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巴費特之書》第一季第一集情節與彩蛋解析!星戰宇宙最傳奇的賞金獵人接手犯罪帝國!

隨著 2021 年邁入末尾,眾人引頸期盼的曼達洛人第三季… 不對,《波巴費特之書》(The Book of Boba Fett)終於在 Disney+ 正式上架,於 12 月 29 日播出第一集。這部由一手打造了《曼達洛人》的強法夫洛(Jon Favreau)與《複製人之戰》的戴夫菲洛尼(Dave Filoni)精心製作的全新星戰影集,將描繪傳奇賞金獵人波巴費特成為新黑幫教父後的歷程,繼續探索新共和創建時期的社會局勢。

本集片名「Stranger in a Strange Land」(異地異客)或許是取自 1961 年的同名科幻小說,描述了在火星上長大的主角回到地球的故事,但這句話實際上最初是來自聖經出埃及記的第 2 章第 22 節:And she bore him a son, and he called his name Gershom: for he said, I have been a stranger in a strange land.

重返塔圖因

開場入鏡的就是昔日賈霸的宮殿,這個赫特族長年來佔地為王,一手掌控塔圖因甚至整個銀河的地下犯罪世界,隨著他的性命在《絕地大反攻》(Return of the Jedi,1983)被莉亞親手了斷,如今他的犯罪王國也已改朝換代。

這座宮殿已於無數作品中登場,大家應該對它相當熟悉,但或許有人不知道,實際上該建物並非「皇宮」,而是做為「修道院」被建造的。一群名為「波瑪僧侶」(B'omarr monk)的組織,銀河各地都有著屬於他們的修道院,其核心教義是追尋思想的力量,為此他們捨棄肉體,將自己的大腦轉移至蜘蛛狀的機械步行者中。隨著賈霸佔據修道院,僧侶們被允許留了下來,如同陰森的鬼魅持續在這座龐大的建築中晃來晃去,我們在《絕地大反攻》也可瞥見其身影。

接著我們看到全身泡在巴克他艙中的波巴費特,這項科技對於星戰迷來說也絕不陌生,不僅在《帝國大反擊》(The Empire Strikes Back,1983)就曾見過用來治療嚴重凍傷的路克,近年《俠盜一號》(Rogue One,2016)也有維德大君浸泡於其中,治療全身陳年燒灼傷的橋段。這所謂巴克他(Bacta)溶液是一種可修復,並促進組織再生的物質,無論是神經、皮膚、或是肌肉都可被治癒,這種醫療藥品相當重要,舊史 EU 之中也曾為此爆發過戰事

回憶的漩渦

治療中的波巴費特陷入了回憶的夢境,帶領觀眾返回他以及所有強格費特複製人的出生地卡密諾(Kamino),接著又以廣角鏡頭重現吉諾西斯戰役(Battle of Geonosis)競技場中,年幼的波巴拾起強格的頭盔,悼念已逝父親的畫面。

接下來就是粉絲最想知道,先前未曾提及的關鍵情節,當初波巴被韓索羅一個不小心送入沙瀨蟲的大嘴,乍看下就這樣領了便當。隨著他在影集《曼達洛人》第二季確定生還,更多人想問的是:在迪士尼主導的新史中,這位傳奇的賞金獵人是如何逃出蟲口的?

終於,也毫不意外地,《波巴費特之書》給了我們相當明確的答案:他在沙瀨蟲的肚子中醒了過來,並發現身邊有個也正在被消化中的帝國突擊士兵,於是藉對方的呼吸管攝取足夠的氧氣,並使用噴火器燒出了一條生路。當初賈霸船上並沒有突擊士兵,為何此刻會成了波巴的「室友」?別忘記賈霸就曾說過,沙瀨蟲需要花上一千年來消化食物,或許這士兵也是先前被扔進去,又或者是單純失足的倒楣鬼。

波巴終於爬上地面,可以看到背景有著當初爆炸的賈霸座船殘骸以及沙瀨蟲,後者沒見到活靈活現的小嘴和觸手(於 97 年的特別版後製加上),但會讓人想到 1983 年最初的形象。接下來和舊史的記述有點類似,也是爪哇人發現了他,但不同的是這群拾荒客並沒有誤以為波巴是機器人,而是直接扒光盔甲,將他一人扔在一望無際的沙海中。這也是為什麼《曼達洛人》劇中的小鎮執法官柯布范思日後會從爪哇人那邊換得這套曼達洛盔甲,敘事到這邊終於完整了。

沙人的囚徒

隨著太陽升起,另一群塔圖因的住民:突斯肯沙人現身,他們雖然救了波巴,卻將之作為奴隸,綁在班達獸後方跨越沙海一路回到營地。(這邊也有著濃濃的西部片味,彷彿人犯被牽在馬匹後方的演出)比較有趣的是這群沙人的聚落並不像《複製人全面進攻》(Attack of the Clones,2002)劇中那樣類似蒙古包的設計,而是較像帳篷的搭設,且以服裝差異區分出身分。

半夜波巴費特試圖逃跑,打暈了沙人的看門狗,用牠的牙齒割斷繩索,卻輕撫這頭昏眩的猛獸,甚至對於白天欺侮自己的沙人小孩也沒有痛下殺手,這些細節提示觀眾波巴費特這個人的本質,與當初屠殺了整個沙人聚落的安納金天行者做出了鮮明對比。遺憾的是他與突斯肯勇士的單挑敗陣,最終還是被抓了回來。

應該是沙瀨蟲的胃酸及這段經歷造成的傷害仍在,波巴費特才須持續進行巴克他療程。隨著芬妮克的叫喚,波巴醒來,成為黑幫教父的他如國王般著裝,接見當地要人的進貢。(由機器人幫波巴著裝的畫面,以及後面口述提及的「轎子」,有人指出可能是呼應經典電影《十誡》的元素,畢竟這集的片名正是出自聖經的出埃及記)

