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演《蜘蛛人:驚奇再起》讓安德魯加菲爾德心碎,稱金錢腐化了所有一切

圖/索尼影業

憑藉在 2021 年兩個有望在獎季中有所斬獲的作品——《愛情昏迷中》(The Big Sick)導演麥可休瓦特(Michael Showalter)執導的全新傳記電影《譚咪費的雙眼》(The Eyes of Tammy Faye)和林曼努爾米蘭達(Lin-Manuel Miranda)的導演處女作《倒數時刻》(Tick, Tick... Boom!)——安德魯加菲爾德(Andrew Garfield)又獲得更多大眾關注。然而,自 2012 年出演《蜘蛛人:驚奇再起》(The Amazing Spider-Man)後,還是許多訪問他的人會想問他關於那時候發生的事情。

在接受《衛報》採訪時,安德魯加菲爾德將他在當友好鄰居英雄的時期稱為「一記令人疼痛的沈重醒鐘」,他若有感觸的說自己在經歷過那段時光後對整個電影圈生態有點心碎了。

圖/Evening Standard

「我從一個天真的男孩一夕之間變成了成人,我怎麼能以為這會是一次純粹的拍戲經驗?」他發出乾巴巴、了無生氣的笑聲。「很多人砸了近億美元來冒險,而這也是整個項目前進的唯一動力。那次經驗對我來說是一記令人疼痛的沈重醒鐘。」

安德魯繼續說道:「聖地亞哥動漫節中,到處都是對角色充滿熱情的男女,他們與角色之間仍舊透過一些很純粹的事物相連。而一旦當你加入銷售端,將這些東西與商業行為掛勾時,突然間重點就不會再是這些角色的靈魂,而是各種能夠確保賺更多錢的保證。在這些文化中產生的所有問題上都令人心碎,金錢腐化了我們所有人,更會讓我們即將死去的可怕社會崩潰。」

雖然他很快的笑著說自己只是在瞎說,整個社會還要好多年後才可能變得那麼慘,但安德魯加菲爾德也不是第一次談到他對好萊塢的幻滅。在 2016 年與金獎演員艾美亞當斯(Amy Adams)的對談中,他就已經透露出自己因《蜘蛛人:驚奇再起》而發現的問題。「年紀輕輕就踏入這種機械式的體制中視相當危險的。那時的我還足夠年輕,還可以與這種美國企業體系的價值觀抗爭。而這整個體系說實在的,就是一個巨型的聯合企業。」

新聞來源: The Guardian Varie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