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專欄】《查克史奈德之正義聯盟》:查導過頭的任性,讓我明白當年的華納罪不致死

(圖片來源:華納兄弟影業)

歷史成了傳說,傳說成了真實,現在它則在創造新的歷史。忠誠的 DC 信徒與史奈德粉絲,讓原本從此被作廢、只能視之為影史奇談的《查克史奈德之正義聯盟》重見天日。但史奈德版真的勝於院線版嗎?這是肯定的,不可能再更差了;但真的需要搞到四小時嗎?完,全,不,需,要。對於一心只想見識查克史奈德完整願景的鐵粉,這或許是個滿足的觀影體驗,但對於同時也期望看到一部兼具整體敘事平衡的改良版(或者說原版?)的觀眾,感受或許就有些複雜了。

個人是傾向於後者,我更希望看到一部「更好」的電影,而不只是一部「更像史奈德」的電影。而我看完後的第一個念頭是:這些年來,我們對華納兄弟的態度好像太兇了(?),如果我以前有說過什麼華納兄弟胡亂魔改《正義聯盟》的壞話,我在此先收回一半(另一半留著,是因為院線版還是很糟)。難怪當時的華納不肯讓步,我要是華納的高層之一,我也會要求查克史奈德濃縮片長,不過是在合理範圍內的適度濃縮。

(圖片來源:華納兄弟影業)

史奈德版的存在,這三年來幾近被粉絲們神格化,不知不覺中加深了外界對史奈德版「料豐實在」的想像,而事實是,它是一個約莫兩小時半左右就可以講完的直白故事,院線版壓到兩小時是太狠了點,但我認為兩小時半會是最接近完美的長度。此片的內容份量和喬斯威登的《復仇者聯盟》相距不遠,主軸亦十分近似,同樣是組隊和魔頭互搶方塊,過程並不特別複雜,漫威影業可以 140 多分鐘內就搞定,為什麼查克史奈德就辦不到?

這樣子講,一定有人會反駁「那是因為《復仇者聯盟》前面已經先用五部電影鋪墊好了啊」那我也可以回「那《正義聯盟》怎麼不先等角色個傳拍完再搞集結呢?」然而這都是老生常談了,大家早就吵過千百回,既然他們急著先拍《正義聯盟》,那就得證明他們有這本事。但無論是兩小時的威登版,抑或四小時的史奈德版,兩邊各有優勢,也都各有不少缺憾,甚至會覺得,喬斯威登的大翻修並無想像中的那般罪大惡極。

(圖片來源:華納兄弟影業)

院線版雖然粗糙,但如今回頭來看,喬斯威登所做的精簡化,在很多方面是有其道理,縱使手法相當簡陋。但我想這也是受時間壓力所致,威登的編劇才華是有目共睹的,《螢火蟲》《魔法奇兵》都深受影迷歡迎,《復仇者聯盟》也不至於像《正義聯盟》院線版如此尷尬,他只能在短短幾個月內臨時完成大範圍的重寫、重拍、補拍、重後製,在這極端條件下,恐怕也只能選擇以最直接、卻也最粗暴的方式達到目的。

我不確定查克史奈德純粹是想毫無保留地服務粉絲、還是認為他的版本真有必要四小時,因為好一些追加回去的鏡頭,多是拖累節奏、沒有提供更多劇情信息的過場和贅戲,就是那種你會在影碟特別收錄看到的刪除片段,有些可有可無,有些剪掉反而才合理。這不是因為沒耐性而在抱怨片長,而是你長要長得有道理。鏡頭的捨棄與保留不外乎幾個考量:會不會影響整體節奏?情緒醞釀夠不夠?訊息給得夠不夠?如果都足夠了,那是否就不必再追加多餘的鏡頭去解釋了?

(圖片來源:華納兄弟影業)

細節不是愈多就愈好,也要看這些細節有無存在的必要。比方說,希波呂忒女王要在雅典娜聖殿點燃烽火,觀眾看到你有把箭射出去點燃大火就會明白意思了,你不需要再告訴我們你射出去的箭叫啥名字,還把整個射箭儀式演出來,重點只是把箭射出去而已,這就是為何院線版只保留了射箭的那瞬間。還有星辰實驗室的清潔工看到天啟魔東翻西找那段,重點也是讓觀眾知道清潔工有發現天啟魔就行,不必把他在實驗室尋著聲音東張西望的完整過程演出來。諸如此類的瑣碎細節,都是助長史奈德版演變成將近四小時的極大因素。

其它篇幅佔據較多的則有:閃電俠應徵工作時順手救了未來女友一命,這對主線推進沒有幫助,也毫無關聯,院線版拿掉是合理的決定;鋼骨的個人支線也是,儘管他個人的支線有對主軸起到作用,但我們其實也只需要知道他和父親的糾結就行,其餘與此無關、純粹他個人探索自身能力的閃回片段都可再縮短,但我認同院線版的確捨棄了過多他和父親的感情戲;水行俠的故事線亦然,他與亞特蘭提斯的更多連結都是可以留到個人電影再敘述的內容,不難理解院線版將威廉達佛的戲份全刪光,連梅拉的鏡頭都跟著減少。

(圖片來源:華納兄弟影業)

