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專欄】《媽的多重宇宙》:《駭客任務》與《瑞克和莫蒂》發狂交配誕下的絕頂結晶

(圖片來源:A24 影業)

(文章涉及劇透,請慎讀)

作為一部主打「多重宇宙」概念的科幻親情片,《媽的多重宇宙》最初的靈感來源其實和「多重宇宙」一點關係也沒有。孕育出本片的丹尼爾導演檔 — 丹尼爾關與丹尼爾謝納特在受訪時透露,《駭客任務》系列是催生本片的關鍵:「這部電影百分之百是對《駭客任務》的回應,我們想要創造出屬於我們自己的版本。」你確實也能在《媽的多重宇宙》察覺到《駭客任務》的影響多麼之深,從微小的設定到宏觀的命題,處處有華卓斯基姊妹的啟發痕跡。

在《媽的多重宇宙》裡沒有程式、沒有輪迴、沒有史密斯、沒有虛擬世界,但這些元素被改頭換面,轉化為另一種樣貌。「母體」這個概念原本是華卓斯基姊妹對「文明體制」的比喻,但在《媽的多重宇宙》,丹尼爾們則重新將其還原成「人類感到被註定的命運所主宰」的無力感。楊紫瓊是另一位渴望擺脫命運束縛的尼歐,與她關係緊張的獨生女,是身為救世主的她,最終要迎對的死對頭史密斯。救世主的輪迴,在這則替換成各個平行宇宙中永恆不變的感情牽絆,而正如「因為相信」才成為救世主的尼歐,艾芙琳也「因為相信」才成為了那個萬中選一的艾芙琳。

(圖片來源:A24 影業)

《駭客任務》錫安的反抗軍配有遠端輸入技能的設定,《媽的多重宇宙》阿爾法宇宙的反抗軍亦可下載其它宇宙分身的技能;莫斐斯一行人駕著尼布甲尼撒號穿梭在廢棄的地道,一邊躲避烏賊追捕、一邊登入母體為自由奮鬥,阿爾法宇宙的反抗軍則開著廂型車穿梭末世荒地,一邊躲避喬伊的搜索,一邊連線至各宇宙奮戰。《媽的多重宇宙》疑似還移植了《駭客任務》尼歐任職公司的辦公室場景,事實上,全片就像《駭客任務》前段尼歐遵循莫斐斯的指示躲避史密斯那場戲的「擴大延伸」,《媽的多重宇宙》主場景也在一整層的辦公區域,阿爾法威門則猶如莫斐斯和崔妮蒂,全程負責引導艾芙琳進入狀況。劇中的報稅戲還能聯想到史密斯審問尼歐的橋段,艾芙琳和尼歐的「多重身份」皆有在質問中被提及。

尼歐與史密斯本是共生的二元對立,因為有尼歐才有史密斯,互相抗衡是他們被設定的「目的」,這層關係套在楊紫瓊母女倆身上後,則成了親情之間的相愛相殺,母親是女兒渴望擺脫的命運,而母親也一度嚮往著活在一條沒有步入家庭的時間線,但斬不斷的血緣終究不斷將她們拉回彼此身邊,她們愈是想擺脫對方,就愈是靠近對方。表皮雖是亞洲家庭常見的親情拉扯,但往內剝開,裡面包裹的是更廣泛、更普世、對人生之怨嘆的指涉。

(圖片來源:A24 影業)

人生有太多可能性,但每一種可能性也有其各自附帶的遺憾;但更多時候,我們沒得後悔,沒得選擇,即使能享有到所謂的幸福,往往也只存在那轉眼即逝的瞬間,剩下的時間,我們只能被困在飽受苦難和挫折的無盡輪迴。《駭客任務》對此的解讀是,這全是母體為了操控人類、從人類身上榨取電源所奠定的機制,長時間的歡愉無法穩定人類的「產能」,一旦日子過太爽,人類的產出就會減低,唯有讓人類受苦受難,才有能源可供機器收割。生命的意義就是受苦受難,生命沒有選擇權,選擇權只是被設定好的假象,所以從母體登出,才是上上之策。