新教父登基

客人紛紛對新任的「費特領主」宣誓效忠,尊稱「大名」(Daimyo,出自日本封建時代,就是大領主),一名川多夏族還獻上宿敵武技族的毛皮(波巴費特也曾用過武技族毛髮作為裝飾),但當地市長不吃這套,他的使者甚至暗示要波巴對市長進貢,這部分也牽涉到之後的關鍵劇情。最後宮殿機器人領來兩名曾效忠上一代主人的加莫守衛(Gamorrean,外觀像野豬的種族),希望新主子能給予懲罰以殺雞儆猴,但波巴卻饒恕了兩人要他們效忠。這段很有意思的是,請求施以刑罰的正是曾在《絕地大反攻》中登場的機器人 8D8,當時他也是正以酷刑折磨著一台機器人,把 C-3PO 嚇得半死。

生意與刺殺

波巴與芬妮克前往當地大城市摩斯艾斯巴(Mos Espa),親自視察並安撫當地原本賈霸的勢力,這是塔圖因的重要都市,《威脅潛伏》(The Phantom Menace,1999)劇中魁剛金一行人就是在這裡發掘了年幼的安納金,後者也於《複製人全面進攻》與帕米一同重返此地找尋母親。路上見到幾台四足機器人,根據開發商「波士頓動力公司」的推特,那都是貨真價實的「波士頓機械狗」,既非 CG 也非操演道具。

他們抵達一間名為聖修亞…「庇護所」的小酒館,一進門就可以看到熟悉的老面孔馬克斯裏博(Max Rebo)正在彈奏樂器,看來他不僅沒死在賈霸船上,且在老闆死後依舊找到了好工作,演奏的也正是當初《曙光乍現》(A New Hope,1977)路克造訪的小酒館裡曲子的變化版。

這邊還可以看到一些機器人負責送上飲料,正如 R2-D2 當年在賈霸船上擔任的工作,不過賭桌那台機器人最顯眼,那是 RX 系列飛行員機器人,迪士尼的遊樂設施《銀河邊緣》就有名為 R-3X 的同型角色,這系列的機器人也曾登場於動畫《反抗軍起義》。

波巴費特與酒館女主人談完了生意後,步出大門沒多久就遇到一批刺客,他們手持等離子長槍與能量盾且訓練有素,瞬間就形成對兩人的包圍網。這種等離子長槍(plasma pike)是第一次出現,不過仍會讓人聯想到星戰世界中其他類似的武器,而能量盾也令人想起《威脅潛伏》中,阻隔了歐比王與達斯魔的能量牆。

好在忠心的加莫守衛趕到逆轉了局勢,芬妮克繼續追擊逃走的刺客,波巴則返回巴克他艙治療傷勢。這段我們可見芬妮克與兩名刺客精采的跑酷,最後她留下一名活口以追查幕後黑手,根據先前預告片的內容,合理懷疑派出刺客的正是摩斯艾斯巴的市長。

沙人的英雄

再次進入療程的波巴又回到被沙人俘虜的時刻,這次他與另一名羅地安俘虜被沙人小孩帶出了聚落,跨越沙海尋求水源。中途他們見到被打劫的水氣農場,畢竟與路克的叔叔是同業,粉絲應該會覺得格局很眼熟,聯想到最令人心碎的那幕。盜匪畫在牆上的幫派標誌目前找不到資料,應該也會在後續故事繼續講述。

抵達目的地後,兩人被命令挖掘內含豐富液體的黑瓜(Black melon),這是沙人一族的重要飲水來源,像在《曼達洛人》第二季就曾提及,只是依舊被外人嫌臭。波巴邊挖邊責怪那名羅地安俘虜,要不是對方通風報信,他們早就脫逃了。他台詞提到的「錨頭鎮」(Anchorhead)是塔圖因的一座小鎮,路克在《曙光乍現》就曾與班肯諾比提到這個地名,雖然目前這個地方並沒有在迪士尼新史中出現,但像是舊史的遊戲《舊共和武士》(Knights of the Old Republic,2003)就有讓玩家造訪此地。

羅地安俘虜回頭咒罵了波巴費特幾句,雖然這是羅地安語且沒有翻譯,但可以聽到他句尾說的是「sleemo」,跟安納金在《威脅潛伏》中罵賽步霸的一樣,翻成英文就是「slimeball」。接著從沙地中冒出來的怪物打亂了一切,這頭沙中生物是全新的設計,過去不曾登場於星戰宇宙的任何作品,外觀會讓我聯想到定格動畫大師雷哈利豪森的《世紀封神榜》(Clash of the Titans,1981)最後的遠古海怪克拉肯。(也有人認為靈感來自《強卡特戰記》的薩爾克族)

最終波巴費特以鐵鍊絞死了這頭怪物,與當初莉亞殺死賈霸的方式一致,沙人孩童帶著怪物頭顱歡欣鼓舞回到營地,波巴也贏得了頭目的敬意。依照他日後在《曼達洛人》登場時攜帶突斯肯武器,該部族很可能就此將他迎為了成員。

這個第一集就只有 39 分鐘(嚴格來說正片不到 35 分),雖然有點短,但整體可圈可點,看得出是懂星際大戰的人拍出來的作品,將這個架空世界的要素發揮得淋漓盡致。強法夫洛與戴夫菲洛尼再次交出了好成績,證明了他們身為喬治盧卡斯接班人的實力,剩下的六個章節就讓我們繼續拭目以待吧。

圖片版權:盧卡斯影業、迪士尼、米高梅

新聞來源: EckhartsLadder ScreenCrush Star War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