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專欄】《別擔心親愛的》:既不浪漫也不懸疑,充斥前人影子的山寨低配版

(圖片來源:華納兄弟影業)

奧莉薇亞王爾德四年前轉型導演的處女秀《A+ 瞎妹》,是性轉版的《男孩我最壞》,四年後的第二部《別擔心親愛的》,則是山寨版的《複製嬌妻》。這些劇本並非出自她手,只是單純恰巧都有類似仿拍的特徵,而且這兩片還有另一個共通點,那就是可看性皆遜於正宗的元祖版本。即使它們配置了堅實的卡司,但可惜的是,這些演員無論演得再賣力,始終也無法改變自己被困在「劇本很虛的弱化版偽翻拍片」裡的事實。

《別擔心親愛的》的調性顯然更接近 1975 年版驚悚風格的《複製嬌妻》,而非 2004 年版轉型喜劇路線的《超完美嬌妻》,它不像 2004 版帶有強烈的誇張諷刺意味。如果不強調本片是原創劇本,的確很容易會將它誤認成《複製嬌妻》的新翻拍。但也因為實在和《複製嬌妻》太雷同,以至於《別擔心親愛的》光是在預告片展示那些五六零年代風的郊區場景、男性俱樂部的秘密集會、賢妻們的乖順模樣,幾乎就等於劇透了所有謎底。

(圖片來源:華納兄弟影業)

如果你以為《別擔心親愛的》其實暗藏顛覆《複製嬌妻》模板的額外驚喜,那就大錯特錯了,它真的就只是大同小異的仿作,頂多也就是新增了類似《駭客任務》載入母體的設定,也就是換個方式解釋丈夫如何控制他們妻子,但除此之外,所有元素都是從前人概念移植而來。嚴格來說,《複製嬌妻》現有的翻拍作品都不算太成功;1975 版的懸疑性還行,但稍嫌平淡;2004 版的笑點很乾,唯有妮可基嫚一人的表演在線;就連即使並非直接改編自《複製嬌妻》小說原著的《別擔心親愛的》,也難逃這種宿命。

但《別擔心親愛的》搞砸的原因,更像是導演和編劇似乎不懂懸疑片該怎麼拍,她們雖描述了很多女主角艾莉絲逐漸察覺異狀的過程,但那些過程總是單調、或者莫名其妙,常給人「這線索看起來很重要,可是我居然一點都不好奇」的無力感,因為這分明就是大費周章在藏一個不夠驚喜的秘密,而且還藏的不怎麼好看,手法頗生澀。艾莉絲動不動就處於窒息、崩潰、受困的狀態,但她的遭遇我實在「很難進入」,造成她產生這些情緒的原因太模糊,作為觀眾,我苦惱於不知該選擇從哪個角度跟著她入戲。

(圖片來源:華納兄弟影業)

《複製嬌妻》和《超完美嬌妻》是怎麼壓迫女主角的?是怎麼讓女主角覺得受困的?她看不慣新社區的生活型態,她看不慣男性對女性的排外,她不滿於必須為了家庭而犧牲事業或夢想,觀眾可以就這些層面很直接地明白她的阻礙是什麼。另外,《複製嬌妻》有安排固定的朋友和女主角結盟、有設計許多異狀讓女主角像偵探般去挖掘,這樣的情節才有戲、才有起伏。反觀《別擔心親愛的》,它沒讓艾莉絲的價值觀受到挑戰,沒讓艾莉絲的私人理想受到限制,它只是讓艾莉絲知道好像有什麼事情不對勁,然後懷疑男人都在撒謊,所以很想知道真相,就這樣而已,她跟這整個故事的連結既不夠強,也缺少能使觀眾在她身上找到共鳴的信念或動機。

觀眾必須等到結局揭開謎底之後,才能知道為何艾莉絲一直發生「連線不良」、真實記憶不斷被「觸發」的情況,但這仍然無法解決上述提到的問題,因為這個謎底僅僅只是揭曉艾莉絲的職業女性與家庭主婦的身份調換,但整部片並沒有表達、或起碼暗示出艾莉絲對家庭主婦身份的排斥,這個謎底並沒有圓滿一個角色旅程,因為根本就沒有旅程,這角色只不過是為了一個極普通的懸念、一個極普通的簡易符號而存在的薄弱工具。