另外在史奈德最拿手的動作戲方面,也有冗長的情況發生;例如荒原狼入侵亞馬遜、神力女超人對抗恐怖份子這兩場,老實說院線版都處理得更為俐落;先說前者,為何一定要讓荒原狼和他的天啟魔先掉近海裡一陣子、才又飛回陸地繼續追趕不可?院線版提供了更快速的方案,直接讓原本被困住的荒原狼砍破石壁後繼續追趕,那些為困住他而犧牲的亞馬遜戰士仍有因此替希波呂忒爭取到時間,這樣節奏更流暢不是嗎?至於恐怖份子大鬧刑事法院那段,也是太長,史奈德頂多是動作鏡頭拍得比威登好看而已,威登根據這場戲的規模和重要性而做出的裁剪才是更加合格的。

本次史奈德版主要加拍的內容只有一場戲,就是片尾的「噩夢時空」夢境。這是替(原定計劃中的)續集鋪路的戲份,史奈德也坦言,這段主要也是圓他希望看到小班蝙與雷托丑正面對戲的夢想。但不得不說,這種預留伏筆的方式很突兀,就像閃電俠亂入《蝙蝠俠對超人》提前跟蝙蝠俠「劇透」一樣突兀,因為這兩次都是隨便用蝙蝠俠在作夢這種理由交代過去,做的夢和整部電影的主軸也無關,是沒辦法銜接著觀看的伏筆,宛如中途插播的 YouTube 廣告,就好像,你派蟻人穿越回到《復仇者聯盟》第一集告訴東尼史塔克星爵是老鼠屎一樣,不只史塔克問號,觀眾也會很問號,而史奈德版對「噩夢時空」的鋪陳依舊沒有改善這份突兀感。漫威的隱藏片尾所埋的伏筆,是觀眾已知前情、可接著預期後續的伏筆,這才叫做有效的伏筆。

(圖片來源:華納兄弟影業)

這是耗費上億美金的大投資,分分秒秒都得錙銖必較,你必須對片廠交代,該留的就留,該剪的就剪,即使你有自己想要捍衛的創作理念,也得分析清楚你的理念是否值得捍衛,但只要故事線一多,查克史奈德取捨困難的毛病就會發作,而每當他的作品發行加長版本,都只會加倍放大這個問題;像是《守護者》終極版,加回了根本就不適合與電影的劇情線擺在一起觀賞的短篇動畫《Tales of the Black Freighter》;《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終極版的狀況則是補充再多的細節描述,也無力挽救這部電影打從起初就充滿著一堆不必要的盤根錯節之悲劇,縱使某小部份的片段確實是有趣且加分的補充,但更多時候只是增加多餘的篇幅負擔。

當然《查克史奈德之正義聯盟》還是有優點的,它終究是「更具觀賞價值」的那個版本;它維持著適切的幽默感,但不再有喬斯威登某些讓人詬病、如「你聞起來好香」之類的廉價笑哏;它的劇情堆疊更合乎情理,保證看不到屋頂搶匪戲、俄國家庭逃難戲這類多此一舉的鋪排;它對待角色的態度也更有誠意,荒原狼多了想要彌補過去叛變過錯的描寫,使這個免洗薄弱的反派「稍微沒那麼免洗」一些,而蝙蝠俠也終於不再是院線版當中會以拙劣的挑釁手段刻意激怒人、偶爾莫名迸出「我身體某個部位一定流血了」這種便宜俏皮話的人設崩壞樣。

(圖片來源:華納兄弟影業)

而最為明顯的落差,莫過於查克史奈德與喬斯威登各自的美學風格;兩版雖然皆有著厚重過頭的 CGI 虛擬感,但史奈德版的畫面色調更順眼、也更和諧;而動作場面的編排設計是史奈德的主場,這點也絕不會讓人失望,撇除前半段的幾場在長度拿捏上有些失衡,但愈至後段的動作戲都維持在往常的水準。史奈德版距離神作還很遙遠,但只要永遠有院線版當墊底,我相信大家普遍對史奈德版的印象絕對不會差到哪去?

史奈德版最大的缺陷,始終是導演的劇情組織性欠佳、對篇幅的控管過於任性,《蝙蝠俠對超人》長得破碎混亂,《查克史奈德之正義聯盟》則是沒有必要的長,它甚至沒有像《蝙蝠俠對超人》《超人:鋼鐵英雄》中的人神辯論這種需要花時間細述的主題,四小時因而更顯得笨重且空虛。《愛爾蘭人》三個多小時在幹嘛?它在講黑手黨殺手的一生。《魔戒三部曲:王者再臨》四個多小時在幹嘛?它在講中土世界各部族、各路英雄群起抵禦邪惡的最後一搏。《查克史奈德之正義聯盟》將近四小時在幹嘛?講六個人在短短幾天內迅速成團跟外星人搶方塊。

(圖片來源:華納兄弟影業)

你知道 131 分鐘的《國家寶藏》最原始的初剪差不多也有三四個小時嗎?你知道《復仇者聯盟》的初剪也是差不多這個長度嗎?它們都是經過最適度的取捨,才有現在我們看到這樣緊湊、順暢的最終版,而《查克史奈德之正義聯盟》給我的感覺就像在看一部電影的初剪。史奈德最近接受《紐約時報》採訪的時候曾說,在退出製作之前,他已替《正義聯盟》剪了十幾種片長的版本,各版片長涵蓋的範圍從兩個半小時到四、五個小時都有,我想那個我們沒機會一睹的兩個半鐘頭版,會是最「穠纖合度」的樣貌。


文::Jo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