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止月光騎士! 盤點那些多重人格的超級英雄

圖/Marvel Comics

Disney+最新漫威超級英雄影集《月光騎士》 (Moon Knight)終於在上週三上線啦!擁有多重人格的「月光騎士」馬克·史貝特/史蒂芬‧葛蘭特/傑克‧洛克利在劇中展現人格切換的方式實在是一絕呢。即使在美漫當中,多重人格角色也是相當的稀有,今天我們就來看看漫威漫畫當中有哪些著名的多重人格超級英雄吧!~


1. 大群(Legion)/大衛‧哈勒(David Haller)
大衛‧哈勒,一位奧米加級(Omega-Level)變種人,是X教授與以色列外交官Gabrielle Haller的兒子,但是起初他並不知道大衛的存在。一開始大衛並沒有超能力,直到一次在巴黎時他的養父被恐怖分子殺害才終於爆發開來,殺死了所有襲擊者,並將首領傑米爾‧卡拉米吸收進了自己的心靈空間之中。後來大衛被送到穆耳島(Muir)上交給X教授的朋友科學家莫伊拉‧瑪塔格(Moira MacTaggert)照顧,才開始展現出了多重人格與隨之而來的眾多超能力。

除了將身邊死去的人的意識吸收進自己的心靈之中,他也經常自行產生新的人格與附帶的超能力,因此他很可能具有世界上所有種類的超能力,但眾多的人格也對他的精神造成了巨大的壓力。變種人科學家天譴博士(Doctor Nemesis)曾經與神奇先生一起為大衛開發過一個腕帶,使他能夠透過輸入特定的數字來選擇要顯現的超能力。本人更是自稱體內有超過200種奧米加級的超能力。

▼大群當中的很多人格甚至連人形都沒有。 Image credit:Comicnewbies

傑米爾‧卡拉米(Jemail Karami)、傑克‧韋恩(Jack Wayne)、辛迪(Cyndi)
這三人是大衛最早得到的三個人格,其中傑米爾是因為死在大衛身旁才被吸收進去,而探險家傑克和叛逆少女辛迪則是完全由大衛產生的。長時間待在大衛的心靈之中使得身為原恐怖分子的傑米爾開始同情他,因此希望能夠治癒大衛破碎的心靈,卻遭到傑克和辛迪的反對,後來在X教授和「新變種人」(New Mutants)們的協助之下才擊敗兩者。他們的超能力分別是心靈感應、念動力和操火能力。


德爾菲(Delphic)、冥河(Styx)、時間槽(Time-Sink)、血腥畫面(Bleeding Image)、連鎖(Chain)、終局(Endgame)、陽光蘇珊(Susan in Sunshine)
在大事件《X紀元》(Age of X)結束後,變種人們安全回到正史宇宙,大群卻發現有幾個人格從心靈空間之中消失了。為了找到這些人格,他調用出藍色皮膚、能夠回答三個問題的德爾菲,發現以冥河為首的六個人格獲得了實體並逃亡到了歐洲。冥河綁架X教授試圖要獲得大群體內的現實修改能力以成為神,卻被大群與小淘氣(Rogue)聯手擊敗,重新吸收回體內。

至於這些人格的能力:冥河能夠吞噬靈魂;時間槽能夠玩弄時間;血腥畫面可以將自身的傷害延伸到他人;連鎖可以藉由碰觸同化目標;終局是一架強大的裝甲(或其實是穿著裝甲的人);陽光蘇珊能夠操控他人的情感。眾人都能具有遮蔽X教授心靈感應的強大護盾。

除此之外,在大群之中還有如編織者(The Weaver)、小丑(The Clown)、羅盤玫瑰(Compass Rose)、非牛頓安妮(Non-Newtonian Annie)、皮膚匠(Skinsmith)、摺紙人(Origamist)等等數也數不清的次要人格,各自擁有不同的強大超能力和特異的外型。

