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專欄】《終極戰士:獸獵者》:敘事紮實、動作一流、讓《終極戰士》再次偉大的傑作

(圖片來源:二十世紀影業)

《終極戰士》雖是發展多年的 IP,但卻享有一般 IP 少見的極大創作自由度,它一向沒有固定的主角,沒有固定的主線,每一集都是自成一格的獨立單元,每一集的製作團隊都是藉《終極戰士》的背景設定去延伸新故事,這種獨立性其實意味著這個系列從來沒有被真正的「做大」,因為電影公司往往會以固定的角色,固定的故事線為基礎去發展一個大型 IP(如《異形》正傳系列有蕾普莉,前傳系列則有大衛),盡可能延續一切使首集奏效的元素。

然而《終極戰士》的續集們只將第一集的敘事架構保留了下來,除此之外,它這些年來的運作模式更像是一套低成本的砍殺片系列,砍殺片通常每拍一集就換一批小鮮肉當作獻給殺人魔的祭品,《終極戰士》則是每拍一集就換一批「地球上的終極戰士」讓「來自異星的終極戰士」進行狩獵。但這代表《終極戰士》也難逃砍殺片系列常見的困境,那就是每一集都有端出各具特色的新構想,但敘事上卻始終難以實質地討好到觀眾,我明白每一集都有它圈到的一小群粉絲,但就真的只是一小群,那和首集獲得的群眾支持度是無法比擬的。

(圖片來源:二十世紀影業)

不過《終極戰士:獸獵者》的出現,總算為該系列翻轉了這個長年擺脫不掉的宿命,《獸獵者》這次不再只是概念吸睛,它的敘事也足以服人。四年前,尚恩布萊克才剛試圖透過《終極戰士:掠奪者》將《終極戰士》進行「時髦化」的翻新,但《獸獵者》馬上反其道而行,選擇掉頭回歸一、二、三集的精神,也就是「單純的狩獵」。「狩獵」正好是《掠奪者》當初急著想要擺脫的元素,而布萊克也很快就證明這恐怕不是什麼好主意。

《掠奪者》是唯一真正令我感到厭惡的《終極戰士》續集,因為它企圖將《終極戰士》改造成另一種完全不像《終極戰士》的東西,布萊克企圖將《終極戰士》改造成「為了爭奪某個麥高芬神秘武器而追來跑去」的現代化廉價娛樂片,然後強行塞入他喜歡狂噴垃圾話的個人風格(垃圾話在這系列理應是點綴,而非主類型),最可笑的是,他寫出一狗票乍看之下還滿有趣、但實際上根本不適合這個故事的角色,這些角色雖塑造得不差,但突兀到活像是演了一部完全和他們不相干的電影,宛如一群演員拿著另外一部片的劇本走錯片場似的。《掠奪者》甚至連打鬥場面都不能看,設計得極其無聊,足見身為導演的布萊克根本對動作戲沒想法,加入混戰的陣仗雖大,但卻打得毫無魄力,血漿雖噴得毫不客氣,但那些角色的死亡太過廉價,對我來說幾乎不痛不癢。

(圖片來源:二十世紀影業)

我很高興已經埋下伏筆的《掠奪者》沒有獲得發展續集的機會,因為繼續走下去只會愈走愈歪,像《獸獵者》這樣的衍生作,才是真正清楚一部合格、且精彩的《終極戰士》電影應該是要長什麼樣子,它明白「狩獵」才是《終極戰士》的特色,「狩獵」必須是一切的核心,你要是放棄這個核心,《終極戰士》就只是一部很 random 的外星科幻動作片。但讓《獸獵者》在這系列顯得突出的原因不是這個,因為這點《終極戰士 2》和《終極戰士團》都有做到,《獸獵者》最可貴之處在於,它是本系列首次刻劃出深刻情感溫度的作品。

