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巴費特之書》第一季第二集情節與彩蛋解析!你認得路克也來過的這個地方嗎?

全新星戰影集《波巴費特之書》堂堂進入第二章,不枉費一週的等待,相較於上一集,不僅片長增加,也多了許多精彩的動作戲,令這位傳奇人物的歷程更加錦上添花。本集也更加貼近突斯肯沙人的文化,讓我們了解他們並非只知殺戮掠奪的野蠻民族,若在觀賞時會聯想到《沙丘》甚至《阿拉伯的勞倫斯》,放心你並不孤單,這集的確有許多既視感。

許多曾在第一章出現過的彩蛋,本篇就不再贅述,有興趣者請看上一篇:《波巴費特之書》第一季第一集情節與彩蛋解析

本集片名「The Tribes of Tatooine」(塔圖因部族),除了直指後段回憶中波巴加入突斯肯的情節外,似乎也暗示了他有意將相同的規矩帶入今日的地下世界,正如先前所言建立起一個以尊重統治的全新王朝。

落網的刺客

開場就看到芬妮克拉著被俘的刺客走回宮殿,相當程度重現了《絕地大反攻》(Return of the Jedi,1983)的大門場景。

波巴費特親自審問這個不速之客,對方卻回了一句粗話「E chu ta!」,這是赫特語的侮辱用詞,最初是出現在《帝國大反擊》(The Empire Strikes Back,1983),C-3PO剛抵達雲之城時遇到了台同型的禮儀機器人,沒禮貌的對方當下就是這樣回他的。

緊接著刺客的身分被揭露是來自「夜風」(Night Wind),這是新出現的組織,日後可能還會有更多補充。見對方死都不肯開口,波巴與芬妮克決定改變審訊方式,一按鈕就把他丟到下層去餵獠戈獸(Rancor),這招果然奏效,眼見閘門就要完全開放,刺客終於求饒吐出雇主就是市長。這段也相當有誠意地重現《絕地大反攻》中相同的流程,隨著人犯落下,王座也往前移動至觀景窗,然而不同的是,就在刺客終於吐實後,閘門後方卻空空如也,只有隻搞不清狀況的小老鼠。這是當然的,畢竟賈霸豢養的獠戈獸早在五年前就被路克天行者殺死了。

隱藏的黑手

想當然耳,巴波費特下一步就是帶著刺客直接殺到市長面前。這位統治摩斯艾斯巴的市長名為默克謝茲(Mok Shaiz),是個依梭利族(Ithorian),頭型會令人聯想蝸牛或蛞蝓,而這個種族有四個喉嚨,嗓門可以發揮到極大,但一般無法說出銀河標準語,像默克謝茲就得使用翻譯機來交談。面對雇用殺手的指控,這位市長不僅當下便處決(滅口)了該名刺客,還聲稱自己並非幕後主使者。默克夏茲的配音是由勞勃·羅里葛茲(Robert Rodriguez)擔當,他同時也是本劇集的製作人之一,第一集便是由他擔任導演。

在市長的提示下,波巴一行又來到庇護所酒館,與女主人佳莎見面。這邊波巴費特直接嗆明對方心裡有鬼,以「sweating like a gumpta on Mustafar」來形容她緊張的程度。穆斯塔法(Mustafar)是出現於《西斯大帝的復仇》(Revenge of the Sith,2005)劇中的火山星球,也是安納金與歐比王宿命一戰之地,日後維德大君更將自己的城堡建設於此。岡帕塔(gumpta)則是全新的名詞,過去從未見於星戰宇宙,理論上是某種怕熱的生物。

王位挑戰者

就當佳莎揭露了波巴王座的挑戰者之時,外頭傳來了鼓聲,賈霸的兩名表親以超大的排場現身,宣示他們將接管昔日賈霸的一切權力。不時被提及的「轎子」總算登場,由僕眾奴隸扛著,雙胞胎赫特就坐在上頭,是對尚未提及名字的兄妹。

一名武技族的角鬥士也隨之登場,雖然劇中未提及,但該角色名為布萊克科山坦(Black Krrsantan),最初登場於漫畫《達斯維德》(Darth Vader,2015)第一回,是迪士尼星戰新史中的要角。他不僅也是個賞金獵人,亦曾與波巴費特一同受雇於維德大君,額上的傷疤還是由鼎鼎大名的歐比王所留下,這是他首度以實際的演員造型亮相。

即便見到老面孔,深知對方的棘手,波巴依舊不讓步,放話要他們返回納爾赫塔(Nal Hutta,赫特族的母星,炎熱的沼澤星球),想要王位的唯一辦法就是殺了自己。眼見局勢劍拔弩張,雙胞胎決定暫時撤退,但無論哪一方都很清楚,事情尚未落幕。返回宮殿的波巴再次進入巴克他艙,有趣的是這邊居然使用了《絕地大反攻》韓索羅從碳化物中解凍時的音效。

沙海的波巴

陷入夢境的波巴再次返回塔圖因沙海的那段時日,不同的是他已從囚徒變成了族中的一員,突斯肯勇士還親自教導他戰鬥技巧。雖然全身包得緊緊,不少人應該還是注意到了這位勇猛的沙人是名女性,該角色由 Joanna Bennett 飾演,她亦擔任過「驚奇隊長」、「涅布拉」、「神力女超人」等的替身。

