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柏赫德嘆《水行俠 2》戲份被大砍、堅稱屎是狗「呼麻」後拉的!哭訴:別再罵我騙子了!

(圖片來源:Daily Mail、The Independent)

在經過長達一週的休戰之後,強尼戴普(Johnny Depp)與前妻安柏赫德(Amber Heard)的家暴誹謗審判於美國時間本週一再次開庭、並邁入第 16 天,重返證人席的赫德也繼續向戴普反控。 

在這糾纏長達數年的醜聞中,外界最為深刻的,莫過於床上拉屎事件,赫德始終否認那坨糞便的主人是她,而她今日也再次堅稱,那坨糞便是出自於她和戴普所養的約克夏犬 Boo。戴普先前反駁過,以約克夏犬的體積不可能拉出那種尺寸的糞便,只有人類才能拉這麼大坨,但赫德今日辯稱,那是因為 Boo 從小就被餵食過戴普的大麻,因此導致終生都有腸道不良的問題。

赫德強調,糞便絕對不是她的惡作劇,她那時候才剛被戴普施暴,絕對沒那個心情做這麼噁心的事情。

(圖片來源:華納兄弟影業)

前幾天曾有傳言透露,形象受創的赫德在《水行俠》(Aquaman)續集《水行俠之失落王國》(Aquaman and the Lost Kingdom)中的戲份因為這波家暴疑雲而被刪到只剩十分鐘左右,而赫德今日在庭上也坦言,她的戲份確實被刪減許多:「我拿到了最新一稿的劇本,這版劇本把我的動作戲刪了。那場戲原本是描寫我和另外一個角色 — 為了不劇透,所以我這麼說好了 — 這是兩個角色在搏鬥的戲。他們基本上刪掉了很多我的戲份,真的刪去了很多。」 

(圖片來源:CBS)

赫德表示,自從她取得對戴普的民事保護令之後,就不得不非常努力去保住她在 DC 宇宙的演出機會,因為戴普背後龐大的公關團隊開始透過媒體的影響力抹黑她、大肆破壞她的形象,這讓她丟失了原本已經談定的品牌代言,其它影視作品的演出工作也同樣岌岌可危。改編自同名小說的影集《末日逼近》(The Stand)赫德也有份參演(劇照參見上圖),但由於受這些負面新聞影響,赫德在後期的宣傳拍攝行程也隨之被取消。

(圖片來源:Pinterest)

不斷被指控在結婚期間和前男友伊隆馬斯克(Elon Musk)出軌的赫德,今也描述了她與馬斯克的初相遇。赫德回憶,馬斯克和她最初是在2016 年的 Met Gala 紅毯上認識的,那時她和戴普一起被受邀參加,但戴普臨時沒出席,最後只有她和 Ralph Lauren 的品牌團隊步上紅毯。

赫德表示,她在紅毯等待區見到馬斯克、並相談了一陣子,經過馬斯克的提醒,赫德才想起雙方之前見過面。赫得更稱讚馬斯克是「真正的紳士」。雖然赫德離婚後正式和馬斯克開始交往,但曾經擔任過戴普和赫德的共同經紀人的克里斯汀卡提諾(Christian Carino)在前幾週的證詞裡爆料,赫德當時只不過是把馬斯克當作填補空虛的備胎。 

(圖片來源:Reuters)

赫德今天依舊在證人席上數度情緒崩潰,痛訴著這整件事情所帶給她的折磨。赫德一度激動地懇求戴普放下一切、也放過她,她還有日子要過,還有小孩子要撫養,不想再繼續經歷這些麻煩。

赫德哭著聲稱,她一開始之所以不太願意配合警方調查,是因為她不想、也不喜歡被視為受害者,也不希望讓戴普覺得受到她的指責,不希望戴普因此受到傷害。「我只希望別再把我當成騙子,我想說的只是如此!別說我講的都不是實話!我就是活生生血淋淋的證明好嗎!」赫德激動說道。


文:Jo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