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行俠 2》梅拉剩餘戲份「劇透」光光!安柏赫德請來超 ㄎ一ㄤ 精神醫師 連強哥都傻眼

(圖片來源:華納兄弟影業、Law&Crime Network)

強尼戴普(Johnny Depp)與前妻安柏赫德(Amber Heard)的家暴誹謗審判今邁入第 20 天,赫德方的團隊依舊持續派出更多證人反擊。

赫德今天請來一位娛樂產業顧問凱薩琳阿諾(Kathryn Arnold)來分析她和戴普近年的演藝事業發展,阿諾認為,赫德在 2018 年發表的那篇描述自己受過家暴的《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專欄文章,對戴普的演藝事業造成的影響很有限,因為戴普這幾年的遲到、酗酒和毒癮等惡習,也是好萊塢各大片廠不太想再雇用他的原因,而且四年前對戴普不利的文章也不僅僅是赫德這篇專欄,許多媒體的報導也都向外界描繪了戴普的負面形象。   

(圖片來源:華納兄弟影業)

此外,凱薩琳阿諾也稱,赫德向她透露了其它關於 DC 電影續集《水行俠之失落王國》(Aquaman and the Lost Kingdom)大量刪減「梅拉公主」戲份的內幕細節。阿諾表示,梅拉在《水行俠之失落王國》早期版本的劇本裡原有充滿浪漫元素的故事線,而且戲份更吃重,角色塑造更紮實,但最終卻被刪減到只能出現在片頭和片尾。

據阿諾描述,懷有身孕且受重傷的梅拉在開場沒多久就被送進醫院裡,此後整部片大部分的時間梅拉都是待在醫院。原本梅拉在片尾還有一場與另一個角色的大型戰鬥戲,赫德為此更連續好幾個月每天接受特訓五小時,但等到赫德準備好要上工拍攝時,劇組的服裝師卻告知她那場重要的動作戲被「精簡」了。阿諾稱,赫德在結局的戲份最後只剩下出場做個簡單的收尾,其餘和男主角傑森摩莫亞(Jason Momoa)的對手戲、她特地受訓準備的那些動作戲全大幅砍除。

雖然赫德前幾天在法庭上表示,華納兄弟曾考慮將他換角,是她經過努力爭取之後才勉強保住工作,但阿諾則補充,摩莫亞和導演溫子仁也有向華納兄弟表明立場,堅持赫德必須繼續參演。

(圖片來源:MARCA)

除了阿諾,赫德今日請出的證人還包括一位名叫大衛史畢戈(David Spiegel,上圖)的精神科醫師。史畢戈認為,戴普具有自戀心態的特徵,總是覺得赫德是為了蹭他名氣才和他交往,而且還覺得赫德這輩子欠他很多,這幾點便充分證明了他的自戀傾向。

但史畢戈也坦承,他雖然曾要求和戴普見面、親自進行檢查,但戴普被拒絕。戴普的律師反問,史畢戈沒有親自檢查過戴普、卻還是對戴普提出診斷,這是否有違反「禁止心理健康學家在沒有實際檢查過就發表診斷」的規定?聽到這番質疑的史畢戈情緒顯得十分激動,試圖提出其他沒有面對面檢查就提出診斷的例子反駁回去,更說:「如果你想讓陪審團認為專家證人是不道德的,那麼我想就讓陪審團自己去判斷吧。」  

(圖片來源:Pinterest)

另外,史畢戈還質疑,戴普之所以常在拍戲的時候戴著耳機聽別人提詞,其實很可能是因為毒品和酒精造成了他的認知缺陷,他覺得演員需要透過耳機來聽人幫忙提詞實在太難以置信。

但戴普的律師反駁,戴普在片場其實是使用耳機在聽音樂,而且與戴普合拍過《這個男人有點色》(Don Juan DeMarco)的馬龍白蘭度(Marlon Brando)其實也有採用類似的做法,而史畢戈一聽則困惑地問:「他不是死了嗎?」戴普的律師接著強調:「我用的是過去式。」史畢戈這才明白自己誤解了對方的意思。一旁的戴普看史畢戈話都沒聽清楚就回答,立刻傻眼地低頭扶額。

史畢戈最後改口澄清,他承認自己對好萊塢不了解,不清楚業界的行規或標準是什麼,如果他認知有誤,他在此表示道歉。        


文:Jo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