▼2017年FX電視台曾經拍攝真人影集《變種軍團》,由英國男演員丹」·史蒂文斯(Dan Stevens)領銜主演。 Image credit:Polygon


2. 天使(Angel)/沃倫‧沃辛頓三世(Warren Worthington III)
沃倫出身於富豪之家,出生時就被發現肩胛骨的異狀,變種能力觸發之後也如此長出了一對美麗的天使羽翼。即使如此,畏懼變種人的人們還是把天使形象的他貶低成魔鬼之子。在獨立進行超級英雄活動一陣子後,與獨眼龍等人一起在X教授的召集之下成為了初代的X戰警之一。

在一次反變種人勢力策畫的暗殺之後,大家原本以為沃倫死於飛機爆炸,但是他其實是被天啟(Apocalypse)給傳送到自己的飛船當中進行改造與洗腦,把沃倫從「天使」(Angel)變成了強大又兇殘的「大天使」(Archangel),作為自己的新任「死亡騎士」(Horseman of Death)。即使成功回到了英雄一方後,沃倫也時時必須與大天使的人格鬥爭。

後來大天使在天啟的「死亡種子(Death Seed)」的影響之下逐漸轉變成「黑暗天使」(Dark Angel),天啟的繼承人;X特攻隊(X-Force)最後成功以天神族的「生命種子(Life Seed)」消除了大天使的人格,卻也把天使給一起消除掉,而讓沃倫變成了全新的第三個人格;後來他更在X教授的協助之下開始能夠隨心所欲使用大天使的力量而不會失控。

除了超音速飛行能力以外,大天使還能夠發射鋒利的金屬羽毛以及擁有一定程度的再生能力。

▼大天使/黑暗天使。 Image credit:Marvel

▼《X戰警:最後戰役》的天使是由Ben Foster所飾演;《X戰警:天啟》的天使則是由Ben Hardy所飾演。 Image credit:Marvel Movie Fandom


3. 蟻人(Ant-Man)/漢克‧皮姆(Hank Pym)
漢克‧皮姆是地球上最聰明的人類之一,精通生化、昆蟲學、機器人學和工程學等眾多領域,被稱為地球的「至尊科學家」。他最重大的發現是「皮姆粒子」(Pym Particles),讓他成為能夠伸縮自如的超級英雄「蟻人」,他的妻子珍妮特‧范‧戴因(Janet Van Dyne)則成為「黃蜂女」(Wasp),兩人更一起成為了「復仇者」(Avengers)的創始成員。

▼皮姆的眾多超級英雄身分,以及他最後悔的發明——奧創。 Image credit:medium

但是在多年來沒有更厲害的科學發現、身為超級英雄占用他太多時間、意外創造出復仇者最強大敵人之一的人工智慧「奧創」(Ultron)、家庭的經濟完全由身為國際級時裝設計師的珍妮特支持等多方精神重壓之下,漢克長出了第二個人格並自稱「黃蜂俠」(Yellowjacket),變得暴躁和惡劣,開始對珍妮特各種言語和肢體暴力,以至於最後兩人婚姻的結束,他也因為過於暴力和試圖欺騙隊友而被逐出復仇者。

▼著名的「家暴俠」梗圖正是由此而來。 Image credit:Screen Rant

▼2008年的電影《蟻人》,將「黃蜂俠」改成了新角色達倫·克羅斯。 劇情中段達倫質問漢克為何挑選了他又捨棄他,漢克回答『因為我看到太多的自己』,這一段劇情就是呼應了原作設定。 Image credit:Disney+


4. 哨兵(Sentry)/羅伯特‧雷諾斯(Robert Reynolds)
羅伯特原本只是一個普通的毒蟲,卻在誤入一個試圖複製美國隊長的超級士兵血清的實驗室後喝下了某樣實驗品,並因此成為了擁有與百萬顆恆星爆炸威力相等的力量的超級英雄,自稱「哨兵」,並在驚奇四超人(Fantastic Four)開啟了如今的超級英雄時代以前便開始行俠仗義。但是,隨著強大力量而來的並不是重大責任,而是一個無比邪惡的古老靈體「虛無」(The Void):它附身在哨兵的身上,成為他負面情感的化身,並開始屠殺曼哈頓的無辜民眾。

