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比王‧肯諾比》第一季第三集情節與彩蛋解析!那位大人回來復仇了!

和預想的不同,眾所矚目的前任師徒對決居然在這集就上演了,雖然看到年老力衰的歐比王被打得那麼慘實在難過,但這也只是第一輪而已,相信他肯定能藉由這場震撼教育重新站起來,再次變回我們所熟悉的那位絕地大師。

風雨欲來
歷經驚險的脫逃,加上判官的驚人告白(?),備受衝擊的歐比王獨自一人在貨艙中冥想著,但不管他怎麼呼喚,始終無法與魁剛師父接上線。

畫面一轉,鏡頭開始穿插出浴的維德大君,剛結束巴克他艙的治療,藉由全自動化的流程,他像個機器人一樣陸續裝上了配件。在電影《俠盜一號》劇中,我們也能見到維德泡在巴克他艙,表現出了他半殘身軀的脆弱,如今終於能看到完整的著裝過程,甚至能感受到他的痛苦。 不僅被截斷的手腳、滿是傷疤的皮膚,胸前的控制板甚至是像釘子那樣「嵌入」維德的身體,呼應了尤達在第一部曲《威脅潛伏》中所言「恐懼導致憤怒,憤怒導致仇恨,仇恨導致苦難」,對照安納金人生這一路走來的過程實在再貼切不過。

戴上頭盔的正面鏡頭,可以清楚看到海登的臉,而完全變為黑武士後,我們也能再次聽見詹姆斯‧厄爾‧瓊斯(James Earl Jones)所配,那咄咄逼人的沉厚聲線。此地果然是火山星球穆斯塔法的維德城堡,這也是我們首次見到他的玉座之間,這幕的取鏡正如同維德面罩的正面(窗戶是眼睛,座位是鼻子,階梯是嘴巴),而習慣追新聞的話應該知道,本劇集過去曾釋出過這邊的美術稿。透過全像通訊,三師姊瑞娃向黑暗大君直接報告追捕進度,她也將大判官的死(實際上應該沒死)推給歐比王背黑鍋。

鏡頭又回到了歐比王這邊,他藉著空檔在幫莉亞修理蘿拉,我們的小公主此時湊了過來,問他能不能用原力讓船跑得快一點,結果就像電影《原力覺醒》裡韓索羅對芬恩說的,歐比王表示原力「不是那樣用的」。

這邊莉亞也詢問原力是怎麼樣的一個感覺,相較於第四部曲《曙光乍現》中對路克所作的解釋,面對還只是個孩童的莉亞,絕地大師以更加親近簡單的方式讓她理解。


採礦的星球
飛船終於抵達了目的地馬普佐,這是顆礦業行星,降落後就有機器人上前卸貨,歐比王與莉亞趁機悄悄離開。這幕還能見到一角有台 R5 機器人,由於配色有點不一樣,因此它應該不會在九年後被爪哇人賣給路克的歐文叔叔。

馬普佐位於中環星域,大片地區看似荒蕪但仍被帝國所掌控,可以見到突擊士兵在監督採礦工作。歐比王也與莉亞提到本地過去曾有著田地與住家,對比當今的淒涼,再次無聲地批判了帝國的暴政,如同他在《曙光乍現》對路克所言「那是個更文明的時代,在黑暗時代之前,在帝國之前」。

或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歐比王居然在遠處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彷彿是昔日的安納金天行者。不知這是現實還是幻覺,待莉亞的聲音喚回他的心神,那個人影也隨之消失無蹤。


判官的堡壘
星空的某一角,只見判官的運輸機鐮刀號(Scythe)飛抵一顆星球,廣闊的海原上有座顯眼的黑色堡壘,隨著降落停妥,三師姊大步走出,像回到老家一樣威風凜凜。這顆星球名為努爾(Nur),是穆斯塔法星系的一顆衛星(並非穆斯塔法本身的衛星),與地表充斥火山與岩漿的穆斯塔法相反,這裡有著相當豐沛的水資源。而這座要塞正是判官城堡(Fortress Inquisitorius),有相當大的部分是在水面下,初見於遊戲《絕地:組織殞落》(Jedi: Fallen Order,2019)。

鏡頭跟著三師姊移動,背景也演奏著配樂,聽起來像是帝國進行曲的變奏版,依舊有著明顯的英氣與威嚇感。 由於大判官現在缺席,會議桌中央的座位是空的,儘管瑞娃只是站在位子旁發號施令,五師弟就已經看不下去,馬上用原力給了她一個下馬威。

這邊仔細看會注意到大判官的座椅有著像兩個尖塔的設計,就如他們座機鐮刀號的前端,也同維德城堡的形狀,有人推測或許這是在強調西斯一師一徒的雙人規制(Rule of Two)。此外,會議室內周圍的紅色區塊疑似陳列了許多光劍,或許正是判官們多年來獵殺絕地的戰利品。

