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判日】終於迎來尾聲! 永恆族的異端們追隨起新的天神,開始為過往的罪孽贖罪......

圖/Marvel Comics

在DC漫畫剛好出版了兩部大事件故事的這個星期,漫威漫畫的大事件《審判日》(A.X.E.: Judgment Day)卻剛好來到它的尾聲故事,也就是所謂的Omega刊啦。

在戰爭結束,人類、變種人(Mutants)和永恆族(Eternals)暫時取得新的和平、永恆族卻永遠失去了兩位成員——徹底死亡的瑟希(Sersi)和成為了新的天神族成員的天體艾賈克(Ajak Celestia)。而現在永恆族們又該怎麼面對一個現在無比憎恨他們的世界呢?

首先是狀況報告。大家熟知的永恆族英雄:伊格瑞斯(Ikaris)、瑪卡瑞(Makkari)、金勾(Kingo)、費斯托斯(Phastos)以及Sprite等人,全都歸屬到了天體艾賈克的旗下行動,遵循著祂的「異端」。

幾件事情也在重新成為永恆族至尊的祖拉斯(Zuras)的報告中被確認了。首先是「星狐(Starfox)」厄洛斯(Eros)的身分——他被認證為真正的永恆族,即使他並非原初的那一百人;人類對於永恆族的仇恨過個幾千年大概就會被忘掉了,他們可以等。

對於變種人,現在任何對他們動手的永恆族人都會立即被送進「排除」(The Exclusion)當中監禁。而對於人類,他們必須獻出一些乾淨能源以及先進科技做為補償。最後,所有跟隨天體艾賈克的永恆族異端要是失控了,也得關起來。

畫面來到先前在《永恆族》連載中,伊格瑞斯在預視中看見會死去的男孩Toby Robson家中。當時伊格瑞斯試著貼身保護他以避免男孩死去,最後他卻在為了拯救地球而死去後,被地球機器以Toby的生命能量復活,導致了男孩的死。

那個時候,伊格瑞斯還不知道地球機器復活永恆族的代價是一條凡人的性命。

Toby的母親Sophia看見殺死自己孩子的兇手自然是抓起手邊的一切試著傷害他,卻很遺憾地得知自己完全沒有辦法傷他傷得比兩人心裡的痛還深。

而另一位與永恆族有密切交流的女子,試著寫詩的Sally——則是終於遇上了在故事中一邊試著摧毀克拉科(Krakoa),一邊在與她用簡訊交流的The Hex成員Syne the Memotaur。

即使Syne的本性是摧毀與破壞,但她也是個想要寫詩的一百萬歲青少女。等到下次她被釋放出來,她還想與Sally,或是Sally的後人交流和分享彼此的詩。

非得讚嘆這位女子的冷靜和理解不可。

在異端這一邊,他們發現吉爾迦美什(Gilgamesh)和他的小團隊「被遺忘者」(The Forgetton)拒絕加入他們,因為這些被遺忘者們仍然不信任天神族。

而這正是天體艾賈克想要的,能夠監督自己行為的對象——能夠審判自己的行為的人。

在瑟希的犧牲之下,他們知道自己需要變得更好,成為更好的神、更好的永恆族。雖然人類現在憎恨他們,但是他們還是必須盡一切力量去救助人類,活在他們之中。

至於這次的兩位罪魁禍首,諸克(Druig)和烏拉諾斯(Uranos)——前者正在承受後者給予他的永恆折磨,而後者正對於知道自己終有一天會被變種人「使用」一個小時而感到開心。

因為那代表他又可以出去大開殺戒了。

事情在變異族(Deviants)這邊也有了變化。對於審判了全體變異族的結果為通過的「始祖」(The Progenitor),這些不斷變化的人民們也做出了改變:他們開始對神祈禱。

而變異族軍閥克羅(Kro)則期望天體艾賈克有一天能夠找到讓變異族不再會發生會引來永恆族殺戮的「過度變異」(Excess Deviation)的方法。

克拉科重建到一半的同時,費斯托斯也帶著地球機器在重開機之前對克拉科本體留下的最後一條訊息前來了。而這條訊息很有意思:「再見,母親/父親/我/你。」

這是什麼意思呢?當初天神族前來地球時,是以人類作為模版設計出了這裡的永恆族與變異族的。祂們在給地球打造一個內部AI的時候,也用了當時存在於地球上的一個活體島嶼作為模版——而那便是奧卡拉(Okkara),克拉科和阿拉科(Arakko)的前身!

伊格瑞斯在與Sophia協調過後住進了她的家中作為房客,同時也作為新生活的起點——一段為過往贖罪的生命的基地。因為Sophia也希望看到他能夠為這個世界做點什麼,她甚至不在意街坊鄰居對於她收容一個永恆族會有什麼想法。

於是這些異端永恆族開始了他們的自我救贖之旅。也就是,生活在人類之中,進他們所能去幫助所有人。當個默默無名的英雄,直到永遠。

因為就如同他們的壽命一般,羞恥也是持續到永遠的。

重生後的地球機器默默看著一切。失去了百萬年來所養成的宅宅性格的這個「新的」地球機器重新開始順暢運轉,就這麼看著一般的永恆族和異端永恆族們繼續活在這個星球上。

但是最後這個笑容和眨眼是否代表著先前的人格以某種不明的方式留存了下來呢?

復仇者、X戰警和永恆族三方的大事件《審判日》到此,真正結束啦。


文:瑪瑟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