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柏赫德大反攻:號召「親妹妹、化妝師、演技教練」等證人團出面揭強尼戴普失控施暴!

(圖片來源:Daily Mail)

強尼戴普(Johnny Depp)與前妻安柏赫德(Amber Heard)的家暴誹謗審判今邁入第 18 天,結束審問的赫德也開始改讓其他證人陸續為她提供有利證詞。

赫德的妹妹惠妮亨利克斯(Whitney Henriquez,下圖)今在證人席上描述,她對戴普一開始的印象很好,認為他親切、大方又善良,「直到今天,我都還沒看過我姊姊如此深愛過一個人。」亨利克斯說道。但她也表示,戴普的情緒時好時壞,只要他沾毒或碰酒,就常會和她們掀起爭執。 

亨利克斯聲稱,她姊姊在與戴普交往的期間,不僅整個人愈來愈沒活力,身體狀況也愈來愈差,既暴瘦又睡眠不足。由於赫德和戴普共享同一位造型師,戴普還藉此嚴格控制赫德的穿搭。戴普也經常批評赫德接演的電影,尤其是含有性愛場面的電影,並強烈反對她繼續從事演藝工作。

(圖片來源:Daily Mail)

亨利克斯更爆料,戴普會要求赫德的手機不得設密碼,或是要求設的密碼是要他能記得住的。此外,和戴普他們住在同一棟公寓的亨利克斯有次還介入勸和兩人的爭吵,赫德當時發現戴普和一位女性的曖昧私訊,認為戴普有出軌,但戴普反駁那位女性對他沒有任何意義,接著還將事情怪罪給赫德。

後來戴普和赫德的爭執愈來愈激烈,戴普更拿起一罐 Red Bull 向赫德丟擲,卻不小心砸中了他的私人護士。亨利克斯回憶,她當時還被戴普從背後攻擊,讓赫德當時激動地大喊:「別打我妹妹!」 

經過這次事件,戴普要求亨利克斯簽署一份不得公開談論此事的保密協議,但亨利克斯拒絕了。過了一段時間,戴普指控亨利克斯私下向媒體爆料,而在那之後亨利克斯也終於搬離了公寓。

(圖片來源:安柏赫德社群媒體)

赫德的前化妝師梅蘭妮英格瑟斯(Melanie Inglessis,上圖左)則在她的證詞裡表示,她曾經替赫德保管手機,這樣戴普就無法聯絡赫德,並試圖說服赫德打消離婚的念頭。英格瑟斯稱,赫德擔心自己又會屈服於戴普,並重回戴普的懷抱。「我們這些朋友都陪著她一起度過難關。」英格瑟斯說道。

英格瑟斯作證,她確實有透過化妝幫赫德掩蓋傷痕,她在這之前也有掩飾傷口的化妝經驗。英格瑟斯指稱,這些作為證據的傷痕照片甚至無法精確描繪出赫德當時受傷的程度。不過英格瑟斯強調,她沒有親眼見過戴普對赫德施暴,和戴普見面過的次數很少,對他也無負面的印象,只覺得他為人親切。

(圖片來源:Daily Mail)

赫德的表演教練克莉絲汀娜賽克斯頓(Kristina Sexton)今天作證時則描述,赫德在與戴普交往的後期變得像個「隱士」。和赫德的妹妹一樣,賽克斯頓也觀察到赫德有暴瘦的情況,並猜測可能是壓力所造成。

赫德的另一位好友 — 拉奎爾潘寧頓(Raquel Pennington,上圖右)則在她的預錄證詞中透露,她於 2016 年目睹了戴普和赫德的最後一次爭吵。潘寧頓那時收到赫德的簡訊要她去公寓跟她見面,而到場後的潘寧頓立刻就聽見兩人的吵架聲,赫德還急著向她求救。潘寧頓試圖勸架並保護赫德,但戴普仍強行將潘寧頓推開。潘寧頓本來想拿起現場的菸灰缸反擊戴普,但這時戴普的兩名警衛正好趕到現場,並成功將戴普勸離。

(圖片來源:Radar Online)

赫德先前一再反駁,床上糞便並不是她拉的,而是她和戴普所養的約克夏犬,同樣也是證人之一、同樣曾經住在戴普公寓的潘寧頓前夫喬許德魯(Josh Drew)對此則表示,他們的約克夏犬 Boo 確實很常在屋內到處大小便,有時德魯還會幫忙清理掉 Boo 的排泄物。

德魯坦言,他沒親眼見過戴普對赫德動粗,但他見過這對前夫妻檔吵完架之後公寓內一片狼藉的狀況。德魯也回憶,情緒失控的戴普曾經用酒瓶砸他的家門、要求開門讓他進去,並向他大吼大叫、狂噴髒話、甚至還向他吐口水。後來他好不容易將戴普擺脫,並把家門鎖上。  


文:Jo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