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騎士》大結局13個彩蛋與細節整理:阿米特與孔蘇的最終決戰!導演居然當眾殺了製作人?


1. The End 
本集片頭音樂是由 50年代音樂家 Earl Grant 的歌曲《The End》歌詞中講道「在彩虹的盡頭」、「我們的愛是寶藏」、「我們的愛會持續到盡頭」象徵馬克、史蒂芬儘管已經死了,依然可以重修舊好。


2. 阿米特 
我們介紹過「阿米特」在埃及神話是鱷魚頭造型 ,因此當阿米特正式被亞瑟召喚出原形,外觀就是沿用神話造型。另外在《月光騎士》漫畫裡,阿米特也是鱷魚頭的造型。


3. 重修舊好 
馬克在沙漠中將史蒂芬救活,兩人重修相擁。這個畫面還原《月光騎士》#9 漫畫中在精神病院裡的場景。


4. 導演審判製作人 
當阿米特的信徒開始在街上大肆「審判」路人時,其中一個信徒是由導演 Mohamed Diab 親自客串,而他審判的對象,居然是本片的執行製作人 Grant Curtis。也算是個蠻惡趣味的安排啊~


5. 腥紅聖甲蟲
前幾集陸續透過彩蛋埋下「腥紅聖甲蟲」的伏筆,果不其然地,萊拉在最終回成為「腥紅聖甲蟲」與月光騎士一同對抗亞瑟哈洛。這個造型設計則是源自於埃及最重要的女神「伊西斯」(Isis)也是神話中的九柱神之一。


6. 埃及的超級英雄
今年稍早導演 Mohamed Diab 就曾批評《神力女超人1984》把埃及人和開羅描繪得極不真實,加劇了「埃及還停留在中世紀」的刻板印象。 因此來到《月光騎士》中,導演將活躍、現代化的埃及展現給全世界。而且讓一位真正的埃及裔演員 May El Calamawy 來飾演「埃及的超級英雄」。


7. 血腳印
「精神病院」的幻境裡,亞瑟醫生不曉得為什麼自己的腳在流血,呼應了現實世界中他在自己鞋底放玻璃碎片的習慣。這意味著如今他已不受到阿米特的庇佑。


8. 兩隻金魚 
回到史蒂芬的住處,象徵著史蒂芬和馬克可以和平共用一個身體,魚缸裡也出現了第二隻金魚。


只不過,他們還是決定把腳綁住,並在床的周圍鋪上沙子,因為他們心裡都知道,還有一個神秘的第三個人格。


9.  醫院 
片尾片段中,亞瑟哈洛正在一家名為Sienkiewicz Hospital的醫院裡,這個名字致敬了1980年代《月光騎士》的編輯之一 Bill Sienkiewicz,他也為《新變種人》等漫畫設計封面。

Bill Sienkiewicz 與他所繪製的《月光騎士》漫畫封面 Image credit:IrancartoonAbeBooks


10. 征服者康 
當神秘人士將亞瑟哈洛帶走同時,經過了某一處再度出現了QR Code,如果你掃描進去的話,這次會帶你看到《月光騎士》月刊,而這一期中月光騎士對上的是即將在《蟻人3》正式登場的「征服者康」!


11. 西裝孔蘇 亞瑟被帶到一台豪華轎車上,看見了身穿西裝的孔蘇。這個造型源自於《月光騎士》漫畫中。


12. Jake Lockley 
孔蘇介紹了他的秘密武器,也就是神秘的暴力第三人格:計程車司機 Jake Lockley。 很顯然孔蘇一開始就知道第三人格的存在,假意與馬克/史提芬交易,利用這個漏洞繼續讓馬克/史提芬成為他的使者。

另外,這台轎車的外型和車牌,直接取自於漫畫中身為富翁的史蒂芬的座車。


13. 番外篇:浩克與綠惡魔的客串?
在本劇於布達佩斯進行拍攝時,兩位漫威宇宙的正反派也出現在現場:「浩克」馬克魯法洛與「綠惡魔」威廉達佛。 馬克魯法洛被發現與奧斯卡伊薩克下榻同一個飯店,於是被認為會客串《月光騎士》召集新血,就像在《尚氣與十環傳奇》片尾一樣。

當時馬克魯法洛也推文稱:「身為一個要為第四階段負責任的人,我不敢透露太多,我學怕了。」被認為在賣關子。

此外,「綠惡魔」威廉達佛更是直接在亞瑟信徒的村莊片場出沒,和奧斯卡伊薩克、伊森霍克比出“親切”的手勢合影。

不過最終答案揭曉,原來「浩克」和「綠惡魔」並沒有要在《月光騎士》現身,而是兩人正在同一區域拍攝小說改編電影《The Poor Thing》。順道一提,「關史黛西」演員艾瑪史東也會在這部電影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