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一時輸一世?東京居酒屋「自肅期間偷賣酒」爽賺,解封後「營業額雪崩」遭全面排擠

日本的疫情情況可說是一波三折,而對於愛喝酒的食客來說,最難熬的或許是晚上不再能盡情在居酒屋喝酒。先前在緊急事態宣言的同時,飲食業也都被要求自肅,包括縮短營業時間、限制提供酒類等等,為的就是不要讓大家深夜繼續群聚。

不過,日本人雖然聽到「要求自肅」,就多半都會乖乖依照政府指示做事,但既然說是自肅,若是餐廳真的要硬來,的確也沒有罰則可管......

東京一間居酒屋的老闆「A先生」,就是一位「偷偷照常經營」的業主,如今緊急事態宣言,他的生意一落千丈,他匿名接受日本《日刊SPA!》的訪問,大吐苦水。

「那時候我們無視自肅要求,直到深夜1點都還繼續營業、也會提供酒類。這麼做的理由是因為,只靠配合自肅拿到的協力金實在活不下去......。」

「商店街裡大多數的店都乖乖自肅,縮短營業時間了,但那是因為他們大多數都是自宅兼店鋪的小規模飲食店,房租或貸款高不到哪裡去,都是『拿了協力金的話大概總之還有辦法撐得住』的店家。」

「我這邊向銀行跟家裡都借了錢,所以我決定要開店賣酒,9月那時候的生意非常好,甚至打破了以往的營業額,店從下午5點開始營業,一直都是座無虛席」。

但是好景不常(?),靠著幾乎等同偷吃步的營業方法,到了緊急事態宣言解除後,這間居酒屋的生意卻一落千丈......

「之前常來的客人,都說要回去以前習慣但去不了的店喝,也幾乎不再有人打電話來預約或問有沒有位子。」

深夜偷賣酒帶來的高營業額,看來就像泡沫一樣,很快就結束了。此外,當地社區、商店街也有傳來對這些店家不滿的聲音,最後幾乎形成像是日本古早「村八分」的情況。

「就算跟附近的店主打招呼,對方也不太理會。或是跟以前感情不錯的店主打招呼,閒聊說『宣言終於解除了呢~』,對方也只會說『但你那邊應該還好吧?我看你趁這段時間賺得挺多的?』這樣反酸。」

據說,也有些顧客會認為這些偷吃步營業的店家「製造太多密集接觸,感覺很危險又不衛生」,各式各樣的因素集合在一起,導致了這些店家反而更難存活。

或許可以說,在這種疫情期間,不管是做什麼生意,有時候還是要顧及一下整體的情況呀......?

新聞來源: nikkan-s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