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專欄】《特種部隊:蛇眼之戰》:怎麼樣都扶不起的《特種部隊》再次跌了個狗吃屎

(圖片來源:派拉蒙影業)

《特種部隊》是套命運坎坷的系列電影,至今三部真人作品連貫性不高,每回出擊都宛如一次「重新大幅校正」的重啟,卡司每拍一集就換血一次,但仍總是一再起飛失敗,成不了氣候。《眼鏡蛇的崛起》過度還原卡通風格,票房也儘能勉強維持收支平衡;《正面對決》改以追求寫實主義的力道太過用力,反而又遭觀眾厭惡,票房同樣平平,口碑則加倍惡劣;改從前傳出發的《蛇眼之戰》更倒楣,影片本身的體質已經夠差,偏偏還遇上新冠疫情的肆虐,讓原本已經很難賣錢的 IP 這下栽得更慘。

我一直不太喜歡《眼鏡蛇的崛起》,無論視覺風格和劇情邏輯,全都幼稚到了極點,活像是小孩玩玩具的時候臨時掰出來的劇本(雖然就某方面來說,這部電影是這樣誕生的沒錯啦)、一部糟糕的電視試播集、一部元素過滿的大雜燴 B 級片,然而台灣觀眾對這集卻有著莫名奇特的高度厚愛,明明《眼鏡蛇的崛起》在多數西方觀眾(包含查寧塔圖自己)的眼裡,也是接近垃圾級的翻拍,這更令我無法理解,《眼鏡蛇的崛起》對他們而言為何有如此強烈的吸引力?

(以下文章內容涉及劇透,還請慎讀)

(圖片來源:派拉蒙影業)

無論歐美或台灣觀眾、砲火都相當一致開罵的《正面對決》,我個人倒是挺喜歡,但這個喜歡,是明白它是爛片、但我能找到它可取之處的那種喜歡,而非全盤否認它是爛片這件事實的那種喜歡。《正面對決》的劇情更鬆散,從前集的科幻級配備降格到「親切」的近代兵器也確實是嚴重不連貫的落差,但它寫實風的嘗試並非只帶來缺點,降低浮誇程度也總算讓電影看起來像個電影,而不是一部汙辱觀眾智商和品味的大型真人動畫。

在連續兩次「團體戰」皆告敗之後,《蛇眼之戰》改仿效《大黃蜂》的做法,試圖透過前傳性質的配角外傳,「曖昧性」的重啟整個系列。《變形金剛》《特種部隊》兩套孩之寶真人系列均出自監製洛倫佐迪波納文圖拉之手,然而這重啟策略在《大黃蜂》試驗成功、順利促成了《變形金剛:萬獸崛起》的開拍,但用在《蛇眼之戰》,卻失效了。尷尬的是,《蛇眼之戰》不甘只當動作爽片,這次它終於還想以更認真的態度對待角色,但終究砸鍋。

(圖片來源:派拉蒙影業)

本質上,《蛇眼之戰》是《阿凡達》與《驚爆點》的類型綜合體,它既描述局外人進入異鄉文化、領悟當地文化價值、最後並成為他們一份子、協助他們抵禦外患的情節,同時又穿插了臥底電影的設定,蛇眼與白幽靈最初的關係,即類似於《驚爆點》的基努李維和派屈克史威茲、抑或《玩命關頭》的馮迪索和保羅沃克,一個是異鄉文化裡的大哥大,一個是受大哥大看重的新成員。從結構方面而論,《蛇眼之戰》確實選了一套有著許多成功前例可供借鏡的公式,但操作上與前人的差異,使得《蛇眼之戰》註定要惹惱一票觀眾。

一般來說,負責臥底的主角是替故事裡的正派方效命,而他臥底進去的組織是有犯罪活動的團體,但《蛇眼之戰》相反,送主角去臥底的是反派,主角臥底進去的不僅是正派,還是致力於保家衛國、拯救世界的團體。當然,《阿凡達》的傑克所碰到的情況和蛇眼也很類似,傑克臥底進去的納美人部落,是故事裡的正派,傑克逐漸成為了部落的一份子,卻隱藏自己真正的目的。但重點來了,傑克最後可沒有把奈蒂莉逼成被自己部落驅逐、和自己部落作對的大魔頭,但蛇眼卻這麼做了。

