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電俠」伊薩米勒更多不堪醜聞見光:一位自詡「耶穌」、拿性別認同當武器的邪教領袖

(圖片來源:華納兄弟影業、ES Magazine、Pinterest)

近年偷竊、動粗、虐待等醜聞頻傳的伊薩米勒(Ezra Miller),在今年八月終於發聲明對外道歉,並表示已經積極投入心理方面的治療,但在見到治療的成效之前,各界對米勒仍抱持著諸多疑慮與擔憂。《浮華世界》(Vanity Fair)近日刊出了一篇關於米勒的專題報導,內文除了統整大眾已經聽聞過的事件,也添加了一些相關人士的新爆料,而某些描述可能會讓你覺得,米勒若要「恢復健康」,恐怕並不是那麼容易。

(圖片來源:Pinterest)

《浮華世界》花費六週時間採訪了十幾位與米勒有過交集的人,其中,和米勒合作過《壁花男孩》(The Perks of Being a Wallflower)的導演史蒂芬切博斯基(Stephen Chbosky,上圖)坦言,他已近十年沒和米勒聯絡過,但他聽聞關於米勒的那些負面報導後,私下曾寫了一封電郵寄給米勒,想給他加油打氣,不過由於久沒連繫,切博斯基並不確定自己是否寄的是正確的信箱。

切博斯基坦言,他仍然對米勒重回正軌懷抱希望:「我希望伊薩能找回我們當初在拍攝《壁花男孩》時所閃耀的光芒,因為我遇見的那個孩子是一個非常傑出的人,我總是願意去相信,我所見到的那個伊薩依然存在,而我也希望他能找到他所需要的援助。」

(圖片來源:Pinterest)

《浮華世界》消息來源表示,米勒的自戀傾向愈來愈嚴重,而且經常選擇年輕人當他聽眾,因為年輕人的思想尚在塑形,更容易被洗腦。米勒會和這些年輕人聊起關於元宇宙、藥物使用的話題,並聲稱身為「彌賽亞」的他,在凡間的精神修行就是在人群中活躍,意思就是指「參加派對」,於是米勒在旅居冰島的期間,便時常出門狂歡。

(圖片來源:MING'S)

米勒自 2017 年以來便定居在一座位於佛蒙特州的農場,米勒將此地命名為「the Mountain」,他的許多朋友也都跟他一起在那同住。據傳,米勒告訴與他關係十分親密的少女托卡塔艾朗艾斯(Tokata Iron Eyes)說,他們兩個是命中註定要在一起的。有一名消息來源如此回憶:「伊薩稱自己是耶穌,托卡塔則是一位啟示錄原住民蜘蛛女神,而他們的結合將帶來一場末日。這就是每個人為何都非常反對他們兩個在一起的『真正』原因。」

托卡塔的母親也證實,她的確聽說過米勒的這番說詞:「他說他是某種彌賽亞,他將發動一場原住民革命。」一位本身也是原住民的消息來源則表示:「他聲稱他是以一種原住民的謙卑和精神意識行走在這個世界,但實際上,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因為他什麼也不在乎。」 

(圖片來源:Eonline.com)

米勒居住的農場裡設有一座「祭壇」,據說祭壇上堆滿了子彈、大麻和閃電俠的小人偶,有兩名今年拜訪過農場的消息來源透露,米勒會要求來訪的女性將手機、和其它「供品」安置在祭壇。米勒被爆料,他最近很氣蘇珊莎蘭登(Susan Sarandon,上圖)沒邀請他參加她的晚宴,因此要求莎蘭登必須前去他農場的祭壇「致意」,不過米勒的發言人對此澄清,米勒和莎蘭登確實是要好的朋友,但這件事並非屬實,並稱米勒本人肯定也會覺得這是胡扯。

(圖片來源:Pinterest)    

米勒除了公開他的非二元性別,也透露過他的多角戀感情生活,並稱他為自己所創造的自由戀愛環境為「polycule」,即 a portmanteau of polyamorous and molecule 的簡寫。但據米勒交友圈內的人士形容,這所謂的 polycule 其實就只是一個伴侶不斷變換、成員多為年輕女性的「後宮」。

