庵野秀明×宇多田光談《福音戰士新劇場版》 庵野:「我從沒想過我會困在EVA這麼久」

為《福音戰士新劇場版》演唱多首膾炙人口主題曲的日本創作天后「宇多田光」,於2021年6日26日這天在Instagram上開啟了與《新世紀福音戰士》導演庵野秀明的首次線上訪談,不僅與觀眾粉絲們分享了在今年上映的最終章動畫電影《福音戰士新劇場版:終》的主體曲〈One Last Kiss〉的製作祕辛外,同時也表露出了該部動畫帶給兩位的真實感受。


當〈One Last Kiss〉遇上COVID-19的窘境


就如各位所知,在推動《福音戰士新劇場版:終》一路上可謂是相當艱辛,特別是因COVID-19的影響下,不僅僅導致了該部動畫電影上映日再三延後,在製作〈One Last Kiss〉MV的過程中也算是備受考驗,特別是目前現居英國倫敦的宇多田光,僅能用電子郵件的方式來與庵野秀明導演來共同討論主題曲MV的製作方向。

「影片也好、圖片也好,總之最後呈現出來的最好是能夠讓人留下深刻印象的視覺效果。」在當時仍舊是全國封鎖狀態下的英國,受到庵野導演指導的宇多田光幾乎是以自拍視角的模式來做為呈現主題曲MV的風格。

有趣的是庵野秀明導演甚至也一度打算邀請宇多田光的兒子來掌鏡,為媽媽來進行拍攝這樣的點子,但有鑑於孩子才5歲大的年紀,很多事情還不太懂的情況下也深怕一個不小心就曝光了住所與隱私,所以最終也是決定讓專業的攝影師來掌鏡拍攝,最後再將素材交給庵野導演來進行剪輯作業。

因COVID-19的影響,不但導致了電影上映日期推遲,本原訂於2021年1月發行的〈One Last Kiss〉主題曲也延期發售,庵野也坦白表示,當時因日本緊急事態宣言,使得主題曲發布日就差點趕不上動畫電影首映,甚至如果沒有疫情影響的話,或許還能有機會讓宇多田光回到日本,來為〈One Last Kiss〉MV進行更多的拍攝。

不過也因為延期,反而為MV有了更充足的製作時間,對此庵野導演表示「某種程度上來說,也算是雪中送炭、因禍得福了。」


非宇多田光擔任主題曲演唱不可的理由


在《福音戰士新劇場版》系列電影尚未誕生以前,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歌曲無非就是由高橋洋子所演唱TV動畫片頭曲〈殘酷天使的行動綱領〉(残酷な天使のテーゼ),以及片尾曲〈FLY ME TOO THE MOON〉也是常被粉絲譽為經典的名曲,即便〈FLY ME TOO THE MOON〉並非該動畫的原創曲,但卻也相當符合EVA的意境。

事實上宇多田光也曾經於2000年時翻唱過〈Fly Me To The Moon (In Other Words)〉,並且發行了她演藝生涯中的唯一一張黑膠單曲,而一向喜好80年代樂曲的庵野秀明,突然地被宇多田光的歌聲給吸引住,特別是宇多田翻唱的〈Fly Me To The Moon (In Other Words)〉更是讓庵野印象深刻,這讓當時的庵野打算要將後來發行的《新世紀福音戰士》重製版DVD的片尾曲全數換成由宇多田光所演唱的版本,只可惜當時的唱片公司EMI株式會社狠狠拒絕了,不過這也並沒有讓庵野放棄與宇多田光合作的想法。

於2000年發行的第七張單曲,同時也是第二張英語單曲的《REMIX: Fly Me To The Moon》,共收錄了四種不同版本的〈Fly Me To The Moon〉,不過這張黑膠現在也已經成為絕版品了(圖/EMI、オークファン)

後來在決定製作《福音戰士新劇場版:序》時,庵野秀明導演再度拜訪包含唱片公司,甚至是宇多田光的官網,希望由她來為該部動畫量身打造一首主題曲,而繼〈殘酷天使的行動綱領〉後的代表曲〈Beautiful World〉就這麼誕生,並且也因為庵野導演特別鍾愛該曲中的鋼琴旋律,而特別用來作為當時 《福音戰士新劇場版:序》的預告片配樂,當然連同先前未能採用的〈Fly Me To The Moon (In Other Words)〉,在庵野再次拜託唱片公司後,成功作為該動畫電影的預告配樂。