(圖片來源:派拉蒙影業)

我們固然明白,蛇眼選擇臥底,是源於情感上的私心,是源於想要揪出殺父仇人,但儘管他事後已決心贖罪,這依然不足以洗清他的過錯,他明明清楚為了滿足自已的復仇之慾而犧牲他人是不對的,但他照樣將全片最講義氣、最得觀眾緣的角色逼上梁山、墮入魔道,這不是隨隨便便可以彌補的事情,何況電影為了替續集留後路,也還沒真的讓蛇眼完全地彌補回來。虧白幽靈還曾稱讚,他在蛇眼的眼裡也看見「榮譽」,當時的白幽靈肯定是看走眼了。

看完電影的你,不只會同情白幽靈,很高機率還會和白幽靈一樣無法原諒蛇眼的行為。白幽靈是完完全全的大好人,從小就誓死對家族忠誠、對國家忠誠、對朋友忠誠、對恩人忠誠,但就只因為他太忠誠、太信任別人了,所以被朋友背叛,被家族懲罰,尤其後者,可說是最後一根稻草,白幽靈只因為在不得已要追殺反派的情況下使用了力量強大、但卻被禁用的傳家寶,便自此被長輩撤銷繼位的權利。白幽靈從沒想要獨吞傳家寶,也沒被那股力量給腐化,他之所以使用它,也不過是想保護他的家,然後他的奶奶為了遵守「力量愈大,愈不能將其濫用」的紀律,於是把孫子氣到離家出走。我說這位奶奶啊,您孫子真的是不得已、也沒濫用啊,就不能通融一下嗎?

(圖片來源:派拉蒙影業)

至於不少《特種部隊》粉絲在意的「膚色轉變」,我是不太確定把蛇眼從白人改成混血黃種人的必要性在哪,在我看來,劇組並沒有利用人種上的變化去做什麼不一樣的改編。這版的蛇眼,其實就跟好萊塢動作片的其他白人男主角沒啥兩樣,總是要去打個地下拳擊突顯他在放逐自己,然後見到不太想搭理他的漂亮女主角會有意無意上前調情。或許有人會反駁:誰說找亞洲臉孔就一定要在人設上突顯亞洲血統的設定?這會不會反而是在強化刻板印象?這樣說也沒錯啦,但現在這個呈現方式,也沒比較有趣啊,就只是找個混血兒演白人過去已經常常在演的角色,而且原本大眾印象裡的蛇眼,也不太算是屬於這種個性的白人角色,所以既然要大改,何不改得徹底一點、更有意思一些?

其他接棒《特種部隊》經典班底的新人我倒沒啥意見,我知道很多(台灣)觀眾還在懷念瑞秋妮可斯和席安娜米勒(但我還真不知道有啥好懷念的,明明除了演員本身長得正,其它根本不值一提),不願接受新版的史嘉蕾和男爵夫人,但說實在,薩瑪拉威明和烏蘇拉蔻貝蘿都是符合條件的選角,只要給她們合理的舞台去表現即可,但可惜礙於戲份鮮少,兩人暫時還無法有機會給觀眾留下深刻印象;薩瑪拉看起來就是很樣板的女特務,而且活像被希望自己藝人可以演到英雄大片的經紀人逼著接這角色似的,整個人有氣無力;出場時間更長一些的烏蘇拉倒是比較吸睛,好萊塢現在正缺像她這樣眼神勾人、透露著邪氣的妖豔美女,以前我們有莎朗史東,有安潔莉娜裘莉,但現在這類型的代表性演員不多了,而烏蘇拉有條件成為她們的接班人。

(圖片來源:派拉蒙影業)

我不算討厭《蛇眼之戰》,以整體製作水準而論,它就是一部很普通的動作娛樂電影,但由於它是《特種部隊》系列摔跤兩次後的又一次摔跤、由於劇中充斥著令觀眾糾結到不知作何感想的情節設計,因此更讓人百感交集。早在《蛇眼之戰》上映之前,便已有續集、衍生影集正在預先開發中,但《蛇眼之戰》如今又再度出師不利,拍三部垮三部的《特種部隊》系列其往後改編作品的前景會否就此斷絕,實在好奇。


文:Jo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