▼正常的哨兵型態。 Image credit:Marvel Fandom

為了阻止它的暴行,哨兵聯合神奇先生(Mr. Fantastic)和奇異博士(Doctor Strange)創造了一個裝置,將「哨兵」的存在從地球上所有人(包括羅伯特自己)的記憶中抹除掉,才終於讓虛無陷入休眠。直到後來他對於哨兵的記憶恢復,才終於又活躍在世界舞台上,並先後加入了東尼‧史塔克的「新復仇者」(New Avengers)和諾曼‧奧斯朋的「黑暗復仇者」(Dark Avengers)。

每當他過度使用力量,便有失去控制變身虛無的可能,羅伯特經常為此感到相當恐懼,每分每秒都必須與這個心中的惡魔鬥爭。但是,早在他得到哨兵血清以前,羅伯特其實就已經被診斷患有精神分裂、焦慮與廣場恐懼症等多項精神疾病。

作為哨兵,他擁有足以與綠殤浩克單挑,無比強大的超人體能、無窮的壽命,還能夠操縱原子、光芒與黑暗。

▼顯現出來的虛無。 Image credit:Marvel Fandom


5. 極光(Aurora)/珍妮-瑪莉‧博比爾(Jeanne-Marie Beaubier)
珍-瑪莉與自己的雙胞胎兄弟尚-保羅(Jean-Paul)是一對出生在加拿大的變種人兄妹,在父母死於車禍意外後被獨自送到了教會的女子學校養育。原本在壓力之下打算自盡的她意外發現了自己具有飛行的超能力,卻被教會當成異端來虐待與迫害,也因此分裂成了內向溫和的「珍-瑪莉」以及外向不羈的「極光」這兩個厭惡彼此的人格。

離開學校之後,珍-瑪莉很快便加入了加拿大超級英雄隊伍「阿爾法飛行隊」(Alpha Flight)與哥哥重聚,後來更先後成為武器X計畫(Weapon X)、X戰警和X因子(X-Factor)的成員。 

▼極光與她在阿爾法飛行隊時的隊友/男朋友,變種人「野童」(Wild Child)。 Image credit:Marvel Fandom

除了飛行的能力,珍-瑪莉的變種能力還包括放出強光以及極高的速度,理論上甚至能夠以99%的光速移動,但是會對自己的身體和周遭環境造成嚴重的破壞;雙胞胎在一起的時候,兩人還會變得更強。除此之外,珍-瑪莉還能自行創造其他的人格來與極光對抗。


6. 浩克(Hulk)/布魯斯‧班納博士(Dr. Bruce Banner)
布魯斯‧班納是一位理論物理學家,專長是核子物理和伽馬輻射方面的研究。他從小在一個可怕的家庭裡長大,自己和母親都經常被父親布萊恩‧班納(Brian Banner)家暴,最後母親甚至被父親給殺死;這一串經歷對他的心靈造成了嚴重的傷害,導致他年幼時就出現了多重人格的症狀,後來他更在一場爭執中意外殺死了父親。

後來,他被美國陸軍的羅斯將軍(General Ross)招募去開發一枚伽馬炸彈,但是在測試時所發生的意外導致他從此在憤怒的時候就會變身成為綠色的巨型怪物「浩克」,也因此能夠將他的許多人格展現出來。在逃亡生涯中,他意外成為了「復仇者(Avengers)」和「捍衛者(Defenders)」這兩支超級英雄團隊的創始人之一。


野蠻浩克(Savage Hulk)
這個人格是最主要和經典的浩克,在布魯斯六歲的時候就因為被父親家暴的緣故而誕生,但是直到伽馬意外後才得以真正顯現。他是班納身為孩子的那一面,也只有孩子般的智力,但是因為被家暴的創傷而是班納無窮無盡的力量來源——他越生氣就會變得越強壯。他經常告訴他人希望他們離他遠一點,但是其實他就像任何天真無邪的孩子一樣希望得到他人的友誼和關愛,然而多數人看到他的反應都是逃跑或是攻擊,即使浩克並不能理解他們這麼做的原因。