(圖片來源:華納兄弟影業)

作為一部高度著重角色主觀經歷的電影,《別擔心親愛的》在敘事上沒有成功將觀眾拉進戲裡一起共感,但尷尬的是,導演偏偏又很想強調演員本身的表現,她盡可能將焦點放在角色、而非情節,但我只看到演員演得很認真,角色在劇本裡卻沒被擺在對的位置,更沒獲得理想的推進,不管演員再好都是白搭,火花出不來,觀眾也進不去。在本片這陣子的宣傳期間,我看了很多王爾德的專訪,我確實能在她的言談中感受到她對當導演的熱情,可是她作品的表現,卻和她的熱情不成正比。

我知道很多人討厭《駭客任務:復活》,但我非常喜歡,而且奇妙的是,《復活》拍出了《別擔心親愛的》本該拍出來的味道,或者說,《別擔心親愛的》想要捕捉的東西,剛好和《復活》有點類似。愛情線在這兩片皆佔據極大比重,兩對戀人檔都被安置在非現實的世界、並「扮演」著不同身份的自己;伴侶的其中一方不斷被壓抑的真實記憶給刺激,開始質疑起何謂虛、何謂實;直到完全被喚醒後,才終於想要從虛假的烏托邦「登出」。

(圖片來源:華納兄弟影業)

尼歐和崔妮蒂之間,沒有任何一方是像傑克那樣欺騙艾莉絲,事實上,《復活》還給了崔妮蒂「離開」或「留在」母體的選擇,但《別擔心親愛的》賦予角色的動力 — 為了重拾真正的幸福而想要爭取自由,和《復活》是相近的。一對戀人的愛,牽動著虛幻世界秩序的命運 — 續存或瓦解,這份浪漫在《復活》更具感染力,或者保守地說,《復活》的呈現方式至少有感動到我,但我無法在《別擔心親愛的》感受到任何東西。

《別擔心親愛的》裡的愛情更趨近於「扭曲」和「悲劇性」,因為傑克的行為可能是發自於男性的自卑、也可能是發自於渴求獲得伴侶的更多陪伴,種種的因素驅使他想將艾莉絲「囚禁」在他所認定的「完美」。這設定本身還不錯,的確有種將《複製嬌妻》的主題「現代化」的感覺,但傑克的戲太少了,以至於此設定很難被開發出全部的潛力。我指的「戲太少」不單是指「戲份」太少,而是指「發揮機會太少」,幾乎是個人型看板。

(圖片來源:華納兄弟影業)

傑克和艾莉絲的感情戲欠缺私密的生活細節,欠缺專屬他們倆的情趣、共同回憶或肢體語言,所以演員的化學反應極其微弱,因為根本「沒戲」可演。然後編劇也沒強化傑克對艾莉絲的「控制」和「隱瞞」,傑克除了會因為艾莉絲經常起疑心而和艾莉絲吵架,其它事情都不會做,他只是個空洞的符號性角色,就和艾莉絲一樣;即便把他塑造成古板、有毒的大男人也好,起碼這樣,角色的個性還比較突出一點,但也沒有,夫妻倆的刻劃全是扁平的。

全片角色無趣,懸疑性極差,諷刺的是,這幾點戲內沒做好的,戲外的紛紛擾擾全都有達標;史泰爾斯與王爾德擦出的火花,顯然比和佛蘿倫絲普伊對戲時的火花還要強烈;史泰爾斯究竟有無向克里斯潘恩吐口水,這個懸念比勝利計劃掩蓋的真相更勾人好奇(後來是有澄清沒吐啦);普伊和王爾德鬧不和的傳言,也比普伊在戲裡和史泰爾斯吵架更具看頭;就連西亞李畢福與王爾德的「辭演或被辭演?」辯解大賽,也比電影企圖傳達的寓意更能引起討論。


文:Jo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