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戰士:掠奪者》的遺珠之憾!異形女主角雷普利原本將跨界登場?

算起來,《終極戰士:掠奪者》(The Predator,2018)已經是三年前的電影了,但即便獲得的評價兩極,這部作品仍有著許多值得深入探索的內容。

大家比較知道的是,本片有經過大幅度修改,甚至曾進行為期兩週的重拍,最終結果是,兩名「使者終極戰士」(Emissary Predator)的戲份被刪光,曾於劇照曝光的主角群與阿終一起坐在裝甲車上,看似聯手抗敵的橋段也不存在正片之中(但預告片疑似有採用)。與導演共同執筆劇本的 Fred Dekker 曾提過原本的安排是終極戰士船上莢艙中有著許多 DNA 混合生物,而反派阿終釋放了牠們,一場裝甲車追逐戰就此展開,也就是本片後段的高潮戲。

較少人知的是,本片結局,也就是我們在大銀幕上看到的「終極戰士殺手裝甲」外,同時也存在其他的備案版本。網站 AvPGalaxy 於今年 4 月 30 日刊出了一則專訪,內容是對演員 Breanna Watkins 的訪談,她於掠奪者的另外兩個備案結局中分別飾演了「愛倫雷普利」(Ellen Ripley)與「紐特」(Rebecca "Newt" Jorden)。

無須贅述,昔日由雪歌妮薇佛(Sigourney Weaver)所飾演的雷普利是耳熟能詳的經典角色,異形系列(Alien)的第一女主角。至於紐特,則是於《異形續集》(Aliens,1986)登場的小女孩,她是 LV-426 殖民地唯一的生還者,劇中的定位如同雷普利的義女。遺憾的是,在《異形 3》(Alien 3,1992)的開場,觀眾就見到紐特因事故而死,雷普利也「再次」失去女兒而陷入了悲痛。回到《終極戰士:掠奪者》的備案結局,今天由 Breanna Watkins 所飾演的顯然是個「成年版」的紐特,這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先講兩個結局版本的共通點,就是當眾人打開了莢艙,出現在眼前的是個頭戴呼吸面罩,看似冬眠的女子。該面罩造型是仿異形幼蟲「抱臉體」(Facehugger)的設計,上頭還有著萬惡企業「緯崙湯谷」(Weyland-Yutani) 的標誌。不同點是雷普利的版本是一直躺著沒有露臉,藉胸前的名牌提示觀眾她的身分,而紐特版則有脫去面罩,並起身對房內眾人提出「警告」。根據 Breanna Watkins 受訪所言,她本身就是個異形與阿終的粉絲,還養了隻取名「紐特」的豹紋壁虎。

在拍攝前的會議中,Breanna Watkins 就被導演與製片告知會有幾個備案結局,她參與的是其中的兩個。當然,她同時也被告知這兩個版本各自的背景故事,深入解釋了這兩個角色為何會出現,然而考量製作方可能還會將之運用在別的作品中,Watkins 選擇語帶保留,僅透露涉及了「時光旅行」、「複製人」以及「基因工程」。這並不意外,畢竟這牽涉到一個已死的角色,且終極戰士系列是發生在現代,異形系列則是發生在未來的故事,而她也證實了無論雷普利或紐特,都是在試圖扭轉日後終極戰士與異形「兩者」將造成的災難。

Breanna Watkins 的戲份花上了兩三天拍攝完畢,也討論了紐特這個歸來的角色於日後新電影發展的潛力,但最終,無論哪個版本的結局都沒有被使用。這之中的理由 Fred Dekker 解釋過,其一是雪歌妮薇佛本人不希望確立雷普利的任何未來,其二則是 Dekker 擔心觀眾不記得紐特,覺得這個角色要作為異形系列的代表,份量還不太足夠。在上映前,Breanna Watkins 就被告知了這個壞消息,她本人雖然感到失望,但也能理解劇組的決定。

雖然,自 1989 年異形與終極戰士在漫畫中首度展開對決,到 2004 年正式在大銀幕上互鬥,至今兩者已交手無數,幾乎被視為同一宇宙的產物,但要說同一人物在電影中跨界登場,還真是史上頭一遭。假若當初真的採用這結局,無論是雷普利或是紐特的版本,話題性肯定會在粉絲圈掀起一波巨浪,對於整個系列日後的發展也無疑將造成深遠的影響,只能說真是可惜了。

圖片版權:二十世紀影業

新聞來源: AvPGalaxy Colli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