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專欄】《月光光新慌慌:萬聖殺》:持續向舊作取經、同時也大膽開闢新局的震撼續篇

(圖片來源:環球影業)

(內文涉及劇透,請慎讀) 

所謂的「重啟」,不僅止一種策略,常見類型大致分為三種:完全重新翻拍的硬重啟、讓新角色承接既有世界觀的軟重啟、以及否定其它續集並直接延續最初原作的重啟,歷史悠久的《月光光心慌慌》系列三種全都玩過,最後一種甚至還玩了兩遍,但直到第二遍才算取得真正的成功,而這意義不凡的成功,也順勢開啟了另一波經典恐怖片的「承接原作」重啟潮,不只是《糖果人》《德州電鋸殺人狂》等系列紛紛跟進,就連執導《月光光新慌慌》的大衛高登葛林自己,現在也一頭栽進這股風潮,計劃重新擦亮《養鬼吃人》《大法師》另外這兩塊老字號招牌。

但在高登葛林端出他的《養鬼吃人》HBO 影集和《大法師》全新續集三部曲之前,他還有收束《月光光新慌慌》這套新三部曲的任務要完成,而到目前為止,我個人還挺滿意高登葛林目前執行這項任務的完成度。幕前幕後均維持原班人馬的《月光光新慌慌:萬聖殺》,依舊不偏不倚地保持「承接原作」且「致敬原作」的路線,如果說,復刻了1978 年首集諸多運鏡和情節安排的《月光光新慌慌》可以算是某種程度上的翻拍,那麼《萬聖殺》則儼然是舊版續集「們」的融合重製。

(圖片來源:環球影業)

是的,《萬聖殺》不只向單一一部續集取經,舊版的《月光光心慌慌 2》、蘿芮女兒接棒成主角的《月光光心慌慌 4:麥可麥爾斯歸來》、完全與麥可麥爾斯毫不相干的《月光光心慌慌 3:巫法巫天》,皆成《萬聖殺》吸取養分的對象,儘管這些續集本身的品質和它們所收穫的評價,就如同影史上大多數的恐怖片續集一樣的糟糕,但大衛高登葛林和他身兼編劇的演員好友丹尼麥布萊明顯認為這些續集並非全然一無是處,他們從這些續集裡頭提取自己覺得還能善加活用的元素,並進而將其轉化、相容,重新形塑成他們想要的風貌。

《萬聖殺》此次企圖描繪的暴民現象,即是《月光光心慌慌 2》和《月光光心慌慌 4:麥可麥爾斯歸來》交疊之下的結果;其中,氣憤民眾決意動用私刑追殺麥爾斯的情節,則來自於後者,但《萬聖殺》做了加強版的改良,設定這群民眾之所以組團出動,其背後大多有著更私密的動機,有些人的親屬死於麥爾斯之手、有些人是曾被麥爾斯襲擊過的倖存者、有些人曾在追捕麥爾斯的過程中做出從此愧疚一生的判斷。然而他們除了要直面麥爾斯這頭怪物,同時也被迫直面自己逐漸受怪物扭曲的事實。

(圖片來源:環球影業)

而最能顯現群眾扭曲的時刻,則當然是麥爾斯病友的悲劇,被錯認為麥爾斯的他,無奈成了眾人追殺的對象。這位倒楣的病友雖然體型和麥爾斯有其顯著差異,但長時間戴著面具作案的麥爾斯,對於戲裡的民眾而言,他們或許並不清楚麥爾斯的長相,即使是四十年前那些與麥爾斯交手過的少數倖存者,恐怕對麥爾斯的印象也有些模糊,而這位病友就這樣在一發不可收拾的暴動之中犧牲結束了自己的生命。這起悲劇的原型,是來自《月光光心慌慌 2》中無辜的班崔默,當時的他也因為戴著和麥爾斯相同的面具而被錯認成麥爾斯,最後遭警車撞死。《萬聖殺》取用了這段情節,並放大了它在全片起到的作用。

《萬聖殺》對班崔默悲劇的改編,也是造成《萬聖殺》口碑分裂的關鍵,有些人欣賞,有些人厭惡,而且厭惡的點也都不盡相同。就我自己來說,我既欣賞,但也認同這個安排不夠完善。首先是,病友引發騷動、麥爾斯回老家殺新屋主這兩段劇情,電影有刻意讓它們同時發生,而且試圖先賣點關子,不告訴你哪邊才是正牌的麥爾斯,顯然想透過交叉剪接營造懸念和張力。但很可惜的是,這關子賣不了多久,電影很快就讓觀眾得知哪邊才是真的麥爾斯。

(圖片來源:環球影業)

如果再把這股懸疑性拉長一點,被蒙在鼓裡的觀眾可能也會被暴動的情緒牽著走,開始支持民眾追殺病友的判斷,如此一來,最後觀眾和戲裡的民眾一起明白他們不只認錯人、還害死一條無辜性命,那份慚愧,那股罪惡感,我想會因此加倍地強烈。但促成這場暴動的背後,《萬聖殺》最根本的問題是出在將麥爾斯比喻為某種「引發民怒的對象」。一般來說,會引發民怨的事情,是關乎群體的事情,但麥爾斯對社會、對這個社區所產生的影響,似乎很難支撐起一股巨大的民怨,而且多年過去,大部分居民對麥爾斯的罪行也沒那麼當一回事了,只剩下當年那一小群倖存者還餘悸猶存。 

