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伯派汀森《蝙蝠俠》電影藍本!法蘭克米勒《蝙蝠俠:第一年》漫畫介紹:你真的懂黑暗騎士嗎?

向漫畫大師法蘭克·米勒(Frank Miller)致敬的電影導演,不只是克里斯多福·諾蘭(Christopher Nolan)的《黑暗騎士三部曲》(The Dark Knight Trilogy),將在2022年3月上映,並由麥特·李維斯(Matt Reeves)所執導、羅伯· 派汀森(Robert Pattinson)主演的《蝙蝠俠》(The Batman),也有著與《蝙蝠俠:第一年》(又譯《蝙蝠俠:元年》,Batman: Year One)相似的味道。

▼不論是在電影海報,或是漫畫家Jim Lee所繪製的版本,也都很有《蝙蝠俠:第一年》的風格


在過去麥特·李維斯接受採訪時,也確實說過為了拍攝《蝙蝠俠》電影,特別去參考過不少相關漫畫,包含了已故漫畫家Darwyn Cooke所創作的《Batman:Ego》,以及1987年由法蘭克·米勒所著作的《蝙蝠俠:第一年》,並且電影也確實以該部漫畫做為的藍本,講述年輕時的布魯斯韋恩回到高譚後的第二年,剛成為蝙蝠俠時的第一個年頭,這也與法蘭克·米勒筆下的故事有著相似之處。

▼《Batman:Ego》也是麥特·李維斯導演所參考的蝙蝠俠漫畫之一,這個部分以後再跟各位介紹


說到法蘭克·米勒筆下的蝙蝠俠,一直以來總是被漫迷們稱做是最寫實、也是最黑暗的一個版本。當然這裡所說的黑暗,並不是那種畫面黑壓壓,或是充斥暴力元素的那種黑暗,而是藉由人性、角色心理黑暗面,來讓故事中的角色更為立體、更為真實。

在《蝙蝠俠:第一年》漫畫中,雖是以剛學習一身知識與武打技巧後,返回高譚不久的布魯斯韋恩,化身為黑暗騎士的故事,但這一部作品基本上絕大多數則是以詹姆斯高登的視角為出發,帶領讀者粉絲再次認識人稱「犯罪之都」的高譚市,以及遇見蝙蝠俠後,成為相知相惜,一起拯救高譚的合作夥伴。

▼在2011年也推出過《蝙蝠俠:第一年》 動畫電影


▼在《蝙蝠俠:第一年》的布魯斯韋恩還是「剛出道的英雄」,還是新手的他,出手時也不免擔心是否會一個不慎,導致年僅15歲的少年從20樓高的樓層摔落至死


▼除了上述提到了兩位角色外,該作也出現了剛從街頭妓女成為「貓女」的瑟琳娜·凱爾,以及還只是個檢察官的哈維丹特,前者與布魯斯韋恩還沒有太多的交集,後者在漫畫則是沒有太多出場戲分。


▼在《蝙蝠俠》電影中,扮演貓女的柔伊·克拉維茲(Zoë Kravitz),幾乎還原了《蝙蝠俠:第一年》漫畫中的樣子


故事講述剛從芝加哥搬到高譚市的詹姆斯高登,成為了高譚警局中的一介小隊長,但也並不是持著正義之心,與警察團隊一起拯救城市。這裡是高譚市,能夠做的,只是看著這些掛著警察名號的流氓,光明正大的凌虐市民、啃著市民的骨頭、照顧自己的口袋。

並不是當了警察,就能夠維持正義,在高譚市的警官,有時候所做的事情也不見得會在躲在暗處行動的犯罪來得乾淨。

▼頂著警察的名義,公然欺凌高譚市民的高譚警員


也正因為如此,讓原本抱持消極態度的高登,對於這樣的差事激起了他內心的正義與原則,使他決定私下「以暴制暴」,回擊曾經羞辱過自己的惡警來保護自己。縱使這換來的是日後警局同事們的「教訓」,縱使他不是真心喜歡這份不是人幹的差事,但這一切都是為了守護家人,以及妻子腹中的胎兒。


談到「喚起正義」,與此同時的布魯斯韋恩,也開始學習在這座罪惡城市裡扮演一名「變裝英雄」。

起初的布魯斯韋恩還仍在摸索該以什麼樣的方式守護高譚,他能做的,就是假扮成某個人,讓別人不知道自己就是高譚市有名的韋恩少爺,潛進鬧區進行偵查,了解高譚的「現況」。


▼這裡也是布魯斯韋恩與還是街頭妓女的瑟琳娜凱爾初次交手


▼在深思自己應該如何做,如何以自己的方式守護高譚時,突然來了一隻誤闖韋恩大樓的蝙蝠,同時也讓布魯斯韋恩找到了「方法」,若要讓敵人畏懼自己,那就將自己化身成為「恐懼」,成為一隻蝙蝠

