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專欄】《蜘蛛人:無家日》:以終局般的陣仗舉辦貫徹「蜘蛛人精神」的殘酷成年禮

(圖片來源:索尼影業)

(內文涉及劇透,請慎讀) 

通常而言,我是個很享受電影映前 hype 的人,沉浸在這個過程對我很重要,對我來說,這是前戲、這也是觀影體驗的一部份,說是儀式感也好,總之我就是會想完全參與其中。但《蜘蛛人:無家日》的 hype 卻是難得高到讓我很反胃的特例,上映前的每一天,都要被滿坑滿谷的假預告洗版,每天都要看著一大群媒體逼問湯姆霍蘭、安德魯加菲爾德,看著一大群漫威迷走火入魔般的拼命挖出「三代同堂」的線索,心裡煩躁到有夠滅火。即使是兩年前的《復仇者聯盟:終局之戰》,挖掘劇透的氣氛恐怕都沒如此狂熱。

「三代同堂」的炒作,使人們對《無家日》的期待已高到無法再高,這顯示了二十年來的三版《蜘蛛人》系列電影,在全球影迷心中佔據了多大的份量,而所幸,《無家日》沒有辜負我們,成品確實 live up to the hype。如果你是長期追蹤本片製作內幕、劇透謠言等情報的觀眾 — 像是猛毒客串、夜魔俠客串、梅伯母之死、三蛛同框等諸如此類 — 那麼電影應該無法給你太多超出預期的驚喜,因為這些曾經的謠言全被證實,這些內容早在預期之中,劇情走向你早有大致的概念,進場觀賞只是去確認個細節。

(圖片來源:索尼影業)

我也是屬於進場前心裡就已經有底的那類觀眾(各大媒體失心瘋似地在炒作,要完全不知道那些傳言恐怕很難 XD),但《蜘蛛人:無家日》仍然給予我極大的滿足,這份滿足並非來自於更多的驚喜,而是出於「電影有符合預想、而且沒有搞砸」的安心感;《蜘蛛人》真人電影已有被索尼搞成要素過滿的多頭馬車的前例,害得兩版系列全淪於腰斬命運,而《無家日》不僅喚回多達五位舊反派出場,更要處理彼得帕克的身分危機、塞進兩位蜘蛛前輩的助陣,野心不小。但不像過去的索尼,漫威影業顯然很清楚他們要如何調配這些元素。

集結各路人馬的《無家日》看似陣容龐大,但實際上主角始終只有一個:湯姆霍蘭版的彼得帕克;除了彼得帕克,其餘角色全是為輔助他走完成長弧線而存在的。《無家日》不像《蜘蛛人 3》或《蜘蛛人驚奇再起2:電光之戰》,是需要鋪陳反派起源、揭穿或阻止反派邪惡計劃的傳統英雄電影,整部《無家日》的重點就只是關於彼得帕克這個人,沒別的了,所有事件全是經由他延伸,你甚至可以說,整部電影真正的反派,其實是彼得帕克自己。

(圖片來源:索尼影業)

《無家日》的主題,正是每部《蜘蛛人》電影的主題,即各位耳熟的那句「能力愈大,責任愈大」。這份精神在前兩版系列被放大得比較直接,在霍蘭版的前兩集中,則以相對較小規模的危機去詮釋。但來到《無家日》,霍蘭版的彼得必須迎來巨幅的成長躍進,他的心必須深深地痛過一回(是的,比失去恩師東尼史塔克還要更深更深的痛),才能明白責任與後果的重量,而沙人、蜥蜴人、綠惡魔、電光人、八爪博士的回歸,則是來作為責任與後果的具象化,他們是來迫使彼得做抉擇的,而彼得的抉擇將決定他會承擔什麼樣的後果。

麥奎爾版《蜘蛛人 2》的梅伯母如此點醒彼得:「有時為了做正確的事情,我們必須犧牲小我,放棄我們最珍愛的事物,即使是夢想也不例外。」先救大眾還是先救愛人?為了保護愛人免受牽連,應該選擇不去愛嗎?蜘蛛人和彼得帕克,雙重身分的生活該怎麼平衡?這些是不管哪條時間線的彼得都會碰到的難解習題,有時候,他會選擇捨棄所愛,但更多時候,他會選擇盡可能做到兼顧所有;在極力兼顧的過程中,彼得會把自己弄得滿身是傷,但即使如此,事情也不見得能如他所願。

