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數《蝙蝠俠》電影那些你也許不知道的設定秘辛!

由麥特‧李維斯(Matt Reeves)執導,羅伯‧派汀森(Robert Pattinson)、柔伊.克拉維茲(Zoë Kravitz)、保羅‧迪諾(Paul Dano)、約翰‧特托羅(John Turturro)等人主演的 DC 硬漢偵探英雄電影《蝙蝠俠》(The Batman),可以說是集過往蝙蝠俠各類作品(電影、動畫、影集、漫畫、電玩等)精華元素,混合黑色偵探電影風格的「真‧蝙蝠俠」電影。其中究竟有哪些出自漫畫原作或其它蝙蝠俠作品的秘辛? 看完電影若還意猶未盡,又可以去哪裡尋找高譚市腐敗、潮濕、卻又包含些許光明希望的複雜空氣呢?就讓這篇文章報乎你知!


一、人物與角色設定
1. 緘默(Hush)
《蝙蝠俠》電影裡一個極重要的轉折,便在於謎語人曝光韋恩家族的黑暗秘密:一名姓氏為「艾略特(Elliot)」的記者挖出韋恩夫人精神病史,並意圖將之在報紙上大書特書。布魯斯.韋恩的父親湯瑪斯為了保護妻子,在封口費沒辦法起作用後,湯瑪斯只好找上黑道帝王卡麥.法爾康,沒想到卻使記者艾略特死在法爾康的指令下。

Image credit:Screen Rant

而講到「艾略特」,就不得不提蝙蝠俠經典反派「緘默(Hush)」。緘默本名為湯瑪斯(湯米).艾略特(Thomas “Tommy” Elliot),跟布魯斯一樣也是豪門之後,是布魯斯的童年摯友。但湯米卻飽受父親虐待,因此設計使其雙親遭遇車禍好快速獲得家族遺產。父親雖然身亡,母親卻被醫生湯瑪斯.韋恩所救,韋恩家族因此被湯米.艾略特怨恨。

Image credit:Heroic Hollywood

之後湯米成為了世界級的外科醫生,甚至發現布魯斯.韋恩即是蝙蝠俠的秘密!湯米憑著對布魯斯的認識與恨意,化身為「緘默」,從此成為蝙蝠俠的重要對手之一。甚至曾經憑藉著精湛的整形技術,將自己整容成布魯斯.韋恩!《蝙蝠俠》導演麥特.李維斯,對緘默這個角色也非常感興趣。幸運的話,我們將有機會看到真人版的緘默登上大銀幕。

▼ 在黑暗多元宇宙中,失去雙親的布魯斯被艾略特家族收養,創傷反而因此惡化。其後成為復仇鬼「蝙蝠俠沉默者(Batman The Silenced)」(出自“Tales From the Dark Multiverse: Batman: Hush”)。 Image credit:Superhero Database


2. 謎語人與黃道帶殺手
雖然謎語人的本名,較為人所知的是愛德華.尼格瑪(Edward Nigma),但實際上他最早的姓名為愛德華.奈許頓(Edward Nashton),而為了和「謎題(enigma)」一詞更為靠近,才將自己的姓氏從奈許頓改為尼格瑪。

而《蝙蝠俠》電影裡的謎語人造型,和廣為流傳的圓禮帽配西裝的經典造型截然不同,反而從現實世界的連續殺人犯「黃道帶殺手(Zodiac Killer)」的扮相汲取靈感。


3. 彼得.薩維奇
作為腐敗高譚市象徵之一的警察局局長彼得.薩維奇(Peter Savage),是 1966 年蝙蝠俠影集的原創角色,不過當時由艾爾伯特.卡里爾演出的彼得.薩維奇並不是警察局局長,而是建立高譚市三大家族的名門貴冑彼特.薩維奇(Pete Savage)。


4. 朵莉

通常我們習慣的韋恩家族大宅,是布魯斯與忠心管家阿福.潘尼沃斯相依為命的避風港,不過這次《蝙蝠俠》電影裡多了一名照看布魯斯的原創角色──由珊德拉.狄金森(Sandra Dickinson)飾演的「朵莉(Dory)」,這名角色有可能是取材自 1964 年漫畫與曾在 1966 年登場的角色哈莉葉特.庫柏(Harriet Cooper),亦有可能是韋恩家族的醫生老友萊絲莉.湯普金斯(Leslie Thompkins)。

▼ 在電視影集《萬惡高譚市》中,莫蓮娜.芭卡琳演譯的萊絲莉.湯普金斯,不論戲裡戲外都和警察局局長詹姆斯.高登/演員班傑明.麥肯錫結為連理。 Image credit:ComicBook


5. 阿福.潘尼沃斯
如果對阿福.潘尼沃斯(Alfred Pennyworth)這個角色的背景有較多認識,近年來蠻常提到阿福具有軍事背景,像影集“Pennyworth”、漫畫新52時代都將SAS(Special Airforce Service/特種空勤團)置於阿福的人設當中,米高肯恩也把自己演的阿福想像成退役 SAS 士兵,《黑暗騎士》亦約略提及了Alfred的軍旅生涯。

