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比王‧肯諾比》第一季第一集情節與彩蛋解析!見證路克與莉亞的童年!

堪稱今年最受矚目的全新星際大戰影集《歐比王‧肯諾比》(Obi-Wan Kenobi),終於在上禮拜五於 Disney+ 正式上架,不僅飾演歐比王的伊旺麥奎格,包括達斯維德的海登克里斯坦森、C-3PO 的安東尼丹尼斯(Anthony Daniels)與歐文的喬爾埃哲頓(Joel Edgerton)等原班人馬亦紛紛回歸,替星戰傳奇掀開了全新篇章。

和先前的《曼達洛人》和《波巴費特之書》不同,本系列不再有強法夫洛與戴夫菲洛尼的身影,相反地,盧卡斯影業總裁凱薩琳甘迺迪欽定的日後接班人蜜雪兒雷伊萬於本作擔任執行製作人,並由導演黛博拉周負責執導整齣劇,堪稱相當紮實的女性製作陣仗。


昔日的追憶
本集以滿滿的前傳三部曲剪輯精華為開場,帶領大家回顧絕地武士曾經的黃金時代,見證一位英雄的殞落,黑暗時代掀開序幕,僅留下新希望與新的使命。

進入本篇的第一個畫面是夜晚的銀河首都科羅森,隨著鏡頭的移動,我們看到絕地聖殿一角有群小學徒正接受大師的訓練,一切看似如此平靜和諧。隨著門突然開啟,情勢急轉直下,501 師的複製人士兵衝進來,蠻不講理就猛開火,觀眾馬上就知道自己身陷密令 66 執行的當下。

這段的運鏡很有意思,和以往的第三人稱視角不同,幾乎是讓觀眾身歷其境,親自感受到了這場絕地浩劫當下的緊張與危險。不意外的,絕地大師為了保護小學徒們而犧牲(這位女性絕地名為 Minas Velti,本劇集是她的初次登場),不知所措小學徒們只能繼續前進,希望能從這場致命的混亂中逃出生天。

這邊我們可以看到鏡頭幾乎對準了一名黑人女孩,她也是這群學徒中第一個入鏡的,對照後面的發展,幾乎可以推斷這正是本作主角兼反派的「三師姊」(Third Sister),也就是瑞娃(Reva)的過去。


在逃的絕地
時間流逝,眨眼已過十年,舞台也轉移到宇宙中最爛的星球(出自九年後路克之口)塔圖因,鏡頭前是座沒有標示名稱的城市,有人猜測是錨頭鎮,但也有眼尖的粉絲從中央一艘斜插在地面的飛船判斷出這裡就是摩斯艾斯里,龍蛇雜處之處(出自九年後歐比王之口)。

繁鬧市集擠滿人潮,可以看到各種族的面孔,這看似平常的一天卻被天上的巨大黑影所打破。帝國穿梭機降落,三名判官殺氣騰騰地踏上沙地,觀眾跟著他們轉入一間小酒館,很快就明白判官們正在獵捕一名流亡絕地。

這邊登場的帝國判官除了前面提到的主角瑞娃是初亮相,另外兩人原本就曾於星戰宇宙登場,領頭的「大判官」(Grand Inquisitor)以及男性的「五師弟」(Fifth Brother)都在動畫《反抗軍起義》中擔任要角。

正如歐比王後面提到的,帝國判官許多都是原絕地武士,然而墮入黑暗面後為帝國獵殺原本的同袍,像大判官昔日就曾是絕地聖殿護衛。隨著他們要搜捕的絕地落跑,大判官與三師姊的對話也揭示了,她對於「抓到歐比王」有著異常的執著。

▼ 飾演「五師弟」的是韓裔美國演員姜成鎬(Sung Kang),他在動作片《玩命關頭》系列中扮演韓一角而廣為人知。


流亡的大師
經過漫長的前置作業,主角歐比王肯諾比終於登場了,只見在荒涼的沙地上,他和一群工人正肢解著一頭巨獸的肉。這頭生物的身分目前不明,有人認為是柯瑞特巨龍但怎麼看都不像,反而讓我聯想到奧德朗會在天空飛,被稱為斯蘭塔獸(Thranta)的魟魚型生物,體型甚大可作為交通工具,今天劇集中的這隻生物明顯要大得多,但也不排除是亞種或近似的物種。

工作然後打卡下班然後搭交通車回鎮上,最終騎著尤皮獸(Eopie)返回隱居的洞穴,如此枯燥的流程本集還會持續出現,呈現出過去的絕地大師今日的落魄,也藉著工頭對屬下欺壓的橋段,讓觀眾明白了在這時代為保全自身,歐比王不得不捨棄昔日扶弱的仗義精神,對應前面大判官所言,我們隱約察覺到他似乎已略有迷失。