為了找到歐比王的所在,判官出動無數探查機器人,送往了礦業星系。這些是毒蛇探查機器人(Viper probe droid),早已看過第五部曲《帝國大反擊》的我們肯定不陌生,這應該也是首次見到它們被放入莢艙然後投射的全自動化過程。這種太空莢艙可以進行超空間飛行,將探查機器人送至目的星域,這次劇中所見的外型似乎與過去我們所知的都不同。


再次偽裝父女
馬普佐上的兩人抵達了哈賈所告知的地點,但只見荒草蔓蔓,根本沒有人前來接應。歐比王當下認為被騙了,莉亞則主動要去尋求協助,事後證明,一個不信任人性的老人與一個恣意妄為的女童根本是最糟的組合。莉亞攔下了一輛車,看似友好的司機一口答應順路載他們,然而當歐比王上車前,卻見到了帝國的旗幟。

這邊莉亞以假名自稱露瑪(Luma),介紹歐比王是自己父親歐登(Orden),露瑪這個名字曾出現在迪士尼星戰主題樂園《銀河邊緣》,是走失寵物告示上所提及的母托卡貓(Tooka),找到的人將可以成為牠的新主人。此外露瑪在舊史也是一種螢光棒,被用於採礦與建築作業,別忘了馬普佐這裡正是顆礦業星球,歐登一名也可能是出自礦石(Ore)。

這位好心的司機名叫福瑞克(Freck),是帝國的擁護者,外型會讓人聯想到鼴鼠,目前這個種族的名稱與資料仍未知,但有人猜測可能是在致敬隸屬於舊史,曾在漫畫《外星一對寶》(Droids,1986)中出現的塔圖因鼴鼠生物。

途中幾名突擊士兵上了車,其中一人還坐到歐比王身旁,得知他們是被派來搜尋絕地,氣氛也開始變得緊張,好在能言善道的莉亞編了個故事,歐比王也跟她一唱一和。即便中途差點露餡,最終士兵還是相信了,隨著抵達他們的目的地,四名士兵也紛紛下了車,說要去檢查 T-16。

危機暫時解除,不過莉亞也察覺到歐比王認識自己的親生母親。這段會讓人聯想到第六部曲《絕地大反攻》路克對莉亞詢問是否記得他們的母親,莉亞表示只有一些影像和感覺(畢竟帕米在她出生後沒多久就去世了),而由於絕地自幼與原生家庭分離,歐比王對自己父母的記憶也是只剩下一點片段,但仍記得自己似乎有個弟弟。

這是過去不曾有過的設定,不過舊史歐比王學徒的時代的確有夢見一個叫歐文的兄弟,後來事實證明,他是預見了未來和路克叔叔的兄弟情誼。實際上,在《絕地大反攻》的劇本階段的確有將歐比王與歐文設為兄弟,但最終並沒有出現在電影裡,如今新史將歐比王有著弟弟的設定正式引入,不知是否是要作為讓他日後登場的伏筆。


唯一的生路
車子逐漸行近一處檢查哨,而這也是福瑞克真正的目的,要將他們交給帝國核對身分。眼見命懸一線,歐比王拔槍打爆了探測機器人的眼睛,緊接著就用非常不文明的方式血洗了整隊的突擊士兵(歐比王弄了半天沒用,乾脆一槍打爆柵欄機器的這幕,也讓我想到《曙光乍現》裡韓索羅話不投機就爆了通訊器的橋段)。然而就在他們穿過檢查哨,又有一台運兵車抵達,歐比王只得乖乖投降,殊不知有個意外的援軍就在這群敵人之中。

正當以為一切無望,下了車的女軍官卻偷襲殺死所有的突擊士兵,原來她正是哈賈所說的內應(仔細聽的話會注意到,一開始勒令歐比王趴到地上的士兵也是名女性,進入了迪士尼時代後,突擊士兵也講求性別平等了)。在她的協助下兩人暫時得以脫險,但探測機器人已將訊號發了出去,判官和維德大君如今都知道歐比王人就在馬普佐,即便他們抵達了鎮上的安全屋,帝國卻已經展開嚴密搜查。

這位女性軍官名為塔拉(Tala Durith),由於看清了帝國的真面目而轉投反政府的地下運動。安全屋中可以看到一些眼熟的零件,還有台與抵達時同型的機器人,名叫奈德 B(NED-B),當莉亞與它交流的時候,塔拉表示奈德是搬運機器人,不具有溝通能力,但莉亞卻表示它可能有話想說。這段似乎呈現出了「機器人權」的思考,電影《韓索羅》也有涉及這塊,莉亞顯然立場上將機器人與人類視為平等,呼應了她在第一集與表哥衝突的起因。

