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專欄】《捍衛戰士:獨行俠》:以續集之名、行重拍之實,淬鍊出超車前作的新經典

(圖片來源:派拉蒙影業)

(文章涉及劇透,請慎讀)

市面上很多的續集電影,其實本質上都是重拍片,它們雖然邏輯上是將前作的劇情延續下去沒錯,但實際上,那些續集只不過是換個名義反覆重演第一集的情節。通常而言,這種續集其存在的目的並不是要給你欣賞截然不同的嶄新故事,這種續集往往沒有續拍的必要,它們之所以被拍出來,要不是為了錢,要不就是出於一種過度浪漫、想要重溫舊夢的執著。這種續集其存在的目的是為了反覆給你相同的刺激,讓你不斷回味當初為何愛上第一集的悸動。

《捍衛戰士:獨行俠》就是屬於這樣的續集,它沒有非拍續集不可的必要,但出於商業的考量和浪漫的執著,它被催生了。但這絕對不代表《獨行俠》是毫無價值、強行硬拍、應該被寫進黑歷史之中的爛續集,情況恰恰相反,《獨行俠》正好是這類續集裡極少數充分證明自己具備實質存在意義的案例,《獨行俠》不僅向觀眾證明它並非只想著要來兜售情懷(但不可否認,情懷還是照賣,而且賣得很兇),它更宣示了自己是一部更勝首集的改良版。

(圖片來源:派拉蒙影業)

《獨行俠》基本上是將《捍衛戰士》的零件「打散後再重新組裝」。一向膽識過人、也捨己救人的獨行俠,總要在一開場就因為伸出援手而替自己惹上麻煩,卻也因此獲得重返 TOP GUN 訓練新生代的機會。獨行俠與查理在酒吧的初相遇,這次改成獨行俠與新生代的相遇、與呆頭鵝之子「公雞」的重逢,上次是學員巧遇教官,這次則是教官巧遇學員。另外,當然地,獨行俠此次的戀愛對象也在同一場酒吧戲首度露臉。

《獨行俠》的角色配置也是大量參考《捍衛戰士》。「劊子手」葛倫鮑威爾的角色定位顯然就是新版的「冰人」(連他那常常掛在臉上的自信笑容也十分神似方基墨),與劊子手不和的「公雞」麥爾斯泰勒,則猶如當年的獨行俠,但有趣的是,這次和團隊不和睦的卻非定位雷同獨行俠的公雞,反倒是像極冰人的劊子手,而當初一再告訴獨行俠別總是想著特立獨行的人,正好就是冰人。本集充斥著許多這樣刻意為之的「重新洗牌」。

(圖片來源:派拉蒙影業)

至於公雞和獨行俠之間的互動,則對應了上一集「毒蛇」和獨行俠的交情;毒蛇和獨行俠殉職的飛官父親曾是同袍,多年之後,毒蛇則成了類似獨行俠的心靈導師,專門給予協助、提點和指引。如今,獨行俠也猶如當年的毒蛇,成了公雞的導師和替代父親的形象,但不同的是,這次父執輩的殉職反而間接讓這段關係多了一層嫌隙,也使得兩人的對手戲更加糾結、更具張力。公雞和獨行俠,同時還有著一些查理和獨行俠的倒影,獨行俠和他們私下的感情,都複雜化了他們在公務上的關係。

呆頭鵝的死亡在《捍衛戰士》重創獨行俠的心智,影響了他在飛行時的判斷力,一度消沉了許久,直至結尾與米格機的纏鬥,獨行俠才總算找回鬥志。《獨行俠》在中後段也有安排類似的轉折,訓練期間發生的意外,導致獨行俠一度被禁飛、拔除了教官的職位,這讓獨行俠萌生了自己的從軍生涯已經正式走到終點的念頭。不過這次受到打擊的時間被濃縮了一些,獨行俠很快就重振士氣,返回原本的崗位。這段轉折的長度要比呆頭鵝之死簡短是合理的,這符合本次的劇情需求,無須讓角色進行更漫長的沉澱。

(圖片來源:派拉蒙影業)

然而這段轉折之所以濃縮,背後更主要的考量當然是因為後段還有更重要的線得收。最後的任務出勤,是公雞和獨行俠關鍵的心結化解時刻,電影接下來的重心將全力投注在這上頭。毫無疑問地,這整趟任務是全片最讓觀眾激動不己的段落,編導刻意三番兩次在令人頻捏冷汗的交戰過程中,安插好幾幕企圖使人誤以為獨行俠勢必悲壯退場的橋段。而當終於成功脫離險境之後,眾人歡聲雷動慶祝勝利的時刻還直接重製了《捍衛戰士》的結局,從打光、對白、畫面構圖都盡可能地貼近。當下的我,眼眶已經濕到幾乎形成視線模糊,我不是為了畫面的致敬而哭,不是為了情懷而哭,我會哭,是因為電影醞釀了足夠飽滿的情緒、並選在最恰當的時機使其揮發,此時所謂的致敬和懷舊,只是次要的點綴,真正達到扣人心弦的,更多是取決於電影本身細膩紮實的堆疊。

但就如同許多相隔數十年的經典電影續集,《獨行俠》免不了還是塞進不少「名場面復刻」,但我得稱讚,這些復刻已經算很克制,不至於氾濫到讓人厭煩,甚至有些時候,那些復刻是以十分嚴謹、莊重且優雅的態度在呈現,不會給人媚俗、做作的噁心觀感。例如開場的起飛片頭,色調和分鏡的還原度高到爆炸,但它同時又拍出了更具衝擊力的臨場氛圍,戰機起降的魄力和重量感,絕不輸給前作的版本。唯一讓我覺得尷尬的,可能是連首集的床戲也一併復刻了,男女雙方緩緩倒臥的慢動作,以現代眼光來看實在太俗氣、太普遍級,但《獨行俠》仍舊照樣還原。

(圖片來源:派拉蒙影業)

坦白說,我從來就稱不上是《捍衛戰士》的影迷,我比較算是《捍衛戰士》的「樂」迷,我喜歡它的原聲帶遠遠勝過喜歡電影本身,劇情內容對我而言頗枯燥,一點也不耐看,因此我從來就不覺得《獨行俠》要超越《捍衛戰士》的水平會是多麼困難的事,這門檻其實很低。而《獨行俠》也不負所望,它不僅是超越首集的續集,還是一部連帶「昇華」首集的罕見續集,《獨行俠》的重複性和延續性,使得第一集的某些橋段往後若再重溫,將會獲得新的感觸。作為一部強調動作場面的娛樂大片,《獨行俠》始終沒有忘記自己的本質是一部細火慢熬的劇情片,它很願意花上比前作更長的篇幅悉心鋪墊角色的轉化、情感的激盪,而非追求過度緊湊的速食化敘事。

《捍衛戰士》的時代意義早已超越它自身的藝術成就,但《獨行俠》無須仰賴時代意義的光環,也足以博得觀眾的掌聲,它本身就已經是足夠精采的電影,它無須要求觀眾事先特別套上懷舊的濾鏡,便足以撼動觀眾的心靈。當然,我們不可忽視,懷舊之情和時代意義確實將《獨行俠》推上了更高層次,但如果《獨行俠》失手了,那些本可替它加分的條件,最終也會輕而易舉地反過來加深觀眾對這集的厭惡感,《獨行俠》得先憑實力贏得觀眾,這些加分條件才會進而起到作用,而非常可喜的,《獨行俠》穩穩地率先做到了前者。


文:Jo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