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專欄】《怪獸與鄧不利多的秘密》:麥茲米克森或許是好情人、但強尼戴普才是好反派

(圖片來源:華納兄弟影業)

(文章後段涉及劇透,請慎讀)

《怪獸》系列是個處境尷尬的系列,我指的不單是戲外 J.K. 羅琳的跨性別爭議言論、強尼戴普的換角風波、伊薩米勒頻頻失控鬧事的毀形象醜聞,我指的是《怪獸》系列似乎還不清楚自己想成為什麼樣的電影,它裡頭有諸多角色、諸多設定、諸多支線,但這些卻總是難以有效地相扣。《哈利波特》系列很清楚自己就是校園故事為重心,但《怪獸》系列到底是什麼?它是羅琳版的《精靈寶可夢》?是戰爭片?還是魔法世界名門望族們的《世間情》?即使我很喜歡第一集《怪獸與牠們的產地》,我仍對此系列的定位備感困惑。

可喜的是,定位模糊的問題,已經開始在《怪獸與鄧不利多的秘密》逐漸獲得解套。負責執筆七集《哈利波特》電影、但卻在前兩集《怪獸》缺席的編劇史提夫克洛伍斯,這次總算回來出手相助。前兩集全由鮮有劇本編寫經驗的羅琳操刀,定位模糊的問題很快就在第二集《怪獸與葛林戴華德的罪行》釀成慘劇,第一集劇情相對簡單、著重在角色建立,但開枝散葉的第二集立刻就淪為雜亂的多頭馬車。而克洛伍斯的參與或許真的起了作用,因為第三集顯然被梳理得較為工整。

(圖片來源:華納兄弟影業)

對比前兩集,《怪獸與鄧不利多的秘密》終於有個清楚的類型歸屬:諜報片。本集可以說是發生魔法世界的《不可能的任務》,鄧不利多就像是影集版《虎膽妙算》裡的「龍頭老大」,負責指揮隊員們各司其職、調度一場又一場的誘敵戰術或偷天換日的高風險行動。我們可在片中看見諸多諜報片的固定橋段,如:任務開始前集結各路高手的招募過程、講解計劃步驟的投影簡報、造假身分混進上流社會晚宴、兵分多路的調包大作戰。

《怪獸與鄧不利多的秘密》同時也宛如魔法版《X 戰警》,事實上,上一集早有浮現這樣的相似度,只不過這回有著更直球的雙方人馬交手,因此也更顯其雷同。阿不思鄧不利多就是 X 教授,蓋勒葛林戴華德就是萬磁王,他們同樣都曾是理念相近、為自己種族的權益而奮鬥的戰友,後來理念卻分歧、從此相互為敵;而他們各自的跟隨者,也偶爾會在兩派之間來回流動。至於紐特,他大概就相當於是獨眼龍或金鋼狼,而總是緊隨葛林戴華德在側的得力助手維達羅西爾,屬性則頗似魔形女。

(圖片來源:華納兄弟影業)

《怪獸與鄧不利多的秘密》肯定是有所修正的改良續集,但它仍存有不少缺陷,有些是打從《哈利波特》時代便已根深蒂固,有些則恐怕已無改善的機會。先講前者好了,這個部分我稱之為「羅琳式拖戲」;羅琳很喜歡安排一些「小任務」去拉長整體的故事線,用《哈利波特》來比喻的話,就是佛地魔一開始想幹走魔法石,後來又把目標轉移至日記簿,直到第四集才正式回歸,而回歸後還沒完,他還得找水晶球,然後又有分靈體的事情要處理,超忙。羅琳也把這招套用在了《怪獸》系列。

羅琳這招就好像,你把尋寶片的每一個步驟拆成好幾集在解釋。譬如,我光是要找張藏寶圖就找了一整集,找個寶藏箱的鑰匙也找了一集,然後又發現寶藏箱其實有三個不同鎖,所以我又要再去找另外兩把鑰匙,接著開始按地圖的線索踩點,每踩一個點又各花了一集,前前後後湊個八集十集沒問題,直到最後一集才肯讓我們挖到金銀財寶。這種鋪陳手法套在《哈利波特》比較沒毛病,因為《哈利波特》本身是校園故事,重點其實也是看角色的成長,何況還有七個年級、設計不同課程內容當作拉長故事線的合理藉口。然而,套在《怪獸》就會讓人有點煩躁了。

(圖片來源:華納兄弟影業)

《怪獸》系列的主軸是「阻止葛林戴華德向麻瓜世界開戰」,它基本上是個種族戰爭題材,或者更廣義地說,就是戰爭片,而戰爭格局的題材在傳統上最理想的篇幅,應是「三部曲」、而非羅琳想要的「五部曲」。就算真把它當《X 戰警》在拍,羅琳也該理解一件事,那就是電影版的《X 戰警》拍了那麼多集,他們其實也是按照三部曲的格局在規劃,每三集就是一個階段性段落,而且也不會每一集都是在對抗相同的敵人。