(圖片來源:索尼影業)

《無家日》十分忠於彼得帕克這樣的特質,他希望逆轉自己、也逆轉別人的命運,但這註定伴隨著不可避免的代價,而電影版歷代反派、歷代蜘蛛人的團聚,彰顯了此次的代價多麼非同小可,讓《無家日》宛如一部誕生週年的紀念大作,引領觀眾重新檢視蜘蛛人的角色精神。而那些經典台詞的重述、名場面的重現,不僅僅是娛樂性質的致敬,有時亦是悲劇的改寫重演,有時又像在圓滿前兩代《蜘蛛人》電影的未盡之憾。

陶比麥奎爾曾經閃過背後偷襲的滑翔翼,讓綠惡魔一世死在自己手上,這回命運卻顛倒,換成了可憐的梅伯母遭偷襲身亡;陶比在《蜘蛛人 3》差點死於猛毒之手,多虧綠惡魔二世以肉身擋下滑翔翼才逃過一劫,這次改換陶比替綠惡魔一世擋下滑翔翼,卻被一世從背後突襲成功;而自責未能救到女友關的安德魯加菲爾德,在這裡則代替湯姆霍蘭救到了 MJ。似曾相識的歷史重演不只是粉絲服務,同時也印證這些角色不可逆的宿命。

(圖片來源:索尼影業)

《無家日》分分秒秒皆緊扣蜘蛛人最核心的命題,也妥妥當當地將每個角色擺在對的位置,發揮到適得其所的作用。不得不說,劇中的確存在會讓觀眾覺得「如果當初別這麼做不就沒事了」的時刻,這種時刻也就是俗稱的「拉低角色智商」,《無限之戰》《終局之戰》也十分依賴這樣的手段去推動故事;觀眾事後常會回過頭檢討這些轉折,批評角色的決定,批評編劇的決定,我也常有想替角色迴避災禍的念頭,但後來想想,我們在現實中也常犯蠢,反映在電影裡好像也沒什麼不合理的,再聰明的人都有想不通、被情緒左右、腦筋轉不過來的時候,這正好和本集的彼得所陷入的處境有點關聯,因此我不會將《無家日》裡所謂「智商斷線」的時刻認定為不合格的表現。

某方面來說,《無家日》和《洛基》影集頗類似,它們均以多元宇宙為概念去解剖主角的宿命,結局也都令人心碎,但作為三部曲終章的《無家日》既是個結束,也是個新始,這套三部曲彷彿才剛交代完蜘蛛人的「起源」,而如今一切歸零,失去家庭、失去親朋好友的彼得帕克,往後如何重新出發?遺忘的咒語其效用真會是永久的嗎?有無可能像彈指事件一樣,還有餘地扭轉局面?多元宇宙的故事線尚未落幕,更多潛在的未知數還留待探索。

(圖片來源:索尼影業) 

真要說《無家日》有哪裡美中不足的話,那大概就是三代蜘蛛人的某幾段閒聊戲稍嫌累贅吧,好多對話明顯是為了故意玩梗而安排,但梗塞得過滿,讓三位蜘蛛人聊得太開心,有點拖到整體節奏了。不過這般夢幻的世紀同台,光看他們三個閒聊哈拉就已經是十足過癮的事情,相信連漫威和索尼都很捨不得剪掉一分一秒,這點放縱的小拖沓絕對是可以容忍的。但視覺方面的粗糙簡陋,是我個人絕不可容忍的。

漫威的美術風格和攝影基調向來是高度統一,欠缺豐富的多樣性,畫面經常灰灰土土、髒髒濁濁,缺少彩度和層次感,《蜘蛛人》系列便是顯例,要知道,前兩代《蜘蛛人》電影在視覺上可是相當講究、也很積極革新,相較之下,MCU 的《蜘蛛人》簡直是開倒車,畫面若非暗得很死、就是亮到很扁平。我明白亮度偏高是為了貼近此版的青春喜劇風格,但山姆雷米的系列也很搞笑、多數場景的打光也頗亮啊,但人家的色調就是鮮活,而且鏡位多變且大膽,反觀 MCU 版《蜘蛛人》,一切都是如此制式化,毫無美學、毫無想像力可言。希望日後的《蜘蛛人》新三部曲在這方面能有所改進,儘管機率似乎是不大。


文:Jo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