譬如說,經濟危機會引起民怨,種族歧視會引起民怨,貧富不均會引起民怨,這些議題很巨大,波及到的族群也很廣。但麥爾斯,他只有一個人,生活會直接受他的屠殺行為影響的族群很小,最多只有那些被他所殺的死者、死者的家屬、或是差點被他殺掉的人,假如麥爾斯專殺黑人或專殺同性戀,那麼在這個年代,他很有機會引起更大的騷動,但他沒有,他見人就殺,只要是活的,他都宰。而為了想辦法替麥爾斯堆積民怨,讓觀眾對這波民怨有更深刻的連結,《萬聖殺》其一作法是,邀請了第一集的倖存者們回來團圓。

(圖片來源:環球影業)

先說,我並不討厭這個安排,這是很實際的手段,看看麥爾斯在這群倖存者的心中留下什麼創傷,是過去的續集裡沒有觸及過的面向,而探索這些創傷,也一定程度豐富了整部電影的層次。但是,這些創傷有大有小,有些看起來甚至小到不值一提。除此之外,其他生活受到麥爾斯影響的人,是當晚的受害者和受害者家屬,他讓醫院擠滿了傷患,讓院內手忙腳亂,家屬則因而開始怨聲四起。《萬聖殺》盡可能驅使麥爾斯激怒更多人,雖然有點刻意,但顯然奏效了。

不過對於戲外的我們而言,恐怕就不一定了,因為我們需要關心的角色,數量似乎有點太多,而我們也沒有那麼多足夠的時間去理解他們、理解他們的痛,所以不管麥爾斯惹惱再多人,就是很難惹到觀眾。但我沒因而對《萬聖殺》感到太失望就是,這依舊不失為一次頗有意思的嘗試,而它也盡力去描繪出這場騷動的整體輪廓,只是在篇幅一向講求短小精悍的恐怖片裡,它好像也只能給出輪廓,無法再更深入。再多,電影會變得更散亂。

(圖片來源:環球影業)

整個看下來,比起《月光光心慌慌 4:麥可麥爾斯歸來》,《萬聖殺》和《月光光心慌慌 2》有著更直接的聯繫,而最顯眼的,是《萬聖殺》繼續沿用「漫漫長夜」的策略,馬上緊接著前集結束的時間點往下延伸,還有最重要的,潔美李寇蒂斯也幾乎都賴在醫院賴了一整部電影(XD)。但《萬聖殺》不像《月光光心慌慌 2》那麼空虛,它看似好像繞回老路,但它有料多了,只是遺憾的是,這些料可能還熬煮得不夠入味。

但最起碼,在此類型作品的基本訴求方面,麥爾斯殺得夠痛快;《萬聖殺》的屠殺戲不像上集是遵循原作「注重氣氛鋪陳」的格調,這回殺得更直白、更殘暴,風格雖然不一樣,但我覺得這是好的不一樣,我有個朋友給出了很精準的形容,他說這集的麥爾斯根本是在玩裝置藝術,而他主要的創作素材,是屍體。麥爾斯不會就單純的把人幹掉、讓死者倒在他們原本的位置,他開始會考慮到,用什麼工具殺更爽,屍體怎麼擺、怎麼躺、上面又要加什麼樣的裝飾品才會更有意境。

(圖片來源:環球影業)

而麥爾斯會有這樣的「藝術傾向」,或許也跟這集要探討的其一主題有關聯。《萬聖殺》試著去回應困擾觀眾已久的一些疑問,諸如:麥爾斯為何死不了?他為何殺人?他的存在又象徵著什麼?過去的舊版續集曾經給出了關於超自然力量的直白答案,但大衛高登葛林說過,他打從一開始就想迴避任何的超自然解釋,他希望保持麥爾斯那份神祕感的純淨,因為那才是麥爾斯的魅力精髓。也正因如此,《萬聖殺》給予的回答是很抽象的,與其說是揭開真相,不如說是給你一個側面解讀,讓劇中角色基於他們對麥爾斯的認識去得出一個理論。這個理論看似講了什麼,又好像什麼也沒講,但這種模糊不清的朦朧感,卻挺有韻味的,彷彿某個影迷正在解構麥爾斯似的,而這或許正是編導的用意,他們不想給你正確答案,只想把麥爾斯的「精神」形容給你聽。

《萬聖殺》的開頭和結尾非常地精彩,這可能也是我之所以喜歡這集的一大主因。《萬聖殺》花了點時間特別回朔幾段新拍的劇情,以鋪陳麥爾斯在四十年前帶給副警長霍金斯的永久陰影。這幾段新拍的閃回除了劇情本身好看,七零年代畫面質地的還原度也極高,幾乎就像是在七零年代拍出來的一樣,更別說麥爾斯四十年前還白白淨淨的面具,同樣也還原得超帶感。然後,我真的愛死那下回待續的收尾方式,宛如在看一部史詩片來著,讓我迫不及待後續《Halloween Ends》的到來,還有最後那發得猝不及防、重現兒時麥爾斯刺殺姐姐視角的便當,後勁強到不行。《萬聖殺》並不完美,但我依然看得頗滿足。


文:Joker