有趣的是,《蝙蝠俠》裡的阿福可能並不只是 SAS,在協助布魯斯破解謎語人的密碼時,阿福提及自己在重溫回憶,這時用到了“Circus”一詞。在間諜小說大師約翰・勒卡雷筆下,「圓場/Circus」是小說裡英國祕密情報局/Secret Intelligence Service /SIS 的代稱。也就是說,安迪.瑟克斯(Andy Serkis)版的阿福可能還具有退役情報員的身分。

▼安迪.瑟克斯較為慓悍的外表,與《一號地球》版本的阿福相當接近。 Image credit:CBR


6. 羅賓是你?
曾在《泰坦》(Titans)演出「羅賓」提姆‧德雷克(Tim Drake)的演員傑伊‧呂庫戈(Jay Lycurgo),亦在《蝙蝠俠》擔任了一個小角色──一個保有善心的街頭小子,後續羅柏蝙蝠俠電影會不會再見到他的身影?

Image credit:Distractify

你覺得傑伊‧呂庫戈在這裡的角色是不是也是提姆‧德雷克呢?還是他是街頭出身的羅賓──傑森‧陶德(Jason Todd)?也說不定他會是「信標(Signal)」杜克‧湯瑪斯(Duke Thomas)?

▼杜克.湯瑪斯與蝙蝠俠亦是在《零年》初次會面,出自“Batman:Zero Year” Image credit:DC Comics

7. 小丑
在《蝙蝠俠》電影上映之前,曾在漫威電影《永恆族》(Eternals)出演的愛爾蘭演員貝瑞.柯根(Barry Keoghan),會在《蝙蝠俠》演出經典蝙蝠俠反派──「小丑(Joker)」的消息不脛而走。事實上,這個消息離真相並沒有太遙遠。

▼網友合成的小丑圖像。 Image credit:HOT MOVIES NEWS

根據訪談內容所述,導演麥特.李維斯認為貝瑞.柯根的角色,其概念是一個「將會成為小丑的人」,且已經和羅柏.派汀森蝙蝠俠發展出了某種程度的宿敵關係。在這個新的電影系列中,小丑將會為蝙蝠俠與高譚市帶來什麼樣的精彩戲碼,相當值得粉絲們期待。


二、Earth One/一號地球
雖說電影是以「蝙蝠俠:第一年(Batman:Year One)」出道不久的蝙蝠俠,或是謎語人為頭號大敵的新52時代故事「零年(Zero Year)」,以及《漫長的萬聖節》的詭譎城市為主要參考對象,但亦可以從《蝙蝠俠:一號地球》找到不少痕跡,像是這個故事裡 Bruce Wayne 的母系一脈為阿卡漢家族,且深受精神疾病困擾;謎語人是重要對手等等。

最重要的是,電影裡的關鍵場景同樣能在《蝙蝠俠:一號地球》找到呼應。電影裡,蝙蝠俠捨身用蝙蝠標砍斷高壓電纜、奮力拯救被困的民眾,並點燃火炬引領人群,可以說是《蝙蝠俠》的故事高潮,蝙蝠俠於此刻開始向英雄之道邁進。

▼出自“Batman:Earth One” 在《蝙蝠俠:一號地球》,蝙蝠俠同樣拼命阻止謎語人安裝在電車上的炸彈陷阱,向所有被困其中的民眾伸出援手。 Image credit:DC Comics


三、阿卡漢騎士
除了二刷電影之外,喜愛電影的觀眾要如何重溫那雨下不停的墮落城市氛圍呢?(這樣想來,前幾個禮拜雨下不停的台北其實很高譚呢)《阿卡漢騎士》絕對是你的最佳選擇,遊戲裡那對決稻草人與其它超級反派的時刻,也是個雨點不斷落下的夜。

▼出自“Batman:Arkham Knight”。 Image credit:GameSpot

如果想對決連續殺人犯那更不是問題,若要選出《阿卡漢騎士》最令人毛骨悚然的反派,應該不會是大 boss 稻草人,或是潛伏在蝙蝠俠內心的小丑,而是「豬面教授(Professor Pyg)」拉茲洛‧瓦倫汀(Lazlo Valentin)。拉茲洛無法接受人體的缺陷,便以「治療」為名、實際上以殘忍至極的手法將身障人士一一殺害,蝙蝠俠必須不斷比對各個受害者的特徵與資料,才得以將拉茲洛繩之以法,但在那之前已有數名受害者,命喪在豬面教授的手下。

▼豬面教授拉茲洛.瓦倫汀,出自“Batman:Arkham Knight” Image credit:GameSpot


四、淹沒高譚的洪水
謎語人在電影中的最後陷阱,便是指使追隨者槍擊高譚市市長的勝選典禮,以及引爆堤坊、水淹高譚市。在漫畫《零年》中,謎語人亦對高譚使出了水攻。

▼出自“Batman:Zero Year”。 Image credit:DC Comics


五、真.蝙蝠俠戰服
除了在劇情元素之上揉合了過往的蝙蝠俠作品,電影裡的蝙蝠俠戰服也具有同樣的傾向:胸甲與肩甲部分具有《阿卡漢騎士》裡的蝙蝠戰甲線條;衣領與面具縫線具有煤氣燈蝙蝠俠的風格。