但《媽的多重宇宙》的觀點是,某方面來說,登出母體也算一種軟弱的展現,留在母體也不見得就代表放棄抵抗;生命並非毫無意義,或許你只是不夠認真在尋找而已。魔化版喬伊創造「貝果」的動機,即是為了登出命運、登出所有宇宙,透過自毀來消除痛苦。全知全能的魔化版喬伊領悟到,生命裡的那些汲汲營營、庸庸碌碌,是多麼渺小、無用、不起眼,一切不過是在「瞎忙」。被種種瑣碎煩惱搞得焦頭爛耳的艾芙琳曾經幻想著選擇人生的其它岔路,也差點步上魔化版喬伊的後塵,但丈夫威門的正能量即時感染了她,使她重新體認到生命裡的美好,無論那些美好有多麼細微,多麼短暫,它都值得我們去把握。

(圖片來源:A24 影業)

很顯然,「學會正向思考」「珍惜小確幸」是相對俗套的結論,甚至有點和《駭客任務》系列的精神相違背,《駭客任務》系列雖然一向替人類保留不強迫登出母體的自由,但選擇登出明顯才是華卓斯基姊妹所認定最合理的生存之道。《媽的多重宇宙》大可在「石頭宇宙」的段落以悲觀態度作結,不過最終還是拉回面向通俗的論調,給看完的觀眾在散場走出影廳之後依舊對生活滿懷希望,並懷著那份希望把日子過下去。這個結論雖談不上新奇或破格,但它縝密的埋線和鋪疊能使我心服口服,即使你平常看待世界的角度較為負面,依然有很大機率會臣服於它那精準命中的溫情牌,母女倆最後一來一往的拉鋸戰,不停在悲觀和樂觀間反覆逆轉,既目眩神迷,也催人淚腺。

《媽的多重宇宙》和丹尼爾們的舊作也有著相呼應的共通主題:邊緣人或失敗者的奮力一搏。《屍控奇幻旅程》裡原本陷入絕望的漢克,因為教導曼尼認識生命,自己也隨之對生命重燃了熱情,《媽的多重宇宙》的主軸,正是關於重燃生命的熱情。在丹尼爾謝納特獨立執導的《狄克朗之死》當中,三個好友嗑藥嗨過頭,而其中一人竟在嘗試人獸交的過程中遭馬肛死,深怕真相曝光的另外兩人事後極力掩蓋行跡,試圖讓生活回到正軌,但這場樂極生悲的意外,註定要逼頹廢度日的他們學到慘痛教訓。

(圖片來源:A24 影業)

《媽的多重宇宙》還承襲了丹尼爾們最愛的「肛門笑話」;《屍控奇幻旅程》有狂放屁的屍體,《狄克朗之死》有被馬肛死的狄克朗,《媽的多重宇宙》則有一段必須藉由「肛塞」才可啟動戰鬥技能的動作戲。肛門笑話可以說是最能代表丹尼爾們喜劇風格的特色,因為他們超喜歡在正嚴肅、正感人、或是打鬥正激烈的時刻突然置入獵奇的笑點(有些笑點還是一般人就算想得出來、也不會敢拍出來的程度),巧妙打亂觀眾情緒,而這常常就是他們安插肛門哏的方式。

然而不僅是編導的才華耀眼奪目,事業重心全力轉往西方影壇的楊紫瓊、近年開始回歸演藝圈的關繼威、實際增胖入鏡的潔美李寇蒂斯、好萊塢萬年綠葉的吳漢章,各自也帶來極具生涯代表性的表演,但其中最搶眼的,莫過於飾演喬伊的史蒂芬妮許,下屆 MTV 影視獎必須提名她為年度最佳反派,甚至明年度奧斯卡最佳女配角都不能遺漏她,氣場實在太驚人,絕對是好萊塢近期最值得關注的新生代亞裔演員之一。

(圖片來源:A24 影業)

Son Lux 樂團的配樂當然更替本片加分加爆,唯一讓我不太滿意的是,他們選擇 mix 克勞德德布西的「月光」,這曲子已被各國影視作品過度濫用,膩到早已麻痺,大大削弱了它的獨特性和新鮮感,至少對我是已經起不到什麼感動的功用,因為一聽見那旋律,我只會聯想到哪部片也播過,反倒使我出戲,而非更入戲,他們應該選首大家比較不常聽的曲子,那樣才有某種「專屬」於此片的契合性。但除此之外,本片近乎完美。


文:Jo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