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柏赫德上證人席反擊:控強尼戴普「威脅要殺她」、在她下體搜古柯鹼、批她演戲像個婊子

(圖片來源:People)

強尼戴普(Johnny Depp)與前妻安柏赫德(Amber Heard)的家暴誹謗審判邁入第 14 天,在歷時超過三週之後,今日也終於改換赫德首次坐上證人席,提出她那方的觀點。

戴普與赫德最初是因為合作《醉後型男日記》(The Rum Diary)而相識,赫德回憶,她在 2008 年為本片試鏡時首次見到戴普,她那時便深受戴普的魅力吸引,也在交談之中發現雙方有許多共同興趣。進入拍攝期之後,戴普待她也十分體貼,也常有調情舉動;後來兩人假戲真做墜入愛河。但電影殺青之後,他們失聯了幾年的時間,直到宣傳期展開才又重聚,當時兩人都單身。

戴普對赫德透露,他那時其實已經和凡妮莎帕荷蒂(Vanessa Paradis)分手多年,只是為了保護年幼的孩子,他們都協議不公開消息。戴普向赫德強調,他們的關係必須保密,若是在媒體上曝光,外界會批評赫德是介入家庭的第三者,但事實上並非如此。

(圖片來源:Pinterest)

赫德描述,交往初期一切都很甜蜜,戴普很貼心,對她家人也很好,赫德更玩笑表示,如果她沒嫁給戴普,她老爸可能會乾脆把自己嫁給戴普。但後來事態開始出現轉變,她聲稱,戴普的酒癮愈來愈嚴重,還不定時搞失蹤,而直到人終於出現之後,性情又會變得大相逕庭。

交往後期,戴普也開始對她的穿著和工作冷嘲熱諷。赫德稱,戴普常酸她演戲像在外頭「放蕩賣騷」。赫德回憶,戴普常會瞧不起赫德為了出席活動所選穿的衣服,赫德認為,有次她穿了一件低胸連衣裙去走慈善活動的紅毯,戴普就因此和她冷戰了好幾個禮拜,而當赫德詢問戴普是否看到她當天的穿著時,赫德則回憶戴普那時是這樣回覆她的:「我想全世界都看到了好嗎,這就是你會被記住的原因,孩子。」赫德意指,戴普是在酸她因為穿著暴露才博取到目光。 

(圖片來源:Pinterest)

戴普先前曾否認,他沒有因為被赫德嘲笑他身上為前女友薇諾娜瑞德(Winona Ryder)所刺的名字圖騰而毆打赫德,但赫德今天堅稱,戴普確實有動手。她回憶,戴普當時似乎正在吸食古柯鹼,而赫德只是好奇問起戴普刺的是什麼字,因為她看不太出來(戴普原本刺的是 Winona Forever,後來自嘲是「酒鬼」而改刺成 Wino Forever)。

戴普只是回應那刺的是「 Wino(酒鬼)」,但赫德以為戴普在開玩笑,於是笑了出來,但突然被激怒的戴普立刻賞了她巴掌,並大罵:「臭婊子,妳覺得這很好笑是嗎?」赫德聲稱,戴普打她第三掌的時候,還讓她失去平衡而倒地。赫德表示,戴普很快又哭了起來,並跪在地上向她道歉、發誓絕不會再動手,而她也選擇相信,但赫德表示,日子沒過多久,固態又復萌了。

(圖片來源:Pinterest)

赫德稱,愛吃醋的戴普經常指控她出軌偷吃,更會為此對她摔東西、大聲怒斥或動粗毆打。赫德還回憶,戴普曾經指控她在去希克斯維爾拖車公園旅行的時候有和另一個女人來電,而且更質疑他們有一起嗑藥,但赫德始終堅決否認。不過戴普當時並不採信她的說法,等到赫德回到家洗完澡,戴普更質問他到底把毒藏在哪裡,更扒光赫德的衣服進行「體腔檢查」,直接徒手伸進她體內搜索是否藏有他的古柯鹼,但赫德在法庭上否認,她絕對沒有吸食古柯鹼。

另一動粗案例則發生在飛機上。據赫德稱,當時她和戴普要飛往俄羅斯,途中,他們和一位空姐一起服用了搖頭丸,但隨後戴普不滿赫德與空姐之間的互動,氣得把空姐的手壓在桌上,並警告她離赫德遠一點。

(圖片來源:Pinterest)

此外,赫德也再次回憶起先前曾在審問當中被提及的遊艇派對事件。那次是戴普的遊艇最後一次出航,由於維護費用太高,戴普不得不轉手賣掉,而買主正是後來與他合作了兩集《怪獸》(Fantastic Beasts)電影的 J.K. 羅琳(J.K. Rolling)。赫德透露,戴普很不高興他必須把遊艇賣掉。 

在赫德的印象中,當時喝醉的戴普失控到突然跳船,讓在場的女兒莉莉蘿絲戴普(Lily-Rose Depp)和兒子傑克戴普(Jack Depp)感到驚慌,赫德表示,她試圖安慰戴普的一對子女,但戴普回到船上後卻怪罪她讓小孩子知道自己又開始碰酒,更暴怒到將她壓在牆上並掐住她脖子,然後威脅她:「我他媽的可以把妳宰了,妳丟了我的臉。」赫德說,這些行為和言語深深傷了她的感情。 


文:Jo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