當布魯斯韋恩開始成為黑暗騎士的同時,詹姆斯高登也開始實行他的正義,做到了在高譚市沒有人敢做的英雄之舉,這不只是讓他成為媒體誇讚的「人民英雄」,更是成為高譚警局裡的眼中釘。

在那之後,於高譚警局裡佔上風的高登,以及在內的警員團隊開始實行「抓蝙蝠」行動,視這名穿戴面具的私刑者為犯罪逮捕,而這裡也成為讓詹姆斯高登與蝙蝠俠之間認識彼此的機緣。

但是讓詹姆斯高登最為在意的是,屢次看見蝙蝠俠並非沒有做出危害城市,或是無端殺害任何人的事情,而是盡可能去選擇拯救將被事故意外撞傷的老奶奶,甚至是在高譚市不太有人會願意多看一眼的貓咪。比起為了抓到蝙蝠,不惜一切危害市民,以及拿著高譚的錢、啃食高譚的骨的惡警,難道真要抓住其實也是與自己一樣,都是追求正義的英雄嗎?


▼詹姆斯高登除了反思著蝙蝠俠其實並非犯罪這件事外,也思索著自己無意犯下的婚外情,以此也呈現出人性的另一面


在《蝙蝠俠:第一年》,除了盡可能描繪角色之間的心理層面外,法蘭克·米勒為蝙蝠俠所描繪的「智慧」也沒有少過,包含他的應變能力、判斷力,以及如何善用身邊配備道具等。

即便在混亂當中,因意外導致他必須捨棄了隨身佩帶的萬能腰帶,但對於永遠都有備案來應付當下狀況的蝙蝠俠來說,卻也不足以成為阻礙。因此從這裡可以看出,雖然這時的布魯斯韋恩還是個剛出道的新手英雄,卻也展現他過人之處。

▼捨棄著了火的腰帶,意味著蝙蝠俠無法使用蝙蝠標、鉤抓槍等裝備,唯一能做到的,就是潛藏在角落,利用靴子上的吹箭,以及鞋底的超音波裝置,來設法突破困境...以及召喚在蝙蝠洞裡的蝙蝠們。


▼受到蝙蝠俠挺身而出、維護正義的影響,此時的瑟琳娜凱爾也開始扮起我們所熟知的貓女,以自己的方式在高譚行動,儘管她總被誤認為是「蝙蝠俠的助手」

讓詹姆斯高登決定忠於內心的想法,願意與蝙蝠俠達成共識的契機,則是在於高譚警局終於將刀刃指向高登的妻兒,藉此要脅高登,削弱他的銳氣。於此同時,早已潛伏在高登家地下室的布魯斯韋恩,則是以不顧自己安危的方式,拯救了高登那還在襁褓中的兒子。

儘管高登向布魯斯韋恩說「沒戴眼鏡的我就跟瞎子一樣」,表示他無法看清楚眼前的救命恩人的樣貌,但得知實際上布魯斯韋恩夾克下還穿著一身「護甲」後,或許也讓詹姆斯高登心裡得到了一個「即使你不說,我也明白」的答案。隨著蝙蝠俠的協助,在高譚警局的毒瘤一一掃除,詹姆斯高登也順利從被人威脅的小隊長,一路爬上我們所熟知的警長位置,並與蝙蝠俠合作守護高譚,維持正義。

有趣的是,在這之後高譚市也將迎接下一個最令人聞風喪膽,又令人捉摸不定的「犯罪王子」小丑,來作為《蝙蝠俠:第一年》故事的結尾,同時也意味著蝙蝠俠的英雄人生就此開啟新的篇章。

得到無數好評,被譽為「劃時代作品」的《蝙蝠俠:第一年》,描述的不只是講過無數次來歷,述說布魯斯韋恩如何成為一介英雄這麼簡單的故事,而是講述一個如何在無情社會中力求生存,保護自己的凡人。

不論是做錯一步,就可能命喪高譚的蝙蝠俠;支手抵抗爛到發臭的高譚警局,但同時在情感道德上卻也不完美的詹姆斯高登;甚至是從街頭妓女出身的瑟琳娜凱爾,都只是個相當平凡的普通人故事。


圖片來源:DC Com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