《哈利波特》有很多支線元素可以「掩護」那潛在的「拖戲」感,我們不一定只能把焦點都放在佛地魔,可是《怪獸》系列所有角色關心的事情真的就只有葛林戴華德,而現在才進展到故事的中段,拖戲的痕跡就已經藏不住了,因為羅琳又開始耍她的「小任務」老招,讓大夥為了一對麒麟、為了一場突然安插的選舉又奔波了一整集,而且奔這麼一波,大方向的劇情也沒太多推進,羅琳只是額外多塞雜務給這些角色忙進忙出,藉此拖住其它觀眾更關心的事情 — 魁登斯的顛沛身世、紐特和雅各的兩條愛情線、牽動大局的鄧葛戀纏綿。

(圖片來源:華納兄弟影業)

雖然上述那些要角的故事線確實有些進展,但都是很小的進展;紐特和蒂娜還停留在曖昧階段,這點多少是因為懷孕的凱薩琳華特斯頓無暇參演太多戲份,劇本有因應刪改,還可以不計較,但魁登斯的部分,要不是上一集捅出那齣過於狗血、過於錯綜複雜的抱錯小孩戲碼,魁登斯線的進度早就走到更後面;雅各和奎妮的分合,也是從上一集就開始不妙,奎妮「入教」入得有點倉促,感受不到她心意已決的「重量」,這次「脫坑」也同樣有點突然,同樣接收不太到她決定脫坑的重量,莫名其妙進去又出來,也許羅琳會在後兩集補述她的心路歷程,但就目前來看,她交代得很淺薄。

這次大家普遍頗滿意麥茲米克森版的葛林戴華德,滿意到甚至覺得他比強尼戴普更勝任此角,這點我完全不認同。我承認,我是強哥的腦粉,他被換角我很怒,所以你要說我偏心、不客觀也罷,但我真心不覺得米克森的演出有哪裡特別。或許我該這麼說,米克森是個合適的「情人」,但不是更好的「反派」,「情人」的部份是指,他和裘德洛對戲確實有極佳的火花,有擦撞出所謂的 CP 感,但在「反派」這方面,米克森的版本太「平淡」了。

(圖片來源:華納兄弟影業)

我不會說米克森比強尼戴普更適合成為裘德洛的「情人」,因為我們沒看到戴普跟裘德洛對戲的樣子,自然無從比較。但論詮釋葛林戴華德的「反派」面,我會覺得戴普的表演是「更有趣」的,也許已有不少觀眾看膩戴普的史傑克式「瘋癲怪咖」風格,但戴普在演葛林戴華德的時候明顯收斂很多,他反倒將重心放在此角用話術「惑眾」的特性,也確實呈現得相當到位,而以往的怪咖演法,他也有稍加調整成不同的邪氣基調,也就是他本人所形容的「詩人、搖滾巨星、反社會人格」形象,這些特質的綜合使他的版本有一定程度的鮮明魅力,更別說他那身服裝還十分強調搖滾巨星的狂野與叛逆。

但米克森的呈現,對我來說就只是「盡力迴避」戴普風格的弱化版,他自己也說了,他不想、也不該模仿戴普的版本,戴普版的整體呈現「太高調」了,這逼得米克森似乎只能選擇相對「低調」一些的演法,而「低調」化後的結果就是… 普通,不會差,但就是… 普通,服裝很普通,表演很普通,拿掉所有戴普當初和羅琳、導演大衛葉慈共同討論和形塑出來的特色之後,在我來看,觀賞此角的樂趣就少了很多。

(圖片來源:華納兄弟影業)

我也沒有要怪罪米克森的意思,我明白他的難處,我明白劇組的難處,任何演員來頂替應該都會是這種結果(尤其還是要從一位極具標誌性的演員手中接下棒子),因為接手的人並無太多創意上的選擇。但對我而言,米克森的版本,除了他長得很帥、自帶他個人的明星光環、觀眾通常很習慣對他投以腐味濾鏡之外,我實在不覺得戴普有哪裡輸給他。至於柯林法洛的版本,他並沒展露本性的全貌,很多時候是在假扮他人,在此就不比較了。

比起米克森的葛林戴華德,全片令我最滿意的演員是裘德洛,他扛起了整部電影,正式搶走了紐特的主角鋒芒。雖然片名所指的秘密其實是跟另外一位鄧不利多有關,但最有戲可以發揮的終究還是他的鄧不利多,甚至可以說,他跟米克森的化學作用幾乎是靠他在帶、靠他在出力的。


文:Jo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