米勒的其中一位朋友表示,多角戀的生活方式沒有哪裡不對,但米勒所創造的,實際上卻是一個父權制的獨裁統治環境,伊薩以男人的身份控制所有的性別,操弄女人互相對立,更在其他人面前貶低她們。 

有位消息來源如此形容他與米勒互動時的感受:「這麼說好了,這就好像你和伊薩處於一種非自願的 BDSM 感情之中。」另一位消息來源則被問到,他是否曾經目睹過任何涉及米勒的爭吵,而他則直接了當地表明:「和伊薩的每一次互動都嘛是爭吵。」

(圖片來源:Pinterest)    

某些米勒的友人認為,米勒經常將他的性別認同當作自我保護的武器,托卡塔的母親也持相同看法:「如果有人惹火伊薩,他們就會被當成恐懼跨性別或反對跨性別的納粹份子。我們只因為試圖保護我們的孩子,試圖指出伊薩做出什麼事傷害我們的孩子,結果現在就被當成恐跨的人。」米勒的發言人否認了這種言論,並表示米勒向來為性別平等發聲,絕不會用性別認同來自我武裝。  

(圖片來源:Pinterest)    

米勒另一使人擔憂的,是他的擁槍問題。雖然米勒定居的佛蒙特州是開放攜槍的州,但米勒使用槍枝的方式仍然令周遭的人感到非常不安。在引發幾次驚慌之後,米勒的母親瑪塔直接將米勒的槍枝鎖進了保險櫃,但也有米勒的友人表示,其實是米勒自願要將槍枝鎖進保險櫃。

但據說過不了多久,米勒就說服了某些知道保險箱密碼的人給他密碼,他不僅拿回了那些槍枝,還補充了更多彈藥。有兩位米勒的朋友回憶當時回到農場後看到的情景:「他買了火焰槍,好幾把 AK-47 也陳列得滿地都是,到處都是槍。」

此外,米勒先前曾被說服接受心理治療,但沒想到米勒卻帶槍去見負責評估他心理健康的工作人員,且馬上就被員警護送到另一家醫療機構。米勒事後還輕浮地向友人吹噓,他最終以優異成績通過了心理評估。

(圖片來源:MING'S)

目前來說,多虧後續律師的介入,米勒原本面臨的大多法律問題現在都已經被擺平,據悉某些受害者已經接受了保密協定,也收下了米勒的家人所支付的和解金,但米勒本人拒絕回應此事。有認識受害者的消息來源警告《浮華世界》最好別將內幕挖得太深,否則會惹禍上身:「不要去亂戳大黃蜂的巢穴,因為已經有幾個人被螫了。」

米勒的某些友人坦言,由於米勒過去對於接受心理治療的態度十分傲慢且輕視,因此他們實在很難相信米勒前陣子的那份公開道歉聲明是出自真心,有人更覺得,米勒就算真的去接受治療,也只會是假裝敷衍通過整個療程,不過米勒的發言人堅稱,米勒是認真非常嚴肅看待他的治療。 

(圖片來源:GQ)

《浮華世界》也採訪到了米勒的前未婚妻艾琳,但她堅持拒絕公開她的姓。艾琳坦言,就她所知,米勒沒有在心理或生理上虐待過其他人,但艾琳回憶,米勒和她分手之後,曾經企圖說服她、並告訴周遭所有人她有虐待過他。艾琳透露,她後來因為這段感情而陷入了好幾年的低潮,更表示米勒是在聽信了一位精神顧問的建議之後才決定與她分手的,這位顧問讓米勒深信,艾琳是對他人生有害的一隻「寄生蟲」。

艾琳坦承,她是直到其他受害者的指控陸續浮上檯面之後,心理才逐漸獲得舒緩,並相信自己並不是米勒口中的施虐者。「我大可以一直為他找藉口脫罪,但我不想再這麼做了。他的妄想需要被戳破。我會永遠愛著伊薩,我不希望他再繼續沿著這條黑暗的道路走下去。」艾琳說道。  


文:Joker

新聞來源: Vanity Fai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