對此庵野秀明導演表示:「少了宇多田光的音樂,那《新世紀福音戰士》也便不再完整,儘管當時預告僅使用了一小段歌曲,但當時覺得『幸好堅持了這個決定』」。

一直到2010年時,宇多田光的「人間活動」宣言短暫地引退了樂壇,讓當時的庵野秀明相當擔心是否意味著往後無法再繼續合作,所幸的是,儘管在暫停演藝活動期間,仍舊持續為《福音戰士新劇場版》製作歌曲,當中於2012年發行的〈桜流し〉也是在「人間活動」以來首張全新創作單曲。

〈One Last Kiss〉+〈Beautiful World (Da Capo Version)〉的創作由來


相信各位已經看過《福音戰士新劇場版:終》時,肯定是被緊接在〈One Last Kiss〉之後的〈Beautiful World〉驚豔到了吧,特別是此次的〈Beautiful World〉又是配合〈One Last Kiss〉而重新編曲,讓這部最終章電影更有一種收尾的美。

而之所以會特別額外再為〈Beautiful World〉重新編曲,是因為這一次的幕後名單實在太長,少說也需要6至8分鐘的時間,若是僅以一首4分鐘長的〈One Last Kiss〉可能會不夠用,因此庵野導演則提議,不然就將〈Beautiful World〉作為驚喜來放在片尾的最後。

特別是本最終章電影的片名叫做《シン・エヴァンゲリオン劇場版:│▌ 》,而當中的音樂符號「:│▌ 」又剛好與〈Beautiful World〉的「Da Capo(意指返始,有反覆的意思)」有著相呼應的關係,實在是恰到好處。

對此宇多田光也表示,「音律反覆」這件事她創作生涯以來首次遇到了新體驗,不過幸好在創作過程中並沒有遇到太大的麻煩,如願地將〈Beautiful World (Da Capo Version)〉成交上去,獻給一同見證EVA完結的粉絲觀眾們。

宇多田光說:「其實說真的,我也沒有想過會長時間完全負責《福音戰士新劇場版》系列電影的音樂製作,而我在創作過程中也將自己的人生經歷,以及角色的經歷全都投注在歌曲中,對我來說這是一段很美好的時光。」

「連我自己都沒想過會困在EVA身上這麼久。」庵野秀明回應道。


反映著庵野秀明、宇多田光人生倒影的《新世紀福音戰士》


多年以前,宇多田光曾經說過自己的人生與《新世紀福音戰士》中的主角碇真嗣有著極為相像的點,甚至是有太多的重合度,導致自己也有點「精神汙染」了。

在直播最後,宇多田光表示:「一直以來我都將《新世紀福音戰士》視為一部人生劇場,而在我讀過電影劇本、製作完歌曲的時候,我深深覺得〈One Last Kiss〉這首歌,不知不覺也成為了探討面對『失去』的一首歌。」

「後來當我看完了試映會,我又體悟到…當某人一旦面臨不可避免地失去,會做出各種不同的心理反應,不管是氣憤、悲傷或是就這樣坦然底地接受事實,也因為人生百態,對於面對『喪失感』後,人的下一步又該怎麼走的一個課題。」宇多田也強調,正因為自己的人生與EVA有著不少相像之處,也因此被吸引著。

▼2013年時,宇多田光的媽媽藤圭子墜樓自殺,是她人生中面臨最大一次的「失去」課題,2016年收錄在第六章日語專輯《Fantôme》的〈花束を君に〉正是獻給亡母,多年後的宇多田光也漸漸走出了陰霾。(圖/blog.livedoor.jp

▼在2006年5月的《週刊プレイボーイ》雜誌採訪中,宇多田對自認EVA與自己重合的點在於「想要逃跑的感覺」,雖然15歲出道就馬上成名,但對自己而言卻像是拿不下的十字架,大概就像是真嗣被指名要求駕駛初號機那樣的感受。(圖/ラクマ

而同樣與福音戰士糾纏20多年的庵野秀明導演來說,特別是因為自己也是深刻體驗過何謂抑鬱的人,因此要如何將自己的經歷代入到故事中,並且在表現出真嗣如何中崩潰極致的心態中,重新振作起來這件事,是相當困難,需要深思熟慮的一件事。

庵野表示,在製作一部電影的過程中,最重要的始終是觀眾願不願意買單,而不是憑著自己的任性,一意孤行地下去做,結果根本沒有人願意接受這樣的劇本,那這樣的電影最後也淪為沒有價值的產物。而在《福音戰士新劇場版:終》中,則是必須設法讓沒有經歷過抑鬱、失去這種負面情緒的人,也能夠體會到劇中所要傳達的情感。

新聞來源: [email protected] Uta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