灰浩克/喬‧菲希特(Gray Hulk/Joe Fixit)
灰浩克是班納的青少年人格。在拉斯維加斯的期間,他化名喬‧菲希特擔任當地賭場的保鑣,因為他的體型與外貌比起其他人格要更接近正常的人類。他的智商是普通人水準,但是比起布魯斯要多了奸詐與狡猾的一面;於此同時,他也是主要的浩克人格當中力量最為弱小的一位,直到他後來接受了宇宙射線(Cosmic Ray)的照射而變成更為強大的紅浩克外型。

▼浩克首次出現於1962年的《The Incredible Hulk》第一期,最初登場的浩克就是灰色,而不是我們所熟知的綠色,那是因為最初浩克就是被設定為灰色,後來才改為綠色,也因此之後又追加了灰浩克的設定。 Image credit:The Fanboy SEO


惡魔浩克(Devil Hulk)
這個人格是班納心目中那個會保護他的父親形象,由於從小就在施虐中長大,因此班納心中的愛總是與痛苦相連,才導致惡魔浩克的形象變成這種怪物般的外貌。他是常駐人格當中最強大的一位,通常只會在晚上現身,並且會對隨意傷害他人的人降下懲罰。與其他人格不同,他對於待在腦海中心甘情願,並且一心一意地想著要保護班納。


綠殤(Green Scar)/世界毀滅者(Worldbreaker)
在《浩克星球》(Planet Hulk)的結局,失去妻兒的憤怒使得布魯斯變得前所未有地強大,化身為全新的「綠殤」人格前往地球復仇。除了基礎力量變得更強,現在他還能抵擋許多在其他人格時無法應付的攻擊,還精通各種武器的使用,變得更加危險,甚至還能與班納達成合作以對付需要以智慧取勝的敵人,或是抵擋X教授的精神攻擊。若是他沒有讓哨兵阻止自己,他最終將會化身世界毀滅者並直接將整個星球打成兩半。

▼《雷神索爾3:諸神黃昏》的角鬥士浩克造型,就是致敬《浩克星球》的浩克。 Image credit:Twitter


浩克教授(Professor Hulk)
教授是布魯斯、野蠻浩克和灰浩克的集合體,在保有高智商的情況下同時擁有更為強大的力量,還有一張較為接近人類的臉。他是班納心中那個理想的自己。弱點在於若是憤怒到了要暴走的程度,就會觸發安全閥而變回人形,卻同時有著野蠻浩克的心智。後來這個人格長期陷入了休眠當中。

▼《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的布魯斯班納,與浩克教授相似,能夠同時擁有布魯斯心智以及浩克體能。 Image credit:Polygon


綠博士(Doc Green)
在一次聖盾兄弟會(The Brotherhood of Shield)的暗殺行動後,鋼鐵人為了救布魯斯的命而對他使用了絕境病毒(Extremis Virus),使他在浩克型態下得到了高度的智慧;後來又因為一場誤會而使布魯斯調整了絕境病毒的配方,重新施打在自己身上而導致了新的、更聰明的人格「綠博士」的誕生。後來由於沒有繼續使用病毒,他逐漸回復到了普通的野蠻浩克狀態。


克浩(Kluh)
克浩的誕生源自於一道反轉的魔法咒語,自稱為「浩克的浩克」,擁有與其他浩克相當不同的造型。克浩具有正常人類的智力水準以及比野蠻浩克更強大的力量,噬血成性,似乎還會吃人。在那道咒語被解除之後便再也沒有出現過了。


大師(Maestro)
這個人格來自一個核戰後的平行未來世界,結合了布魯斯的智商和浩克的力量,變得冷血無情且不在乎人命。他打敗了統治「反烏托邦」的海克力斯(Hercules),成為新任的統治者,自稱為「大師」。浩克教授曾經被送往未來去與他戰鬥,卻被大師輕易預測了每一步的動作而被擊敗;最後大師被時間機器送往當初那場意外讓浩克誕生的實驗而被伽馬炸彈殺死。

根據現代的班納推測,要是他選擇繼續以絕境病毒保持綠博士的人格的話,很可能最後就會導致大師的誕生。


文:瑪瑟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