煮食物的那段會讓我聯想到電影《原力覺醒》中芮相同的橋段,緊接著一名爪哇人出現,歐比王跟他買下了一架 T-16 的玩具,眼尖的網友不難發現,這正是路克在第四部曲《曙光乍現》中把玩的同一架(雖然後面被歐文叔叔退回,但相信最後還是會作為路克的十歲生日禮物物歸原主)。

因白天被爪哇人喚起了過去絕地的記憶,歐比王一夜難眠,醒來後雖試圖與師父魁剛金的英靈聯繫但失敗了(或許正是因為他心神不寧,且理論上也不會這麼快就讓連恩尼遜露臉)。隔天早晨的過場可近距離看到一隻速蹦鼠(Scurrier),應該是觀眾頭一次清楚看到有角的版本,但其實並不稀奇,早在 1997 年的《曙光乍現》特別版就有出現,甚至美術設計稿階段就已存在。

歐比王悄身前往歐文的水氣農場,遠距離觀望了年幼的路克,虎父無犬子,這個歲數的路克正好與昔日的安納金重疊了,歐比王在他的身上再次看見了那個熱愛飛行的男孩身影。

留下禮物後,他又悄悄離去,歸程遇上了那名逃脫的絕地納里(Nari),即便對方叫他大師,但他否認是歐比王,且強調自己的名字是「班」(Ben)。班肯諾比是躲避帝國追緝所使用的名字,《曙光乍現》中就曾說過,早在路克出生前他就不叫歐比王了,而他也斷然拒絕幫助納里,台詞亦再次強化了前面的暗示,這個老人已不再是我們熟悉的那個戰爭英雄。


奧德朗的公主
畫面一轉,從荒蕪的塔圖因來到滿滿綠意的星球,從建築的風格就能辨識出這裡正是第三部曲《西斯大帝的復仇》結尾驚鴻一瞥的奧德朗。這顆翠綠且文明的行星是參議員貝爾歐嘉納的母星,同時也孕育了一位我們最熟悉的要角,儘管在《曙光乍現》被死星一砲炸毀,但無論舊史或新史,這顆星球都身兼重要故事的舞台。

彷彿應觀眾的期待,畫面看到侍女們替一個女孩著裝,令人聯想到舊史中的記述,然而她並非眾所期盼的那個人,我們很快就和布蕾哈皇后(Breha Organa)一同察覺到這件事。當然了,生性獨立且有主見,如此強烈的人格特質理應在童年就會嶄露頭角,鏡頭帶到樹林中一個小小的身影,在茂密的樹叢中自由地奔跑,她正是莉亞歐嘉納公主,路克天行者的孿生妹妹。

莉亞熟練地爬上了樹,一旁還有著玩伴蘿拉(Lola),該貌似瓢蟲的小機器人全名為 L0-LA59,是本劇原創的,也類似 R2 那樣內建了像鋸子這類小工具,隨著影集上架官方也公布了玩具的資訊,迪士尼果然最懂做生意。

莉亞對天上的船隻如數家珍,就跟遠在銀河另一端的兄弟一樣,展出了天行者家族熱愛冒險的精神。這邊她看到了一架三翼戰機,全名是 Tri-Wing S-91x Pegasus Starfighter,實際上是電影《天行者的崛起》時盧卡斯影業與保時捷的一項合作企劃,不過直到今天才正式於星戰宇宙中亮相。

莉亞猜測駕駛它的是阿奎利亞遊俠(Aquillian Ranger),正在進行搜索默森海盜(Merson pirates)的任務。所謂的阿奎利亞遊俠,是喬治盧卡斯撰寫第一部星際大戰時,第二與第三稿出現的角色,定位上為隸屬反抗軍的一支部隊,美術概念圖中還能看到他們帶著呼吸面罩,手持光劍與維德大君一較高下。

當然,這個早期的概念後來並沒有被用在電影,不過該團體日後仍被作為背景故事融入了舊史之中,如今新史終於正式納入了這個名稱。至於默森海盜也是舊史中就存在的,亦被稱為默森奴隸販子,新史曾於角色扮演遊戲的書中提到,如今是首次出現在影視作品中。

母親找到了女兒,對話與互動再次呈現出小莉亞的鬼靈精,成為參議員這檔事不僅僅是布蕾哈對她的期許,同時也連結了經典三部曲的時代。這邊皇后喃喃自語了一句「像是養了頭野獸」,英文說的是 Glor-ag,當然是一種動物,舊史中記為Glor’ag,曾在 1996 年的星戰冒險期刊(Star Wars Adventure Journal 10)被提到,是種可騎乘的生物。


黃沙的波瀾
又一個平凡無奇的工作天,然而當歐比王去老地方牽尤皮獸時,滿臉不悅的歐文卻出現了,還粗暴地退回他送給路克的禮物。這邊對話可看出身為叔叔兼養父的歐文與這位流亡絕地的立場差異,不只在這部影集,像漫畫中也有提到他們兩者的衝突,即便都是以路克的安全為第一,歐文希望他能平靜度日,歐比王則將之視為絕地的希望,兩位保護者想法上仍有著相當的鴻溝。