過往的《終極戰士》電影頂多只會簡單粗略地交代一下士兵、警探或生存夥伴之間的革命情誼,但《獸獵者》不然,它描寫的是兄妹的親情、自我的鍛鍊與成長、迫切尋求族人認同的渴望,而且這些描寫是全片的主體,終極戰士「只不過是剛好路過」而已,事實上,一、二集也就是這麼拍的 — 讓終極戰士旁觀、或稍微介入人類之間的鬥爭。《獸獵者》本身就已經是一個好故事,或者我該這麼說,它讓自己先成為了一個好故事,然後才將終極戰士「擺進去」。這是很踏實的出發點,也是《終極戰士》系列現在非常需要的。

(圖片來源:二十世紀影業)

雖然戲稱終極戰士是「剛好路過」,但我也能感受到編導是有將終極戰士視為一個角色在刻劃的。《獸獵者》是本系列首部真正意義上「獵人對決獵人」的集數(終極戰士以往的對手並不具備「獵人」這個實質身分),而導演似乎也有意在女主角娜魯和終極戰士各自的旅程中做出某種相互呼應,這兩個角色某種程度上都在「爭取」獵人的頭銜,他們都在接受考驗,都在期望得到自己部落的認證,所以電影除了鋪陳娜魯學習求生、精進狩獵技巧、設法脫困的情節,也經常會花時間去捕捉終極戰士與其他野生獵物的互動,或是直接透過他的眼光來觀察弱肉強食的自然法則,在正式交戰前,娜魯和終極戰士還一度因為湊巧盯上同一隻獵物而發生交會,諸如此類的對應手法頗有意思。

《獸獵者》不僅僅劇本寫得用心,動作場面也下足功夫,尤其在近戰決鬥這塊,可以說是整個系列最高水準的一次呈現,因為近戰正好是本系列的弱項,加上為了凸顯終極戰士在體能上的優越,所以人類往往只有挨打的份,但《獸獵者》特地幫人類製造了表現機會,娜魯不只虐殺人類易如反掌,她和哥哥也與終極戰士還算打得有來有往,而當然地,導演的拍攝調度也成功替動作戲鋪張出紮實的氣氛和張力,這點《掠奪者》絕對被狠甩幾百條街。

(圖片來源:二十世紀影業)

另外,我也非常欣賞終極戰士這次裝備的「舊化」和「弱化」,復古風的造型很有味道。有些人不滿於看到終極戰士刻意被減低強度,但考慮到《獸獵者》是發生在 18 世紀的前傳故事,要說三百年前的終極戰士科技水準稍微低一些應該也是合理的。第一集最後的叢林陷阱戰,《獸獵者》在結局也忍不住參考了一番,不過《獸獵者》並沒有完全照抄,它還是有放進原創的陷阱機關,而且驅使娜魯反擊的鋪陳方式,和第一集也很不同,致敬前人經典之餘,《獸獵者》仍不忘開闢新路。

《獸獵者》繼承、並忠於原作的核心血統,但同時也跳脫了前作的砍殺片公式(固定更換一批新角色當作人肉祭品進貢),並拒絕步入《掠奪者》執迷於追求更大、更速食化的後塵。它毫無疑問是近代罕見的優質續集,罕見到要稱讚它足以和首集並駕齊驅、甚至更勝於藍也不為過,前人奠定的標準,它達到了,前人沒有深化的部分,它也一併補足了。《獸獵者》用更少的預算講述更小但精美的故事,或許還能成為往後《終極戰士》系列的新方向,終極戰士可以造訪地球其它的年代,也許他們殺過二戰時期各國的士兵,也許他們盯上過牛仔,也許他們和古代的武士交戰過,也許他們還去過中國的各大朝代,挑戰過諸多的武術大師。終極戰士肯定和不同時空、全球各色的「戰士」們有過廝殺,並從中見識到這些戰士各自所擁護的信念,這都是可供探索的潛在題材。


文:Jo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