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專欄】《疾厄》:驚悚大師的榮耀歸來,溫子仁式的義大利鉛黃電影致敬

(圖片來源:華納兄弟影業)

熟悉的溫子仁回來了!這才是我要的溫子仁!近年晉升大牌製片人的溫導,心力要非投注在一檔又一檔的監製項目,就是加入《玩命關頭》系列和 DC 電影宇宙打打工,累積製作大片的經驗值,《疾厄》只是他難得百忙之中抽空孵育的「小品」,但精采程度卻遠比遠勝過他那些打工習作、和那一狗票掛名監製的劣質恐怖片。《玩命關頭7》《水行俠》那種制式化、缺乏個性的億萬製作,導演位置任誰皆可替代上任,但只有《疾厄》這樣無拘無束的沙盒,才能彰顯溫子仁作為一名創作者的價值。

許久沒碰恐怖片的溫子仁,彷彿悶壞餓壞似的,在《疾厄》簡直是油門催到底,將他過往熟稔的元素和手法一股作氣推向極致。這現象有好有壞;壞的部份是,常拍親情戲的他,這次處理得有些失準,沒有保留足夠的喘息空間在細節裡耐心堆砌角色之間的溫度和緊密度,導致某些本該感人的高潮點,反而顯得俗氣到有點尷尬,抑或情緒出不來,就好比菜還沒熟,餐廳就急著端上桌了。但好的部份是,溫子仁所有技術面的優勢和類型選擇上的偏好,也被相對的放大。

(圖片來源:華納兄弟影業)

溫導超愛一鏡到底,這次他就給你滿滿的一鏡到底,而且是各種視角、各種動線都盡可能地玩一遍給你看,招數百出;你喜歡《奪魂鋸》《非法制裁》那粗暴乾脆的私刑和復仇嗎?溫導不僅重現,更端出了「更奇幻」、更花俏的規格;你喜歡《厲陰宅》《陰兒房》那循序漸進的鬼屋式嚇人技法嗎?這次他為您奉上節奏加快、但絕不減料的更新版本。你愛看《奪魂鋸》系列一連串大肆血洗的弒警情節嗎?溫導也一併再加碼搬演一回。

《疾厄》亦可說是溫導繼《奪魂鋸》後懸疑性最強、最讓人摸不著頭緒的一部,約莫要進展到中後段,你才會理解劇情大致的輪廓,前面你完全不會明白這部電影到底在玩什麼花樣,直到真相逐漸浮上檯面,你才會驚覺原本看似零散的線索、角色關係和故事線,實則全是環環相扣。《疾厄》絕非如《厲陰宅》是一部早在你進場之前便對劇情已有基礎認知的傳統鬼屋電影,《疾厄》在任何宣傳素材裡透露的訊息僅僅是冰山一角,特地預留了大量驚喜。

(圖片來源:華納兄弟影業)

溫子仁形容,《疾厄》是他個人「對義大利鉛黃電影的詮釋」,《疾厄》結合了偵探犯罪、心理驚悚、砍殺類型、且夾帶著幾近玄幻的超自然謎團,確實符合鉛黃電影的要件。其餘諸多鉛黃電影的標誌性特色,如:身分神秘的變態殺手、霓虹的打燈、鋒利的凶器、作案的黑手套、精神不穩的主角往往懷著難以抹去的創傷、目睹犯罪的證詞經常不被警方採信等等,神出鬼沒的「蓋博瑞」行兇時的黑衣造型,尤其是對此類型的殺手形象最顯著的致敬。《疾厄》不僅具備所有成為鉛黃電影的條件,同時還追加了一些超乎預期的翻轉。

如果精神不穩的殺手,和精神不穩的女主角其實是同一人呢?是,已有諸多人格分裂題材的驚悚片提出過這個質問,但《疾厄》嘗試作出不同的回答,而且這個回答已經超出「靈異」的範疇,這個回答,最後甚至還讓電影在後半段逐漸「突變」成武打戲爽到翻天的動作片,包準看得目瞪口呆。有趣的是,《疾厄》亦為一次《厲陰宅》宇宙的小型「女主角」歡聚會,《安娜貝爾》的安娜貝爾華麗絲、《安娜貝爾回家囉》的麥肯娜葛瑞絲、《厲陰宅 2》的麥迪森沃菲,全都在戲中扮演和彼此「血脈相連」的角色。在這宛如溫子仁集大成之作的《疾厄》裡匯集這群舊作女主角,也算別有一番意義。

(圖片來源:華納兄弟影業)

總體來說,我很愛《疾厄》,唯獨某幾場戲(包含姊妹的親情戲)「疑似」刻意營造的廉價感較難接受(會說疑似,是因為某幾段的對白和表演方式真的有戲謔成份),而這廉價感很大部份也來自於溫子仁的御用配樂家喬瑟夫畢夏拉的編曲,此次的配樂異常地刺耳、異常地大聲、異常地浮誇,有好幾次都快覺得我的耳膜已經受損(XD),但這可能也是基於對鉛黃電影的效仿,有些此類型的作品確實常夾雜著刺耳、不舒服的配樂,只不過這招套用在《疾厄》,我無法確定是否合適、是否協調,但單就我而言,我是覺得玩得有點過火。

總之,還是很推《疾厄》,恐怖類型才是溫子仁的本命,如果跑去導商業大片就只能拍出《玩命關頭7》或《水行俠》這種看起來像交差的作業,那不如多將時間花在最初孵育你的根源吧。


文:Jo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