就在兩人結束不愉快的對話後,街道上卻有了騷動,帝國判官三師姊與五師弟現身眾人面前,宣告民眾交出躲藏的絕地(也就是納里)。現場一名女性不服,殘忍的三師姊馬上就上演了經典的斷手戲碼,緊接著把矛頭對準了歐文(原力的指引?),以他和他家人的性命作為威脅,過頭的行徑就連五師弟都看不下去,硬生生打斷了她的好事,隨後並在小巷裡給予正式警告。

到底三師姊為何如此執著於歐比王?是否和當年逃離絕地聖殿時的際遇有所關聯?畢竟她對民眾宣揚絕地的惡行時提到了「拋棄」。判官離去後,歐比王終於走出了隱蔽,並感謝歐文沒有出賣自己,對方回答「不是為了你」就轉頭離去,理所當然,歐文所做的一切全都是為了保護家人。


事件的開端
鏡頭轉回奧德朗,歐嘉納一家迎接了客人並接受人民的歡呼,在聚會上,莉亞的姨丈卡猶(Kayo Organa)談到近況,讚揚了帝國的統治,貝爾則對奴工等事表達了憂慮。可以看到熟悉的C-3PO也在宴會上,應是盡職在發揮他的翻譯長才,而 R2-D2 稍後也能被瞥見在宴會廳一角。接下來莉亞與表哥的對話,可明顯看出他們價值觀的差異,對應前面大人們的談話內容,觀眾也理解到怎樣的父母造就怎樣的子女。

因應孩子們的衝突,歐嘉納夫婦希望莉亞能跟表哥道歉,面對母親要求,莉亞表示要她道歉寧可被桀酷獸吃進肚子裡。所謂桀酷獸(Jakobeast)在舊史中被描述成一種貌似大型貓科動物,甚至有著原力敏感體質,能夠使用原力推移。新史中這種動物尚未正式登場,但《天行者的崛起》劇中有個角色穿著牠們毛皮製成的大衣,看起來是棕色的,與舊史的灰白條紋不同。

為了撫平女兒的情緒,貝爾接手,跟她交換了童年的記憶,表示自己在莉亞這年歲時也曾想要離開,前去追逐隆魷。隆魷(Purrgil)是種看似鯨魚加上魷魚的大型動物,生活於深空,會在星系間旅行,動畫《反抗軍起義》中有相當多的戲份。

這邊的互動可以看出比起母親,莉亞應該跟父親要來得更親,彼此也信任對方。不過生性叛逆的莉亞又再次耍了大人,和說好的不一樣,她跑回樹林,但這次卻有著不速之客在那等著她。綁架莉亞的主犯名為凡克諾魯(Vect Nokru),由音樂家 Flea 飾演,多才多藝的他也是位演員,看過電影《回到未來》系列的影迷應該認得出來,他正是主角馬迪在現代的損友尼德。


再啟的命運
洞穴中孤身一人的歐比王聽到嗶嗶聲,翻出了塵封已久的通訊器(打從首部曲《威脅潛伏》就出現過的投影裝置),聯繫他的不是別人,正是對女兒綁架案束手無策的歐嘉納夫婦。這段的情境展開無疑讓人聯想到《曙光乍現》最經典的「幫幫我歐比王,你是我唯一的希望」,如今回推,也更能讓觀眾明白為何莉亞會如此信任這位隱世埋名的老人。

雖第一時間拒絕了貝爾夫婦的請求,但歐比王肯定將此事牢掛心中,這天他工作結束後返回鎮上,見到曾向他求助的絕地武士納里已被處決並曝屍,心中必有著滿滿的悔恨。當他一如往常回到居所,感應器(樣子類似R2-D2的瞭望鏡)卻顯示異常,一名訪客出現在洞穴中,兜帽底下的正是滿臉愁容的貝爾歐嘉納。為了不讓對方再有拒絕機會,他親自來訪,嚴正請求絕地大師拯救自己的女兒。

歐比王終於接受了,回到過去埋藏光劍的沙漠中央,挖出了這屬於絕地的武器。盒子裡還有著安納金的光劍,這是他們師徒兩人在火山星球穆斯塔法宿命一戰後,歐比王撿回來的,這把劍日後將會傳承到路克的手中。

事實證明,綁架案的幕後主使正是判官三師姊,為的就是要釣出歐比王這條大魚。本集的最後,對陰謀仍無所知的主角前往太空港,但此刻腰際間有著昔日的象徵,不僅意味再次踏上的絕地之道,也代表了他心中重新燃起的使命。

由於本次 Disney+ 是同時上架兩集,因此會接連刊出第二集的解析與彩蛋,敬請期待!

新聞來源: Disney+ ScreenCrush Nerd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