▼(左)阿卡漢騎士的蝙蝠俠戰甲;(右)煤氣燈蝙蝠俠 Image credit:Prime Video


六、《蝙蝠俠》裡的階級鬥爭
相當有趣的是,近年來的幾部蝙蝠俠與其相關電影,似乎都無可避免地牽涉到了「階級」甚至是「階級鬥爭」的元素,「黑暗騎士:黎明升起(The Dark Knight Rises)」、「小丑(The Joker)」以及今年的「蝙蝠俠(The Batman)」是其中力道較強的作品。只能說蝙蝠俠的富二代身分,在創作上始終是無可避免、也是值得深入挖掘的劇情根源。
Image credit:IMDb

Image credit:IMDb


七、配樂曲名
1. Can’t Fight City Halloween
《蝙蝠俠》電影直接以「萬聖節」做開頭,呼應經典蝙蝠俠故事「漫長的萬聖節(The Long Halloween)」。在《漫長的萬聖節》的 13 回連載中,高譚市的各方勢力─黑道、反派、警方、檢察官─,外加硬漢偵探蝙蝠俠,以及每逢重大節日便出手殺人的「節日殺手」。在真相未明、各方算計的狡獪氛圍下,《漫長的萬聖節》刻劃了一座無法尋得信任的城市悲劇。

▼ “Batman:The Long Halloween”封面“Can’t Fight City Halloween”富有驚悚電影式的旋律風格,帶出街頭罪犯對蝙蝠俠的想像恐懼,最後再以蝙蝠俠自己的主題曲在樂音當中緩緩浮現,襯托復仇使者在暗夜緩步而出的心理壓迫。 Image credit:DC Database


2. It’s Raining Vengeance
羅柏蝙蝠俠在電影裡最著名的台詞,莫過於「我即復仇(I am vengeance.)」。取材自蝙蝠俠動畫系列(Batman:The Animated Series),由傳奇蝙蝠俠聲優──凱文‧康羅伊(Kevin Conroy)演譯的經典台詞「我即復仇,我為暗夜,我就是蝙蝠俠!(I am vengeance. I am the night. I am Batman.)」。在蝙蝠俠電玩遊戲「蝙蝠俠:阿卡漢騎士(Batman:Arkham Knight)」,亦可聽到凱文‧康羅伊以不同的語氣詮釋同一句台詞,不得不佩服他的精湛功力!

此外,以新世代風格重新敘寫的蝙蝠俠神話──「蝙蝠俠:一號地球(Batman:Earth One)」,亦出現了企鵝質問闖入者是誰、蝙蝠俠以「復仇」答之的橋段。

▼ 出自“Batman:Earth One”。 “It’s Raining Vengeance”旋律以蝙蝠俠的主題曲為基調,但在其中添加了更多不穩定的元素,正如蝙蝠俠看似冷硬的外表,其下卻隱藏著被壓抑的怒火。 Image credit:DC Comics


3.Escaped Crusader、World’s Worst Translator
蝙蝠俠有非常多別稱,除了因電影而廣為人知的「黑暗騎士(The Dark Knight)」,還被稱作「披風鬥士(The Caped Crusader)」、「世界最偉大偵探(World’s Greatest Detective)」。而在配樂曲名,則有點戲弄式地將之改成了「逃亡鬥士(Escaped Crusader)」與「世界最差勁譯者(World’s Worst Translator)」。

▼ 出自“Batman:The Animated Series” Image credit:La Cueva del Lobo


4. Riddles, Riddles Everywhere
這首曲子的名稱非常簡單,顧名思義即「處處都是謎題」,旋律亦包含了強烈的衝突感,看似平和的曲調卻不斷被狂躁、尖銳的音符所衝撞,容易令人想起保羅‧迪諾謎語人那令人戰慄的狂叫。

不過,講到“everywhere”一詞,那就不得不提到蝙蝠俠阿卡漢系列電玩,那惡名昭彰的「謎語人獎盃(Riddler Trophies)」。謎語人獎盃為阿卡漢系列的蒐集要素,必須解開謎語人的謎題與機關,才算破解謎語人的挑戰。

▼ 出自“Batman:Arkham Knight”。雖然謎題的設計與隱藏彩蛋、機關的巧思都非常有意思,但數量實在過於龐大,相信絕大部分玩家都很想對遊戲裡的謎語人來一次保羅‧迪諾式吼叫,讓他感受一下玩家們的惱怒。 Image credit:IGN


5. 額外加碼:貓女主題曲

貓女的主題曲,是以驚悚、壓力為主基調《蝙蝠俠》電影原聲帶中,少見的溫柔配樂,除了可以從中感受到貓女瑟琳娜‧凱爾(Selina Kyle)的魅惑柔情外,亦包含了些許酒吧氛圍、甚至是經典黑幫電影《教父》主題曲的些許影子,帶出電影裡貓女的複雜身世。

▼《蝙蝠俠》電影的貓女選角非常精彩(左:阿卡漢城市;中:《蝙蝠俠》;右:“Batman:Year 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