▼ 2019年布麗‧拉森(Brie Larson)以《驚奇隊長》獲得MTV影視大獎「最佳打鬥」時,堅持要與她的替身演員雷納·莫納馬克(左,Renae Moneymaker)、喬安娜·班尼特(右,Joanna Bennett)一同上台領獎。 Image credit:Zimbio

從沙中突然冒出一隻生物,逃跑好一段距離後就被沙人射殺,看起來應該是隻沃特(Worrt),最初登場於《絕地大反攻》,可見到在賈霸宮殿外以長舌捕食獵物。

一輛列車快速接近,沙人們隨即備戰,只見車上的槍手像是好玩一樣持續朝著他們開槍,突斯肯族雖然拼命回擊仍死傷慘重,待列車終於遠離,沙地上已經躺著無數的屍體。見到連孩童都難逃一劫,憑著那股正義感,波巴費特擬定計畫要攔下火車,便追蹤上一集打劫了水氣農場的土匪,前去搶奪他們的飛行機車。

發電站之夜

這段大概是本集最重要的彩蛋,波巴抵達的地方名為「托西站」(Tosche Station),是位於錨頭鎮郊區的發電站兼維修商店。最重要的是,這裡是《曙光乍現》(A New Hope,1977)最知名刪減片段的場景,當初喬治盧卡斯曾被反應開場看無主角,於是就拍了這一段,路克觀察天空發現軌道上有交戰火光,便趕至托西站通知朋友們,同時也帶出了他在當地最重要的好友畢茲(Biggs,正片裡是在後面才於反抗軍基地登場)。這段情節最終並沒有被放進正片,但仍收錄於小說之中,且長年來廣被粉絲所知。

這次出現的托西站場景,不僅幾乎還原了當年的陳設,就連滿滿七八零年代風味的遊戲機台都完全重現,我們還能見到兩位熟面孔:卡梅(Camie Marstrap)與拉茲(Laze Loneozner),他們正是路克的兩名友人,今天當然是由不同的演員去扮演,不過服裝的穿搭讓人一看就能認出來。

這段的演出相當有西部片的風味,闖進了酒吧的陌生人,不一會工夫就擊倒了所有惹事的惡棍,離去前還不忘喝了杯酒。波巴費特隨後帶走了停在外頭的飛行機車(上頭可以見到該盜匪團的標誌),回到部族營地教導沙人們騎乘的方法。

正義的鐵鎚

接下來的高速追逐與劫車也正是西部片風格的經典動作場面,電影《韓索羅》(Solo,2018)亦有類似的橋段。經歷一番努力與折騰,波巴終於成功領導突斯肯族停下了該列車,不僅將貨物全數收歸己有,亦俘虜了為數不少的乘員。

我們可以看到這群全都是派克族(Pyke),就知道不外乎是犯罪組織的人馬,果不其然隨後即證實列車上有載運來自凱瑟爾的香料,這部分在電影《韓索羅》有相當程度的描寫。波巴費特雖饒了這群混蛋一命,但也不讓他們好過,令其徒步走去錨頭鎮。有人特別指出,在波巴審訊的這段,配樂出現了動畫《瑕疵小隊》(The Bad Batch,2021)要角歐米茄(Omega,強格費特的女性複製人,與波巴費特一樣未經過調整)的主題旋律。

當晚突斯肯族長與波巴講述了族人的歷史,提及塔圖因過去曾有過海洋。這其實已在舊史中有詳細記述:昔日塔圖因有著廣闊的海洋與叢林,然而在 25793 BBY 的時候拉卡塔族(Rakata)的無限帝國(Infinite Empire)入侵了本星,雖然原住民趁著一場瘟疫削弱敵人之時起義反抗,但最終換來了無限帝國的軌道轟炸,海洋就這樣被煮沸蒸發。歷經此一劇變,塔圖因的原住民也因而分裂成了突斯肯人與爪哇人。

目前新史對此描述相當有限,不知道會傳承多少舊史的設定。

自我的追尋

接著族長給了他一份禮物/考驗,一隻蜥蜴從鼻孔鑽進了波巴的腦袋,造成的幻覺引領他踏上一段追尋的歷程。塔圖因的沙海彷彿與卡密諾的海洋重疊,波巴費特不知走了多久,眼前出現了一大一小的兩棵樹。這邊可以看到一些詭異的紅眼生物,但根據片尾的美術概念圖,那些應該只是爪哇人,因波巴陷入了幻覺才會看成那樣。關於這樹,不只一人認為那象徵了他的「家族之樹」(族譜),畢竟這段強調了他昔日對於父親的憧憬,甚至繼承父業成了賞金獵人,而自沙瀨蟲肚子裡生還,波巴儼然已展開了全新不同的人生。

白晝下返回營地的波巴費特帶回了一根折下的樹枝,隨後由族人換上了黑色的突斯肯服飾(正是我們在《曼達洛人》所見的那樣),並親自以那根樹枝打造了自己的加德菲棍(gaderffii stick)。這個武器鍛造處的陳設,似乎正是出自當年 Ralph McQuarrie 為《曙光乍現》所繪的沙人藝術概念。

高舉加德菲棍,在夜晚的營火旁與族人們一同起舞,宣告波巴費特正式成為該部族的勇士。自他逃出生天,被剝光盔甲,宛若新生兒般躺在沙地上,至此他的嶄新人生終於正式站上了起跑點,就讓我們繼續期待下週的第三章。

圖片版權:盧卡斯影業、迪士尼

新聞來源: Emergency Awesome Heavy Spoilers Star Wars Meg Dis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