺機 8》),它只是很客觀地想要反映 toxic fandom 的可笑之處,無論《星戰 8》是好是壞,為了一套虛構作品把自己活得這麼不快樂,終究就是一件「不健康」的事情,而這集的兇手,正屬於那種不爽原作被新作「褻瀆」、日子因此過得「很不健康」的偏激粉絲,他們將虛構作品視之為生活的所有、生活的信仰,誰要是不尊重他們的信仰,他們就向誰發動宗教戰爭。

關於兇手的安排,片中還藏有另一層不知是有意還是無心插柳的惡趣味。飾演其中一名兇手的米琪麥蒂森,某種程度上,在這集的作案動機和她在《從前,有個好萊塢》有點類似;在《從前,有個好萊塢》裡,最初提議要去殺瑞克道頓的曼森家族成員就是她,而她之所以提出這個計劃,是因為她覺得既然好萊塢靠產出一堆教觀眾殺人的影視作品牟利,那何不我們就學以致用,跑去殺掉那些當初教我們殺人的好萊塢從業者;在《驚聲尖叫 2022》,她不是去找拍電影的算帳,她是直接透過殺人來拍出一部符合自己預想的「重啟續集」,但那種反撲心態是很接近的。而且最好笑的是,不管是在《從前,有個好萊塢》抑或《驚聲尖叫 2022》,她的下場都是面部毀容、焚燒至死。

(圖片來源:派拉蒙影業)

《驚聲尖叫 2022》基本上仍是一部優秀的續集,接手製作的新人成功地掌握到前幾集的要素,沒有走偏,沒有犯下致命的錯誤,故事主題雖和第四集有點重疊,但著重的焦點又不盡相同,其中幾場殺戮戲,氣氛經營甚至還勝過三、四集的水準。如果真要挑些毛病的話,那可能就是嘲諷的部份吧,我個人還是比較習慣衛斯克萊文和凱文威廉森的幽默感,他們的吐槽比較有「精心設計」過,比如說,當他們要自嘲即將要發生的劇情會很老套的時候,雖然吐槽完之後還是會照著老套路走,但老套路發生的過程仍有做出一點程序上的調動,營造一種「在意料之中穿插意料之外」的感覺,但《驚聲尖叫 2022》就少有這樣的設計,吐槽還是有,但吐槽完就沒其它驚喜了,比較只是單純的吐槽。

看《驚聲尖叫》系列還有另一個樂趣,就是觀察當時的好萊塢有哪些大勢新生代,這些新生代不見得每個後來都會爬到一線,但至少都絕對是當時被看好的新人;例如,第一集是妮芙坎貝爾、蘿絲麥高文、寇特妮考克斯、馬修利拉德等人,第二集有提摩西奧利芬、潔妲蘋姬史密斯、莎拉蜜雪兒吉蘭,第三集則是凱莉魯瑟福、派屈克丹普西、史考特富利,第四集則有露西海爾、克莉絲汀貝爾、安娜派昆、布莉特羅伯森、艾瑪羅勃茲、羅瑞克金。

(圖片來源:派拉蒙影業)

第五集亮相的潛力新人們,則包括星二代的傑克奎德(丹尼斯奎德之子)和梅森古丁(小古巴古丁之子),以及珍娜歐提嘉、米琪麥蒂森、狄倫明尼特等人,其中童星出身的狄倫已有不少代表作,傑克也靠《黑袍糾察隊》在小螢幕打響了名號,同為童星出道的珍娜,可說是本集演技最突出的一位(即使主戲不在她身上),而她接下來也準備在提姆波頓執導的《阿達一族》全新真人影集《星期三》中成為新一代的「星期三」,尤其這次的《阿達一族》更是完全以星期三為核心主角,珍娜勢必將獲得更多的關注度,《星期三》能否成為她演藝生涯裡的《黑袍糾察隊》,且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文:Jo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