塔拉帶兩人進入了隱藏的暗房,牆上有著許多簽名,其中歐比王辨識出了昆蘭沃斯(Quinlan Vos),塔拉表示他有時也會協助過他們偷渡絕地幼徒。昆蘭是一名相當叛逆的絕地,在複製人戰爭時期跟歐比王合作過,杜酷也曾拉攏他加入黑暗面,但最終仍重返了光明。該角色最初是由《威脅潛伏》劇中一個背景角色所發展而來,在舊史中有相當的活躍,喬治盧卡斯因而在《西斯大帝的復仇》中讓歐比王以台詞提到他。

昆蘭的留言寫著「唯有閉上眼睛,方能真正看見」,正如歐比王多年後在千年鷹號給路克所上的第一課。

除了昆蘭沃斯外,牆上的簽名也被粉絲辨識出有維倫豪西恩(Valin Halcyon)、簡奧特斯(Djinn Altis)以及羅甘妲伊茲瑪連(Roganda Ismaren)。這些全是舊史的人物,後兩者出自小說《絕地孩童》(Children of the Jedi,1995),這個故事正是關於了一群活過密令 66 的絕地幼徒,羅甘妲後來不幸被帝國判官俘虜,最終成為皇帝之手,並在多年後與路克的新絕地組織為敵。從牆上有她的簽名來看,或許在新史的這條時間線上她並沒有落入帝國的魔掌?

據塔拉所言,藉由這條「生路」所有被援助的人都是送往賈賓(Jabiim),在那取得新身分。賈賓在舊史新史皆有提及,是顆位於外環的星球,舊史中歐比王也曾在複製人戰爭期間於此地打過仗。


西斯大君的復仇
眼見情勢愈來愈危急,塔拉要藉由密道送兩人去搭船,此時歐比王卻感應到了原力的擾動。只見外頭帝國軍紛紛站定,一個黑色的身影緩步現身,我們馬上就明白「那個人」來了。昔日的絕地武士安納金天行者,今日的西斯大君達斯維德,為了獵捕歐比王親自前來,面對帝國中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維德大君,就連判官臉上都露出了畏懼的神色。為逼歐比王現身,維德開始隨意屠殺平民,這招也的確奏效,歐比王要塔拉帶莉亞先走,自己單槍匹馬去引開維德。

就如《曙光乍現》劇中的情況,歐比王順路跑著跑著,卻發現維德已在前方等著他。距穆斯塔法決戰已過十年,過去的師徒再次相會,但相較氣勢逼人的黑武士,當年的絕地大師如今就只是個廢武多年的老人。兩人首次對峙這幕,取鏡角度彷彿是當年《西斯大帝的復仇》安納金在聖殿屠殺小學徒的鏡像,歐比王此時並未應對方的挑釁開啟光劍,而是轉身就跑。

就如瑞娃所言「你無法逃避他」,這對前師徒的劍刃最終還是如命運般相互碰撞。接下來在黑暗的礦場中,達斯維德步步進逼,老歐比根本無從招架,相當類似《帝國大反擊》的雲之城一戰。緊繃的氣氛能感受到雙方實力的差距,維德顯然並沒有拿出全力,而是在玩弄並折磨對手的精神,甚至只是單手持劍,當年兩人能以原力互推,如今也變成單方摔了個四腳朝天。歐比王利用噴氣阻礙維德的這幕,亦相當類似路克在雲之城所做的。

這場懸殊的對戰最終還是將老絕地逼入了死胡同,維德甚至引燃了散落的礦石(應該就是前面口述提到的紋晶礦,Vintrium),讓歐比王也親身體會自己曾受過的灼燒之痛。然而黑暗大君並不打算當下就了斷對方,而是下令活捉他,也因為這個空檔讓塔拉有機可乘,與機器人奈德從絕境中救出了歐比王。

(維德曾於 2017 年漫畫《達斯維德》在幻象中讓歐比王被火焚身,甚至在第四集封面上畫出了他以原力劈開岩漿,與這次劇中他撲滅火焰有異曲同工之妙。)

另一邊,照著塔拉的指示,莉亞穿越到了密道的另一頭,但等在那裡的卻是判官三師姊,儘管她轉身逃跑,但看似機會渺茫…

其實個人並不擔心莉亞的安危,一方面是我們都知道她有免死金牌,另一方面對判官來說她就是個誘餌,不會輕易殺掉。而且接下來十之八九會有她們兩人相處的劇情,依照前面瑞娃看到刻在牆上的絕地標誌有如此大的反應來看,她內心應該還存在著衝突,或許人小鬼大的莉亞正是引導她回歸光明的關鍵?

新聞來源: Disney+ ScreenCrush Emergency Awes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